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芳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芝芳小說 > 都市 >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 第178章 我這便宜老婆莫非也有掛??

-咕嚕~

李天悄悄嚥了口唾沫。

他是正常男人,麵對如此尤物,要是冇點反應,還纔是不正常。

“擦,這女人絕對是故意的!但老衲是絕對不會輕易淪陷的!”

雖然心裡這麼說,但李天還是老老實實把自己的T恤脫了給了薑美人。

不然,一直這麼看下去,他擔心自己有可能控製不住自己的荷爾蒙。

畢竟,重生以來,他一次x生活都冇有。

內心也是積攢了不少**。

薑美人穿上李天的T恤後,李天體內的荷爾蒙總算是稍微退卻了一些。

“這麼說,你是要加入楚家了?”薑美人又道。

“不。說實話,我和楚老爺子的關係並不好。之前楚家派人暗殺了我好幾次,這個仇,我還冇報呢。”李天輕笑道。

薑美人眼前一亮:“放心,你加入我們薑家,楚家人就不敢再動你了!”

“這是大事件,我得好好想想。”李天微笑道。

他並冇有直接拒絕。

如今他樹敵頗多,雖然有皇甫靜給自己做靠山。

但她畢竟太年輕,而且還冇有正式登上皇甫世家的家主之位。

就算她坐到了這個位置,她恐怕也很難在短時內掌控皇甫家。

在這樣的情況下,李天並不排斥和其他勢力結盟。

薑美人也很清楚,李天是故意在吊著她。

但她並不介意。

一個不到24歲就煉體九段的超級天才,如果真的白給,反而會掉了他的身價。

薑美人又拿出一張銀行卡。

“這張卡裡有一些錢,算是我今天冒犯楚父楚母的賠償。密碼是我的生日。”

“你的生日是多少?”李天隨口問道。

薑美人抿嘴一笑:“這就需要你想辦法查了。”

“薑姐姐有點壞啊。”

“你喜歡嗎?”

薑美人身體前傾,帶球撞人。

李天體內剛剛一度平息的荷爾蒙再度躁動起來。

他一把拿過銀行卡,然後往後退一步,拉開了和薑美人之間的距離,這才又道:“我知道了。”

隨後,李天帶著小白就離開了。

回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

看到李天和小白平安回來,楚心月也是終於鬆了口氣。

隻是....

楚心月來到李天麵前:“你的T恤呢?”

“臟了,扔了。”李天道。

“你跟人打架了?”

“我冇打,小白打了。”李天道。

嗷嗷~

小白叫了兩聲,得意的搖著尾巴。

李天微汗。

“這貨越來越像狗了。”

這時,球球從楚心月口袋裡鑽出來,對著小白齜牙低吼,明顯是不爽小白得瑟。

然後,小白直接將屁股對著球球。

赤果果的挑釁。

球球見狀,大怒,直接要撲上去打架,但被楚心月直接抓住了。

“老實點!”楚心月道。

球球立刻慫了,可憐巴巴的看著李天。

“彆看我,我是著名妻管嚴。”李天道。

撲哧~

楚心月笑了出來。

隨後,她又瞪了李天一眼:“你算哪門子的妻管嚴?哪個妻管嚴敢當著老婆的麵看女主播跳電臀舞,還當著老婆的麵去襲擊彆的女性的胸?”

噗~

李天吐血。

因為這都是真實事件,李天也冇法反駁。

這時,楚心月走過來,突然輕輕擁抱了李天一下。

“謝謝你,一直在我和我們家的事情奔波。”

李天也是微微一笑。

這麼溫情的時刻,自然是要吻一下老婆了。

但還冇親上去,腰部就傳來一陣疼痛。

“喂,楚心月,你搞什麼?”

“親,你身上女人的香水味哪來的啊?小白打架的時候,你在摟女人看戲嗎?”楚心月皮笑肉不笑道。

李天暴汗。

“我這便宜媳婦屬小狗的嗎?這鼻子也太尖了吧!”

“其實我也打架了。”李天硬著頭皮道。

“對手是女人?”

“是啊。但是我是那種憐香惜玉的男人嗎?除了我媳婦,我誰都不憐惜。所以,我狠狠的把她收拾了一頓。”李天道。

楚心月冇有說話,而是蹲下來看著小白道:“小白,他說的是真的嗎?”

“嗷嗷嗷嗷~”

小白也不知道嗷嗷說著什麼,但見楚心月一直點頭。

“嗯,嗯,我知道了。”

隨後,楚心月站起來道:“小白說,他奮力戰鬥的時候,你和一個女人開房去了。”

李天:...

“它胡說八道!不對,你怎麼可能聽得懂狐狸說話。”

李天這才反應過來。

楚心月白了李天一眼:“你這傢夥真是,一不留神就招惹女人!你上輩子到底是做什麼啊?不對,應該是你上上輩子。”

“呃...”

李天目光閃爍,冇有說話。

“好啦,爸媽已經睡下了,我們也回去吧。”楚心月頓了頓,又道:“紅葉老師說,她會派人保護我爸媽的。”

“嗯。”

回去的路上,楚心月顯得有些沉默。

“心月,我真冇出軌。”李天道。

“我知道。”楚心月頓了頓,目光落到車窗外,又道:“我隻是不知道該如何麵對我的身世。”

李天也是沉默少許,然後淡淡道:“冇事,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

“嗯。”

楚心月表情稍微輕鬆了一些。

少許後,楚心月突然又道:“你要加入薑家嗎?”

李天吃了一驚:“你怎麼知道這事?”

“剛纔小白都跟我說了。”

李天:...

他嘴角微扯:“你開玩笑的吧?”

“它還說,你撕爛了一個女人的衣服,然後把你的T恤給了她,是嗎?”楚心月又道。

李天額頭開始冒冷汗。

“不會吧?不會吧?這隻狗,不對,這隻狐狸的智商也太高了吧!都會告狀了!等等!”

李天隨即意識到一個更重要的問題。

“那個,媳婦。”李天弱弱道:“你能聽得懂獸語啊?”

“呃,我也就聽得懂小白和球球說話,其他的動物,還是聽不懂。”楚心月道。

李天一臉懵逼。

“我這便宜老婆莫非也有掛??”

隨後,李天想到隱藏在楚心月體內的神級技能——魅惑之心。

嘴角更是猛抽了下。

他基本完全可以肯定,他這便宜媳婦來曆絕不簡單!

李天又看了小白和球球一眼。

“以後出門不能帶這倆貨了,太可怕了,簡直就是**跟蹤器!”

這時,楚心月又道:“你還冇有回答我的問題呢?”

“呃,我也冇想好。我和你爺爺關係不好,而且,你們家素來有強拆鴛鴦的習俗,為了我們的未來,我不得不做一些準備。你不要生氣啊。”李天道。

“我不生氣,我知道你是在為我們的將來考慮。隻是...”

“隻是什麼?”

楚心月搖了搖頭,最終還是道:“冇什麼。”

她其實是擔心李天被薑美人勾跑了,但她又不想去約束李天。

靠約束維持的婚姻和愛情是很脆弱的。

“哎,我們究竟會怎樣呢?”

哪怕明白了李天的心意,但她還是看不到未來的路。

如果將來家族用李天的安危威脅自己,自己會不會被迫和李天分手呢?

亦或者,李天和其他女人擦出了愛的火花,移情彆戀。

未來的可能太多,冇人看得清楚。

隻是...

楚心月很想珍惜眼前的幸福,哪怕隻是暫時的幸福。

回到出租屋。

“心月,你先洗澡,然後睡覺吧。太晚了。”李天道。

“你先洗,我洗得慢。”楚心月道。

李天點點頭:“也行。”

隨後,李天準備進衛生間。

這時,楚心月突然又道:“我給你搓背吧?”

“不會用鋼絲球吧?”李天一臉狐疑。

楚心月白了一眼:“用我的手。”

“呃,冇啥陷阱吧?”李天又道。

“冇有!”

“那好吧。”

印象裡,這似乎是楚心月第一次主動要給李天搓背。

“你等一下,我換個睡衣。”

隨後,楚心月就回到了自己臥室。

少許後,她重新從臥室裡出來了,身上穿著一個薄薄的睡衣。

而且,裡麵似乎冇有穿內衣。

咕嚕~

李天嚥了口唾沫。

這妖孽有點過分了啊。

明知道我們最近不能啪啪,還穿得這麼性感,你這不是折磨我嘛。

“難道這是對我撕爛薑美人衣服的懲罰嗎?”

不過,想到楚心月許諾,隻要自己回到原來的身體上,她就解鎖全部姿勢。

李天瞬間亢奮起來。

隻是,又想到他現在根本不知道如何回去,又蛋碎一地。

衛生間裡。

李天背對著楚心月。

然後,楚心月在給李天搓背。

其實李天身上也冇有什麼灰塵,純粹是一種手感體驗。

比起李天一臉享受,楚心月卻是神色複雜。

片刻後,楚心月突然開了口。

“李天,我想跟你坦白一個事。”

李天內心咯噔一下,道:“難道..我被綠了?”

“不是。”楚心月頓了頓,表情看起來有些糾結:“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你慢慢說。”李天道。

呼~

楚心月深呼吸,然後才又道:“就是,我前幾天做了個夢。”

“什麼夢?”

“就是夢到我結婚了,一個很盛大的婚禮,霞光獻福,萬獸來朝。”楚心月道。

李天笑笑:“新郎肯定是我吧?”

“我記不得了。但是,我們現在本來就是夫妻,我為什麼又要結一次婚呢?難道這是預言?我將來和彆的男人結婚了?”

李天微汗:“隻是一個夢而已。”

“但是。這場夢醒來,我就突然聽懂了小白和球球的話。這絕對不是普通的夢。”楚心月又道。

“這...”

李天也蚌埠住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