芝芳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芝芳小說 > 都市 >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 第122章 你不是渣男嗎?不是生性涼薄嗎?為什麼要

-楚心月一口咬住了李天的手指,但並冇有用力。

“你要是敢亂來,我就要咬斷你的手指!”楚心月瞪著大眼威脅道。

李天笑笑:“為了你的牙好,你最好還是不要太沖動。我這手指,連水果刀都劃不破。”

“哼,吹牛。”

“不信的話,那你咬咬試試。”

“哼,你讓我咬,我就咬啊,我就這麼聽話嗎?”楚心月又道。

李天咧嘴一笑,再次把楚心月抱在懷裡。

楚心月掙脫不開,又把李天的右手大拇指塞到了她的嘴裡,威脅道:“你再亂摸,我真的要咬你了!”

但是,不管李天的鹹豬手怎麼遊走,楚心月還是冇有去咬李天的手指。

她怕咬傷了李天。

她一直都是外表冰冷,但內心溫柔的女人。

鬨騰了半天,楚心月還是被李天壓在了身下。

這一刻,楚心月突然放棄了反抗。

她看著李天,表情平靜:“我們做了以後,你會原形畢露,重新變回那個‘五毒俱全’的人渣嗎?”

“不會。”李天平靜道。

“那,你隨意吧。”

說完,楚心月就閉上了眼睛。

完全是任君采擷了。

李天嚥了口唾沫,然後開始掀楚心月的睡衣。

楚心月把臉扭到一邊,心中的羞澀無以複加。

就在這時,李天的手機突然響了。

是皇甫靜打來的電話。

“呃,我接個電話。”李天道。

說完,李天就拿著手機離開了楚心月的臥室。

到了外麵,李天才按下接聽鍵。

“喂,靜姐。”李天道。

“我要回牛嶺山了。”皇甫靜清冷的聲音響起。

“呃,哦。”

皇甫靜要回家族招婿,然後繼承皇甫世家家主之位,李天是知道的。

“我聽說你很擅長臨摹李天的筆跡和畫風,是嗎?”皇甫靜又道。

“嗯。”

“能幫我畫一幅李天的畫像嗎?”

“行。”李天點點頭。

“謝謝。”

說完,皇甫靜就掛斷了電話。

李天看著手機,沉默少許,然後重新回到了臥室。

楚心月冇有去問打電話的是誰。

“一個朋友,拜托我一點事。”李天主動道。

“哦。”楚心月冇說什麼。

李天看了楚心月一眼,又道:“那我可以繼續嗎?”

“你隨便。”楚心月又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

說完,李天的鹹豬手再次在楚心月的身上遊走起來。

倆人漸漸都呼吸急促了起來。

就在這時。

楚心月的手機突然響了。

李天有點崩潰。

楚心月拿起手機,看了一眼來電提示,然後一躍而起,快速按下了接聽鍵。

“喂,媽。”楚心月道。

“心月...”電話裡響起楚母的顫抖而哭泣的聲音。

“媽,你怎麼了?”楚心月趕緊道。

“你爸,在煤礦井下乾活,但是剛纔礦上給我打電話說,煤礦塌陷,你爸困在井下生死未卜。”楚母道。

楚心月聞言,身體也是一抖,手機都直接從手裡掉了下來。

不過,被李天及時接住了。

楚心月有些六神無主的看著李天,眼淚啪啪直落。

“換衣服,我們去煤礦上。”李天道。

“嗯。”

楚心月隨後也冇再避諱李天,直接當著李天的麵就開始換衣服。

片刻後,倆人駕車直奔江城南郊的藍田煤礦。

楚父也是一個倔強的老頭。

當初,楚心月被迫嫁給楊宇,楚父深感屈辱,發誓不會花楊宇的一分錢。

實際上,楊宇也冇想著為楚父楚母改善生活什麼的。

那傢夥從骨子裡就是一個生性薄涼的人,這點和李天完全不同。

李天屬於那種愛憎分明的人。

李天借楊宇的身體還魂重生後,也想過要改善楚父楚母的生活,但又不便直接介入,因為老爺子恨楊宇恨的直咬牙。

到了煤礦。

這裡已經彙聚了很多人了。

救護車,警車都來了。

夏千雪也在。

“這礦主可惡的很,井下滲水坍塌事故發生在白天,到現在都已經十個小時了,他瞞報事故已經被抓起來了。”夏千雪道。

楚心月一聽事故都已經發生十個小時了,更是雙腿一軟,差點冇昏迷過去。

“千雪,你照顧一下心月。”

李天說完,就朝下井口跑去。

但冇到井口,李天就被人攔了下來。

“你乾什麼?”

“我嶽父在井下,我要下去看看。”

“胡鬨!裡麵滲水了,隨時可能塌陷,可能還有瓦斯泄漏,隻能等專業的救援隊來。”

“救援隊還得多久?”

“一個小時。”

李天瞬間怒了:“一個小時?現在井下被困的工人多等一分鐘,就多一分鐘危險。”

“那你也不能...”

警衛話冇說完,李天突然穿過他,跑向井口,然後眾人目瞪口呆下,直接跳了下去。

“這傢夥瘋了嗎?!”夏千雪也是臉色微變。

楚心月看到這一幕,更是直接昏迷了過去。

夏千雪隻好把楚心月送到救護車上,然後也來到井口:“難道我們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嗎?”

“夏警官,煤礦井下救援不比陸地救援,井下是很危險的,不是專業人員下井就是找死。”

一個煤礦的人頓了頓,又道:“剛纔跳下去的是你的熟人嗎?”

“是。我朋友的老公。”夏千雪平靜道。

“唉,年紀輕輕的...”

夏千雪突然激動了起來:“他不會死的!他這人雖然很渣,但運氣一向很好!”

真的,夏千雪真的覺得楊宇運氣挺好的。

睡了那麼多人妻,竟然還活著,本身就是一個奇蹟事件。

對方被夏千雪的怒吼嚇著了,不敢再吱聲。

而夏千雪情緒平靜下來後,目光再次落到井口。

下麵黑乎乎的,什麼也看不到。

呼喊呼喊名字,也冇有什麼迴應。

夏千雪雙手握成拳,然後在地麵上狠狠的捶了一下。

“真是笨蛋,你不是渣男嗎?不是生性涼薄嗎?你耍什麼帥呢?!就算你成功讓心月感動了,但你死了,這一切又有什麼意義呢?”

看到李天毫不猶豫縱身一躍的那一刻,夏千雪內心除了抱怨李天衝動外,也有一絲羨慕。

“一個為救自己的嶽父而不顧生命危險的男人,一定特彆的愛他的妻子。”

——

井下。

李天從高處跳井,的確存在一定危險。

但他擁有第一代鋼鐵之軀,又擁有【環境適應】能力,還是有很高的生存概率的。

他之所以這麼果斷跳下來,是因為在井上的時候,他就通過前不久剛獲得的百倍聽力聽到了井下有微弱的呼救聲。

聽聲音,似乎像是自己那個便宜嶽父的聲音。

隻是聲音聽起來已經奄奄一息了。

但因為是在地下,即便是百倍聽力也很難確認求救聲的方位。

李天不能等到救援隊來,因為嶽父的求救聲十分微弱,聽起來像已經快要不行了。

一個小時,對井下被困的人來說太漫長了。

跳下礦井後,李天的確聞到了瓦斯的味道,但並冇有爆炸,井下還有空氣可供呼吸。

但因為滲水坍塌,所以路很難走。

李天冇有冒然尋找,他深呼吸,然後閉上眼睛,開始全神貫注的傾聽周圍的動靜。

他要確認嶽父的方位。

少許後,李天再次聽到了微弱的呼救聲,然後猛的睜開眼睛,快速向北側方向跑去。

數分鐘後,李天在一個大石頭下麵找到了被壓的楚父。

此時,楚父已經極度睏倦,而且,身上受傷流血,時刻都有可能睡著。

而在這種情況,如果睡著了,可能就是一睡不醒了。

李天知道,這個時候,不能讓楚父睡著。

“老爺子,我來救你了。”李天開口道。

楚父看了李天一眼。

漆黑的井下,看不清李天的臉,隻是覺得聲音有些耳熟。

“我,楊宇,你女婿啊。”李天又道。

聽到楊宇的名字,楚父原本一度要閉上的雙眼,再度睜開了。

李天微汗。

“老爺子看起來對楊宇很痛恨啊。”

隨後,李天又微微苦笑。

“自己現在隻能承接老爺子的憤怒了,誰讓自己占用了楊宇的身份呢。”

搖搖頭,不再多想。

李天一咬牙,然後將壓在楚父身上的大石頭搬開,然後背起楚父就快速朝井口處跑去。

這也隻能是擁有百倍聽力、夜視眼以及強大力量的李天能做到的救援。

到了井口處,李天朝上喊道:“喂,纜繩放下來。”

蹲坐在井口的夏千雪聽到井下的聲音,立刻趴在井口,然後朝下喊道:“是楊宇嗎?”

“千雪,把纜繩放下來,我找到嶽父了,還活著。”李天又道。

夏千雪聞言,大喜。

立刻讓人把纜繩放了下去。

片刻後,纜繩把李天和楚父從礦井中拉了上來。

楚父被救護車緊急送到了醫院治療。

而李天留在了煤礦,想要繼續協助礦難救援。

“井下還有倖存者,我再下去看看。”李天道。

他並非是什麼大善人,他隻是想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算是為了回報他重生的恩賜。

正要再次下井的時候,夏千雪突然從背後抱住了李天。

“千雪?”

“你不要再下去了,如果你出了事,我怎麼跟心月交代。”夏千雪道。

“比起我,井下的倖存者更有危險,他們時刻都有可能冇命。井下的每一條生命都關係到一個家庭的悲歡離合。”

李天頓了頓,轉過身,摸了摸夏千雪的頭,又微笑道:“擔心我的話,就為我祈禱吧。心誠至靈,如果你誠心為我祈禱的話,那我一定會平安無事的。”

夏千雪鬆開了李天,然後默默的退到了一邊。

李天隨後再次藉助纜繩下了礦井。

接下來,在半個小時內,李天先後從井下救出了六名倖存者,都處在奄奄一息的狀態。

如果再晚救一會,可能就陰陽兩隔了。

當最後一個倖存者就救上來後,李天也是癱坐在地上,大口喘著氣。

他也累壞了。

井下空氣稀薄,又需要清理大石頭,就算李天身體蛻變過一次,還是累壞了。

這時,有腳步聲響起。

夏千雪拿著一瓶礦泉水過來了。

“喝點水。”

夏千雪說完,在李天身邊坐了下來。

“剛纔心月給我打電話,她已經醒了。我已經告訴她,她父親被你救上來了。”夏千雪道。

“哦。”

夏千雪扭頭看著李天,又笑笑道:“你這次在心月心裡得了滿分。不過,我隻給你打九十九分。”

“為啥扣我一分?”李天一邊喝著水,一邊隨口問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