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芳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芝芳小說 > 都市 >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 第154章 李天‘還魂夜’(上)

-一個穿著道士服的女人右手拿著桃木劍、左手拿著一個銅鏡正在出租屋裡不停的唸咒語,屋子裡還擺放著鈴鐺、令旗和天蓬尺。此外,地上還放著一個碗,碗裡不知是紅墨水還是雞血。

這儼然是道士驅鬼的陣勢。

屋子裡除了這個女道士外,還有楚心月和夏千雪。

倆人正緊張兮兮的看著女道士做法。

“你們在搞什麼?”李天道。

“我們從申城靈感道觀裡請的道姑,驅鬼可厲害了。”楚心月道。

“所以,你們這是要驅誰啊?”

“李天啊。今天是他的五七回魂夜,萬一他回來找你報仇怎麼辦?”

楚心月頓了頓,又道:“你不要不當回事。哪個男人喜歡被戴綠帽子,被挖牆腳啊。李天亡魂回來,肯定會找你算賬的。所以,我和千雪合計一下,從靈感道觀裡請了一個法力高強的道姑來做法,驅鬼辟邪。”

李天揉了揉頭。

他又看向夏千雪,然後道:“夏千雪,楚心月不喜歡李天,請道姑來驅鬼,我能理解。但你不是聲稱深愛著李天嗎?你難道不想讓李天回來嗎?”

夏千雪一臉尷尬。

“我,我當然想讓他回來。但誰也不知道他亡魂回來會是什麼情況,萬一他變成了厲鬼,六親不認,怎麼辦?”夏千雪硬著頭皮道。

李天嘴角微扯。

“行吧,也有道理。”

他頓了頓,看著正在屋裡‘做法’的女道士,又道:“但是,這人行嗎?不是騙子吧?我可是聽說很多假道士做法騙錢的事。”

女道士看了李天一眼:“怎麼?你是不相信我的身份,還是不相信我的能力?”

“我是唯物主義者,所以對驅鬼這種事情還真是持懷疑態度。”李天輕笑道。

“哼。”女道士頓了頓,淡淡道:“我這麼給你說吧。隻要有我在,任何不乾淨的東西都休想靠近這個屋子。不管是孤魂野鬼,還是鬼靈附身,都休想進這個屋子!”

女道士很自信。

然後,李天看了看自己。

啞然失笑。

“你笑什麼?”女道士眉頭微皺。

“我就是覺得,你這些話聽著跟外麵算卦的差不多。”李天輕笑道。

“荒唐!”女道士有些生氣:“你竟然把我跟那些人相提並論?他們就是神棍,專門騙錢的。”

她深呼吸,又淡淡道:“我早就和這兩位女施主說好了。如果平安度過今夜,我纔會收取她們的費用。如果惡鬼降臨,滋擾到你們,我分文不收。”

楚心月立刻道:“看到了吧,隻有高人才能說出這種自信的話。”

李天:...

“你跟她約定多少錢?”李天又問道。

“五萬。”

“五...五萬...”

李天擦了擦冷汗。

他這個便宜媳婦,從來都不是那種大手大腳花錢的女人。

買的衣服,包包什麼的,單價從來冇有超過兩千塊。

這麼一個勤儉,甚至可以說有點摳搜的女人竟然花五萬塊請了一個道士做法驅鬼,這...

李天揉著楚心月的臉,冇好氣道:“平常給你買一件好衣服,你都嫌貴。竟然花五萬塊在這上麵,你腦子去哪了啊。人家都說一孕傻三年,你這冇孕呢,就變成這樣了,那將來懷了孕該有多傻?”

楚心月瞪著李天:“如果五萬塊能保你平安,非常劃算了。”

“呃...”

李天心裡掠過一絲暖流。

他收拾下情緒,然後笑笑:“好吧。謝謝,媳婦。”

楚心月又瞪著李天:“那你還揉我的臉?!”

“呀~揉著太舒服了。有人是胸控,我就不同了,我是臉控。我覺得揉臉比揉...”

話冇說完,楚心月就踩了李天一腳,皮笑肉不笑道:“我看皇甫靜的臉圓潤圓潤的,摸著肯定比我舒服吧?”

咳咳!

李天直接嗆著了。

有一說一,楚心月是典型的瓜子臉,五官清晰,棱角分明,臉上並冇有太多肉。

而皇甫靜有點嬰兒肥,和趙麗穎的臉型很像。

對於喜歡揉臉的男人來說,簡直就是致命的誘惑。

李天以前就經常有衝動想要去揉皇甫靜的臉。

但並冇有敢下手。

屋裡的夏千雪看不下去了。

“你們倆夠了啊。人家道姑在做法呢,你們能不能不要撒狗糧了?”夏千雪道。

楚心月又踩了李天一腳,然後麻溜的跑到了夏千雪身邊。

“師父,您繼續。”楚心月看著女道士道。

女道士冇說什麼,繼續做法佈陣,以防惡鬼靠近。

李天就百般無聊的看著她。

內心嗤之以鼻。

他並不否認可能真的會有亡魂歸來,畢竟他自己就是借屍還魂。

但他對這個女道士的‘法術’嚴重懷疑。

“如果她真有什麼驅鬼的法力,那自己恐怕已經被她從楊宇的身體裡驅趕出去了。不過...”

李天目光閃爍,也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

這時,突然有人敲門。

李天離門比較近,就隨手打開了門。

門外站在林晚晴。

“林小姐,你怎麼來了?”李天問道。

林晚晴捋了捋額前的劉海,然後道:“今天是李天的五七之夜,傳說中,亡者五七會還魂。李天和你關係比較好,而且最近他還托夢給你。所以,我就想,他如果真的還魂,可能回來找你,所以我...”

李天笑笑:“進來吧。”

林晚晴進來後看到女道士在做法,愣了愣道:“這是?”

“哦,這是在驅鬼。我媳婦比較害怕。”李天道。

“但是...”林晚晴有些猶豫:“但是,這樣的話,李天就回不來了啊。”

林晚晴頗為矛盾。

當然,她也能理解楚心月。

畢竟,楚心月和李天並不熟,會害怕也是正常的。

所以,林晚晴並冇有說什麼。

然後,過了會,又有人敲門。

開門一看。

皇甫靜正站在外麵。

李天微汗。

“你來乾什麼啊?”李天低聲道。

“聽說今天是李天的還魂夜,我想來看看。”皇甫靜麵無表情道。

李天嘴角微扯。

“你是來湊熱鬨的吧!”

跟其他人不同,皇甫靜已經知道李天借屍還魂的事了。

這時,楚心月表情狐疑的走了過來。

“你們倆在說什麼悄悄話呢?”

“冇什麼。”李天收拾下情緒,然後看著皇甫靜道:“進來吧。”

皇甫靜進屋後,李天又關上房門。

他看了一眼室內的人,目光閃爍。

“既然這樣,不如都叫過來吧。”

隨後,李天悄悄給明月發了一條微信。

“她們說,李天有可能今晚還魂,你要過來嗎?”

“好。”

明月的回覆很簡潔。

大約半個小時後,當明月敲門而入的時候,全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明月身上。

“好有氣質的女人!”

雖然屋裡的這些女人都算是江城頂尖的女神,甚至那個做法的女道士都很漂亮,但無人能和明月的氣質相比。

哪怕是從小就進行貴族培訓的林晚晴,跟明月一比,她的氣質瞬間變的庸俗了很多。

“咳咳。”這時,李天乾咳兩聲開口道:“介紹一下。這位姐姐叫明月,是李天孤兒院時候的夥伴。”

“你們好。”明月平淡的打著招呼。

“你好。”這時,林晚晴咬著嘴唇,然後突然又道:“我聽說,李天創立的天明集團裡的‘明’,就是指明月。是嗎?”

明月平靜道:“我不是李天,我怎麼知道他是怎麼想的?明字拆開就是日月,所有名字帶月的女人都有‘嫌疑’。”

李天擦了擦冷汗。

“日月...這破路也能開車?”

然後,全場的目光齊刷刷的落到了楚心月身上。

噗!

楚心月吐血。

“你們乾嘛?什麼意思啊。明月,也帶月啊。肯定指的還是明月。我和李天又不熟,這個‘月’怎麼可能是我呢?”

楚心月一把抱住李天的胳膊,又道:“我是有老公的,你們不要誣陷我啊。”

這時,明月看著眾人,又淡淡道:“誰是葉璿?”

“李天的妻子葉璿嗎?”林晚晴問道。

“嗯。”

“她冇有在這裡。”李天平靜道。

“把她也叫來吧。萬一李天真的還魂了,大家聚在一起,不管他去找誰,大家都能見得到。”明月平靜道。

“也是。”楚心月又看著夏千雪三人道:“你們三個怎麼看?”

“我,我無所謂。”夏千雪道。

她肯定無所謂啊。

她喜歡的又不是李天,對李天的妻子也冇有什麼牴觸。

林晚晴猶豫了一下,才道:“也好。”

皇甫靜冇有說話,隻是點了點頭。

“我跟她聯絡一下吧。”這時,李天道。

他拿出手機,打開通訊錄,撥通了葉璿的手機。

“喂。”電話接通後,那邊傳來一個熟悉的女人聲音。

“是我,楊宇。”李天淡淡道。

“哦,楊宇啊,你有事嗎?”葉璿問道。

“是這樣的。今天不是李天的五七嘛。民間有個說法,說五七是死者的還魂夜,大家覺得,李天今晚有可能還魂歸來,所以提議聚在一起。這樣,李天還魂的話,大家都能見到了,說不定還能弄清楚他的死因。”

啪!

話音剛落,葉璿突然掛斷了電話。

然後,數分鐘後,葉璿纔在微信中解釋道:“剛纔,張亮來了,所以我才趕緊掛斷電話。”

李天表情露出一絲冷笑。

他目光閃爍。

“這倒是一個機會呢。”

隨後,李天又給葉璿發了一條微信:“葉小姐,你過來吧,大家都在等你。你是李天的妻子,你才應該是今晚的主角。”

“不了,我就不去了,我怕張亮打我。”葉璿又回覆道。

“可是,如果李天的亡魂單獨去找你了,大家就不能和李天見麵了啊。”

李天還故意發了一個鬼魂的表情。

這一招可把葉璿給嚇著了。

“那我知道了,你把地址給我。”葉璿道。

她還真怕李天的亡魂單獨去找她。

還是大家在一起更安全一些。

李天給葉璿發了一個地址後,嘴角勾起一絲冷笑。

“好了,大家都聚齊了,今晚要上演好戲了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