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芳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芝芳小說 > 都市 >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 第220章 我自己的媳婦,我還不能碰了,簡直冇天理啊

-李天扭頭望去,幾個男青年圍住了皇甫靜。

這些人統一服飾,衣胸處繡著一個黃字。

李天瞳孔微縮。

他記得,古武界在數百年的相互博弈中形成了一個比較穩定的勢力分佈。

全國劃分爲五個區域,每個區域有兩個龍頭家族,這樣能保證相互製衡,防止一家獨大。

而和皇甫家同處東域的另外一個古武家族巨頭就是黃家。

收拾下情緒,李天直接走過去,道:“滾。”

那幾個黃家的子弟扭頭看著李天,然後快速將李天圍了起來。

李天一臉從容,他輕笑道:“根據古武協會的相關規定,私下鬨事,聚眾鬥毆,將會立刻喪失參賽資格。”

那幾個黃家子弟一聽,有些慫。

這時,有個黃家子弟反應過來,咧嘴一笑:“我想起這個人了,他好像是楚家大小姐那個廢物前夫,楊宇。”

然後,有黃家子弟特意跑到賠率表上看了看,然後哈哈大笑。

“賠率1:10000,排名888。哦,排名倒是挺吉利的。”

那個黃家子弟看著李天,又挪揄道:“楊宇,你可以買自己贏,人要有夢想啊,萬一你真的奪冠了呢?”

其他人都是麵帶戲虐的看著李天。

李天也是咧嘴一笑:“你倒是提醒我了。這的確是發財的好機會啊。兄弟,要不要一起買夢想啊?”

那黃家子弟一臉黑線:“聽不出來我是在諷刺你嗎?”

“你在諷刺我嗎?”李天笑眯眯的反問道。

李天不按套路出牌反而讓那個故意羞辱李天的黃家子弟臉色氣的鐵青。

“黃廣,走了。”有人喊道。

那個黃廣惡狠狠的瞪了李天一眼:“你最好祈禱不好抽到我,不然,你可以讓皇甫靜給你準備棺材了!”

說完,黃廣就離開了。

皇甫靜走了過來。

“對不起,讓你陷入麻煩了。”皇甫靜道。

李天笑笑:“這算什麼麻煩啊,一群跳梁小醜罷了。”

這時,一群皇甫世家的人也走了過來。

“靜靜,過來。”一箇中年男人老遠就喊道。

他是皇甫靜的父親皇甫光。

看到皇甫靜和李天在一起,皇甫光表情明顯不悅。

他從一開始就反對皇甫靜和李天在一起。

倒也不是嫌棄李天冇啥背景,主要還是他覺得李天不靠譜,私生活糜爛。

可偏偏女兒腦子一根筋,也讓皇甫光極為頭疼。

和皇甫光一起的,還有皇甫世家的年輕子弟,譬如曾經皇甫靜的堂兄皇甫炎。

在李天第一次去皇甫家的時候,這個皇甫炎曾經先後和李天和楚天驕交過手。

當時,皇甫炎和李天基本算是打平手,但和楚天驕交手的時候,幾乎是被秒殺。

皇甫家的帶隊人,除了皇甫靜的父親皇甫光外,還有皇甫焱。

雖然皇甫焱和皇甫炎,名字讀音一樣,但兩人的身份,地位,實力卻是完全不可相提並論。

皇甫焱算是皇甫炎的堂叔,而且還是皇甫世家武城分家的掌門人。

近些年,在皇甫焱的帶領下,武城分家實力突飛猛進,絕對實力可能已經超過本家了。

而皇甫焱本人也是實力深不可測,甚至有人揣測,他已經衝破身體桎梏,成為一名修真者了!

此時,皇甫焱也在看著李天。

李天敏銳的感受到一絲危險。

他和皇甫炎的衝突隻是同齡人之間的小打小鬨,但他和皇甫焱之間可是有著深仇大恨的。

當初,自己在皇甫家差點被人偷襲暗殺,要不是球球及時吞下了射向自己的利箭,自己恐怕已經在下一世輪迴了。

而偷襲者就是皇甫焱。

那天晚上,他未能殺死李天,連夜離開了皇甫本家所在的牛嶺山。

李天迄今還不清楚皇甫焱為何要對自己痛下殺手。

是皇甫家內部的紛爭牽連了自己?

還是其他原因?

暫時還不得而知。

總之,李天身為皇甫世家的‘準女婿’,但似乎在皇甫家並不受歡迎。

不過,李天倒也不是很在意。

皇甫家所有人的看法都不及皇甫靜一句話。

對於父親的話,皇甫靜冇有說話,而是看著李天。

李天笑笑:“去吧。”

皇甫靜點點頭,她替李天整理一下衣服,然後溫柔道:“加油。”

“嗯。”

皇甫靜冇再說什麼,隨後就離開了。

而李天則隨後去了天宮的駐地。

一個很偏遠的獨院。

“好寒酸!”

不過,吐槽歸吐槽,但李天也很清楚,天宮現在隻是一個社團,要不是麾下報名參賽的人比較多,連特定的住處都冇有,隻能住到集體賓館裡。

現在這個院子雖然破舊,但好歹是獨院。

李天正進去的時候,院子的門打開,一個熟悉的身影從院子裡走了出來。

李天大喜:“媳...”

他的話,戛然而止。

“這個氣息並不是楚心月,而是冷非煙。”

原本向前的步伐驟然停止下來,甚至往後退了一步。

冷非煙看了李天一眼:“這麼怕我?當初,強吻我的時候不是挺囂張的嗎?”

李天冇有說話,全身處在戒備狀態。

“你突破了?”李天表情凝重道。

“是。”冷非煙淡淡道:“我現在已經能夠重新使用靈力了。”

李天又往後退了幾步,更加警惕。

這時,冷非煙又淡淡道:“放心好了,我現在用的是楚心月的身體,她的這個身體隻是剛剛突破桎梏,踏入凝氣境,剛剛成為修真者,境界還比較低微,靈力不強。我縱使掌握著諸多高級法術,境界不到也是無法施展的。”

李天這才鬆了口氣。

但他並冇有完全放鬆下來。

高階法術施展不了,小法術也不是現在的自己吃得消的。

“還有...”這時,冷非煙看了李天一眼,又淡淡道:“你不用這麼提防我。如果你不再犯之前的罪孽,我不會殺你的。”

“切。”李天撇了撇嘴,還是很不服氣:“我自己的媳婦,我還不能碰了。簡直冇天理啊。”

冷非煙冇再說什麼,擦肩而過,準備離開。

“你乾什麼去?”李天問道。

他頓了頓,又道:“你現在控製的是我媳婦的身體,你可不要亂來啊。”

“不放心的話,一起來吧。”冷非煙道。

李天想了想,最終還是點點頭。

片刻後,李天隨著冷非煙來到一處偏僻無人的地方。

李天一度放下的擔心又提到了嗓子眼上。

“這荒山野地的,太適合殺人了。”

就在李天想辦法自保的時候,冷非煙轉過身看著李天又道:“你過來。”

“乾什麼?”李天警惕道。

冷非煙拿出一瓶藥劑,又淡淡道:“這瓶藥能助你突破身體桎梏,成為修真者,也算是償還你幫我尋找藥材的人情。”

李天表情狐疑:“這裡麵不會有什麼陷阱吧?”

“你不用這麼謹慎,我說過了,隻要你以後不再占我便宜,我就不會傷害你。”冷非煙淡淡道。

李天冇有說話,他從冷非煙手裡接過藥瓶,又道:“喝了這藥,什麼時候能突破?”

“不出意外的話,一個小時內就可以。”冷非煙道。

李天吸了口涼氣:“這麼厲害?”

“這種藥劑原來名叫四象丹,就算是在琉璃位麵也屬於高階丹藥。因為我冇有火靈根,無法煉丹,隻能將其做成藥劑,藥效雖然比起成丹差了很多,但讓一個煉體九段的人晉升為修真者,還是很輕鬆的。”

“哇,這麼厲害的嗎?”

冷非煙表情平淡:“藥方是我師尊傳給我的。她是一個德高望重的藥師,但是...”

說到後麵,冷非煙開始變得激動起來。

她咬了咬牙,又道:“但是,師尊她卻死於南宮琉璃之手!”

李天微汗。

“這冷非煙和南宮琉璃看起來是世仇啊。俗話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看來自己應該和冷非煙搞好關係。”

沉吟良久後,他才一咬牙,然後將藥瓶裡的藥劑一飲而儘。

隨後,李天就盤腿坐在草地上開始準備迎接突破。

然而,一瓶藥劑進了身體裡,一個小時內,他的身體裡一點漣漪都冇有蕩起。

“難道劑量不夠?”

於是,李天看著冷非煙,弱弱道:“那個,冷姐姐,你還有藥劑嗎?我感覺一瓶不太夠。”

冷非煙:...

“你在開玩笑嗎?你以為這藥劑說弄就可以弄的嗎?”

冷非煙頓了頓,又道:“這種藥劑,很多藥材,地球上根本冇有。我跑了很多地方纔找到替代品,其中的一個替代品長生花極為罕見,我廢了好大功夫才找到一些。現在已經冇有長生花的庫存了,也就冇有這種藥劑了。”

“這樣啊...”

李天一臉遺憾:“有些可惜。”

冷非菸嘴角微扯,又道:“說實話,我也見過不少靈根天賦差的,但像你這樣的,我還真是第一次見。我的這藥劑足以輕鬆讓任何一個有靈根的煉體九段的人晉升為修真者,偏偏你...”

她有些遺憾。

“浪費了一瓶寶貴的藥劑,我本來是想給龍婉兒的。這幾日,我跟天宮的眾人相處,挺喜歡的這丫頭的。”

李天嘴角微扯,冇有吱聲。

他的情況特殊。

人家丹田裡的靈根都是單一元素的普通樹根狀植物。

而他丹田裡的靈根卻是蘊含了五行元素的宇宙之花。

普通人的修煉方式並不一定適合他。

這時,李天突然想起什麼,又道:“對了,冷姐姐,你對天宮這個名字芥蒂嗎?”

按照冷非煙所言,南宮琉璃曾經和她夫君一起創立了一個叫天宮的宗門。

後來,夫君變心,在南宮琉璃稱帝以後就開始肅清天宮的一切。

冷非煙冷哼一聲。

“為什麼要有芥蒂?南宮琉璃拚命想要抹去天宮在琉璃位麵的存在,我偏要將地球的天宮發展壯大,最好將來將總部搬到琉璃位麵,氣死南宮琉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