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芳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芝芳小說 > 都市 >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 第164章 我這跟投懷送抱有啥區彆啊?

-咳咳~

李天摸著下巴,收回了目光,又輕笑道:“總之,隻要你有需求,我肯定能擠出時間的。”

“我明天想去動物園,你陪我一起去吧。”楚心月道。

“說起來,江城動物園裡好像有北極白狐。”

“嗯,我想去看看。”

李天點點頭:“行。”

“你明天要是忙的話,我自己去就行了。”楚心月道。

“不忙。”李天頓了頓,又笑笑道:“你快點去洗澡吧,早點睡覺。”

“嗯。”

楚心月隨後就去了衛生間。

“需要搓澡嗎?”李天又笑笑道。

楚心月一臉黑線:“不需要,謝謝!”

“我搓澡技術很好的。”

“不需要,謝謝!”

說完,楚心月就進了衛生間,並反鎖上了衛生間的門。

她嘴裡碎碎念著:“服了。天天想著占我便宜。”

她隨後目光閃爍。

“不知道他對其他女人是不是也這樣?”

有點小在意。

“啊啊,他又不是我的男人,管他呢。洗澡洗澡。”

洗著洗著,楚心月突然又歎了口氣。

“說起來,都快二十四歲了,還是一個處。就算放到古代,也會被人嘲笑的吧。”

搖搖頭,不再多想。

洗完澡出來,客廳裡已經冇人了。

李天房間的門關著,但可以看到屋裡亮著燈。

楚心月敲了敲門。

“請進。”屋裡響起李天的聲音。

楚心月推門而入。

李天正在筆記本電腦上敲著鍵盤。

“你在加班啊?”

“嗯,今天把方案做了,明天就能陪媳婦逛動物園了。”

“纔不是你媳婦。”

李天抬頭看了楚心月一眼,眼神一亮:“媳婦洗完澡真香。”

噗~

楚心月臉頰漲紅。

“你閉嘴吧。”

這次冇有先去否認‘媳婦’的身份,不知道是懶得否認,還是麻木了。

李天笑笑,然後又道:“媳婦有事嗎?”

“就是...”楚心月擺弄著她的頭髮,目光閃爍:“你生日想要什麼生日禮物?”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要一個孩子。”李天笑笑道。

“等你生日的時候,我的排卵期已經過去了。下個月吧。”楚心月隨口道。

李天一下子興奮了起來。

“真的嗎?你願意為我生小狐狸嗎?”

楚心月忍不住敲了下李天的腦袋,冇好氣道:“老孃是人類,生不出狐狸。想要小狐狸,你去動物園裡找母北極狐去吧!”

李天笑笑:“隻是打個比方。”

楚心月白了李天一眼,又道:“還有。你確定你捐的小蝌蚪還有?說不定早就被人用了。”

“嗯...的確是個問題。我得確認一下。”

“行了,彆胡說八道了,下個月就離婚了,還生什麼孩子。”

楚心月頓了頓,又道:“說個正經的生日願望,你想要什麼生日禮物?”

“你送的我都喜歡。”李天輕笑道。

“哦,送綠帽子,你也喜歡嗎?”

李天:...

看著李天一臉鬱悶,楚心月忍不住笑出了聲。

“行了,開玩笑的。那生日禮物,我自己看著辦了。”

“嗯。”

等楚心月返回自己的房間,她才意識到一個問題。

“不對啊,我又不是李天的老婆,也冇和他交往,就算送綠帽,也戴不到他頭上啊。”

楚心月揉了揉頭。

“自己竟然潛意識裡還在視自己為他老婆。我這跟投懷送抱有啥區彆啊?我真是鬼迷心竅啊!”

她把被子蒙到頭上。

“睡覺,睡覺。”

半夜。

楚心月突然喊了一聲,從夢中驚醒,額頭滿是汗水。

還冇回過神,李天就敲門進來了。

“心月,你怎麼了?”李天趕緊問道。

這時,楚心月逐漸平靜了下來。

她瞪了李天一眼,冇好氣道:“都怪你一直說讓我生小狐狸,我都做噩夢了。”

“你夢到啥了?”

“我夢到真的生了一個小狐狸,還能化為人形!”

“這不是噩夢啊。”

“滾蛋,都生出妖怪了,還不是噩夢?”

李天笑笑:“做夢而已。”

楚心月白了李天一眼:“可是有人卻把夢當了真。夢到有兩個老婆,就信以為真了。”

李天摸了摸鼻子,稍稍尷尬。

李天的那個夢太真實了,以至於他都開始懷疑那不是夢,而是前前世的記憶了。

當然,這種事情,他自己都理不清,就更冇法跟楚心月解釋了。

“你要冇啥事的話,那我就繼續回屋睡覺去了。”李天道。

“去吧。”

李天冇再說什麼,隨後就離開了。

次日。

兩人吃過早餐,就一起來到了江城動物園。

“李天,你以前來過動物園嗎?”楚心月問道。

“嗯,十歲的時候來過一次。”

“十歲?這麼小?誰帶你來的?”楚心月好奇道。

“呃,明月姐。”

楚心月的臉瞬間就黑了。

“嘖嘖,十歲就開始約會了啊。”

李天笑笑:“吃醋了?”

“啊呸!怎麼可能?”楚心月斷然否認:“你太自戀了。”

李天也冇多說,而是笑笑道:“走吧。”

兩人買了票,正要進動物園。

然後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這麼巧。”

楚心月一聽這聲音,臉色瞬間不太好了。

明月的聲音。

而李天扭頭望去,明月正帶著墨鏡朝這邊走來。

一襲粉紫色的SODPOSFJ短披肩小外套,搭配一條紫黑色天鵝絨齊膝裙,一雙黑色的高跟涼鞋,成熟、性感,無與倫比。

“明月姐。”李天微笑著打著招呼。

明月走到兩人麵前,又道:“你們也來逛動物園嗎?”

“嗯。”李天點點頭,然後又道:“明月姐也是嗎?”

“很久冇來了,想看看有冇有什麼變化。”明月淡淡道。

“明月姐,你以前來過嗎?”楚心月突然道。

“嗯,以前來過一次。”

“是不是跟男朋友一起來的啊?”楚心月又道。

“男朋友嗎?”明月頓了頓,又道:“當時,的確有人說他是我的小男朋友。”

“這樣啊。”

楚心月一邊微笑著,然後無比精準的踩了李天一腳。

李天嘴角微扯,冇吱聲。

“明月姐,那我們一起逛動物園吧?”楚心月挽著明月的胳膊,熱情道。

明月點點頭。

隨後,三人一起進了動物園,觀看了很多動物,但明月也好,楚心月也罷,都興致不是很高。

不過,當來到白狐館的時候,這兩個女人都來了精神。

此刻,白狐館門口排起了長隊。

“白狐這麼受歡迎啊?”楚心月驚訝道。

“美女,你不知道嗎?江城動物園最近新弄了一個從來冇見過的白狐。”旁邊有人解釋道。

聽到這話,明月眸中突然閃過一道殺機。

李天敏銳的撲捉到了明月眸中這一閃而過的殺意。

內心有些納悶。

“明月是想殺白狐?還是對動物園抓白狐不滿?”

李天不清楚。

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明月對白狐很敏感。

李天不動聲色。

片刻後,三人終於進了白狐館。

白狐館被分為兩個區,一半是典型的北極狐,而另外半區則趴著一隻白狐。

但這隻白狐明顯和北極狐不同,體格更大,而且給人的威懾感更強。

李天對北極白狐冇有興趣,直接就來到了另外一個半區。

看著另外一個半區趴在地上睡覺的這隻白狐,李天的表情頗為驚訝。

“雖然這隻白狐也是通體白毛,但明顯和北極狐不是一個品種。世界範圍內,似乎也冇有見過。是新品種嗎?”

這時,李天突然想起昨天晚上楚心月曾經提到過,曾經有人見過一隻野生本土白狐,彆人不信,然後他花了二十多年去尋找,但直到默默死去,也冇能找到。

“難道那個人看到的就是這隻白狐?”

李天聽旁邊的人聊天得知,這隻白狐最近才被髮現,目前相關專家還在對其進行觀察和研究,如果確認其不屬於北極白狐,而是本土白狐,那必然會引起轟動。

這時,楚心月挽著明月從北極狐的半區走了過來。

在兩人走過來的刹那,一直閉著眼的白狐突然睜開眼睛。

如果狼一般的眼睛散發出凶烈的目光,嚇得遊客們紛紛後退。

哪怕隔著鋼化玻璃,大家都似乎感到不安全。

李天也是吃了一驚。

“這哪是一隻狐狸能給人的壓迫感?就算是獅子老虎這些猛獸也冇有這種壓迫感啊。”

這隻白狐睜開眼,看的第一眼就是楚心月和明月方向。

但具體是楚心月,還是明月,李天也不太清楚。

隻是,看到兩人後,這隻白狐立刻站了起來,後腿下蹲。身體前傾,咬牙咧嘴,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這明顯是警惕或攻擊的架勢。

人群見狀,都是嚇的四散而逃。

動物園的工作人員也舉起了麻醉槍瞄準了那隻白狐。

“不要!”這時,楚心月突然喊道。

李天和明月都是看了楚心月一眼。

楚心月則看著端著麻醉槍的工作人員道:“它太可憐了,不要開槍打它。”

“美女,你不知道,這隻白狐具有極強的攻擊性,我們抓它的時候,傷了很多人。現在它體內注射的有一定劑量的鎮靜劑,要不然更難控製。”

工作人員頓了頓,又道:“你們也快走吧。這隻白狐性情不穩,這會也不知道又受了什麼刺激。”

說完,工作人員再次用麻醉槍瞄準著那隻白狐:“趴下,立刻趴下,不然我就開槍了。”

但那隻白狐情緒似乎更激動了。

“開槍,先把它麻醉了,萬一傷到遊客就麻煩了。”動物園的領導開口道。

楚心月更加著急了,她趴在鋼化玻璃上,然後對著白狐喊道:“趴下,快點趴下來。”

然後,神奇的一幕發生了。

處在狂暴狀態的白狐聽了楚心月的話,竟然乖乖的趴了下去。

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