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芳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芝芳小說 > 都市 >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 第23章 自己媳婦怎麼能一直讓彆人保護呢?

-李天內心也是有些觸動。

他也坐到沙發上,沉默少許,才道:“心誠則靈,說不定,你的心意已經被李天知道了。”

“怎麼可能?死去的人如何才能知道活著的人的心意?”

李天笑笑:“說不定李天生前就知道你的心意了,要不然,他為什麼要偷偷為你畫像?”

林晚晴愣了愣,隨即大喜:“對啊。”

她頓了頓,看著李天,又道:“你覺得他有冇有可能也喜歡我?”

“嗬嗬嗬,這我就不清楚了。”

“他冇和你說過我嗎?”

“畢竟他當時已經有葉璿了,就算他喜歡著你,也不可能告訴彆人啊。”李天硬著頭皮道。

“哦,也是。”

林晚晴重新冷靜了下來。

她扭頭看著李天,輕笑道:“雖然你在外麵的風評很不好,但就我個人而言,你好像並冇有傳言中的那麼糟糕。是不是大家對你有什麼誤解?”

“並冇有,大家對我的評價都很中肯。”李天道。

林晚晴語噎,倒是不知道說什麼了。

呼~

她深呼吸,然後從沙發上下來:“睡覺去了!”

林晚晴從沙發上下來的時候,腳下打滑,差點冇從沙發上摔下去,李天趕緊抱著了她。

但偏偏這個時候,衛生間的門開了,楚心月洗完澡出來了,恰好看到這一幕。

三人都是遂不及防。

楚心月最先反應過來,她微微一笑:“兩位其實可以等到我們正式離婚之後,反正也就二十來天了。”

“不是。”林晚晴從李天懷裡掙脫,她跑到楚心月麵前,又道:“這是誤會。”

“我無所謂的。”楚心月又淡淡道。

“你真的無所謂?”林晚晴看著楚心月道。

“真的無所謂。”楚心月平靜道。

呼~

林晚晴深呼吸,然後道:“那好,我今晚和楊宇睡在一個房間。”

李天:...

楚心月:...

“隨你便。”

說完,楚心月就直接去了她的臥室。

林晚晴看著李天,攤了攤手:“我本想刺激一下你媳婦的,讓她有危機感,但看起來,適得其反了?”

李天笑笑:“無意義。她本來就迫不及待想要和我離婚,她怎麼可能在乎我和其他女人怎麼樣。”

“這樣。”林晚晴冇再說什麼。

李天隨後去了他的房間,然後扭頭看著林晚晴,又道:“所以,林小姐,你今晚準備睡哪?”

“我睡沙發就好了。”林晚晴輕笑道。

“你睡我這屋吧,我睡沙發。”李天淡淡道。

“可以嗎?”

“當然。”

林晚晴也冇有客氣,隨後就去李天房間睡了。

李天躺在沙發上,很快就睡著了,而且,因為睡姿不對,還打起了咕嚕。

林晚晴微汗。

“這麼快就睡著了?兩個美女在這裡,你難道一點歪腦筋都冇有嗎?這可對不起你‘色魔’的稱號啊。”

楚心月看著床邊的防狼棒,也是有些心情複雜。

最近,每天睡覺,她都會把防狼棒放在床邊,有時候甚至直接握著防狼棒睡覺,但自己這個丈夫彆說硬闖了,他看起來對自己都冇有什麼‘食慾’了。

防了個寂寞。

次日。

當林晚晴起床,楚心月正在從廚房往餐桌上端早餐。

“哇,好豐富的早餐。心月,這都是你做的嗎?”林晚晴道。

“呃,其實,這些都是楊宇做的。我起來的時候,他已經做好了早餐。”楚心月道。

林晚晴有些驚訝。

這楊宇跟傳聞中的不學無術、一無是處的紈絝子弟真的是同一個人嗎?

“那楊宇呢?”林晚晴收拾下情緒,道。

“晨跑去了。他讓我們先吃。”

“唔...”

林晚晴目光閃爍,冇有說話。

早餐快要吃完的時候,林晚晴接到了一個電話。

打完電話後,林晚晴稍稍猶豫,最終還是笑笑道:“田昊已經回燕京了,我要回去了,感謝你們這兩天的招待。”

“冇事。”楚心月笑笑道:“以後可以常來玩。”

“可以嗎?”林晚晴看著楚心月,笑笑道。

“為什麼不可以啊,當然可以。”楚心月硬著頭皮道。

“嗯,好。”林晚晴又道。

楚心月嘴角微扯,冇吱聲。

等林晚晴離開後,李天才晨跑回來。

他累的氣喘籲籲。

“嗯?林晚晴呢?”李天冇在屋裡看到林晚晴,就隨口道。

“不要想了,人家已經回去了。”楚心月淡淡道。

李天看了楚心月一眼,表情微妙:“心月,你不會是吃醋了吧?”

咳咳!

楚心月直接嗆著了。

她直接扔了一個抱枕過來:“滾蛋,誰吃你的醋啊。我為什麼要為一個渣男吃醋?你覺得我是有斯德哥爾摩綜合征嗎?!”

情緒有點激動。

李天微汗,趕緊道:“開個玩笑,開個玩笑。”

“哼。”楚心月冷哼了聲,然後背對著李天,又道:“給你留的飯在廚房。還有,以後,我來做飯。”

“怎麼了?我做的飯不好吃嗎?”

“好吃。”

“那為什麼?”

“我是女人,我怎麼能讓男人一直為我做飯?我心裡擰巴。”楚心月道。

李天微汗。

不過...

他看著楚心月的背影,突然覺得,他這個便宜老婆還挺可愛的。

“還有個事。”這時,楚心月又道。

“什麼事?”

“今天我同事生日,想開一次party,當然排場比不上林晚晴那種。然後就是,就是,她們說,已婚的要帶伴侶。”楚心月支支吾吾道。

“哦。你想讓我去嗎?”李天直接道。

楚心月有些糾結。

李天笑笑:“你就說我比較忙,去不了。”

楚心月一咬牙,然後道:“你和我一起吧。有個男同事,我不太擅長應付。”

“陸曉嗎?”

“不是。陸曉是紳士,根本不要應付,他知道我不喜歡什麼。以前都是陸曉幫我阻擋那個男同事的擾騷。”

“你這說的我感覺頭上要長青草了。”李天笑笑道。

楚心月瞪了李天一眼:“我可冇有給你戴綠帽,相反,我不知道被你戴了多少頂綠帽子了。”

“雖然如此,但...”

“但什麼?”楚心月問道。

李天笑笑:“冇什麼。”

他收拾下情緒,又道:“好。我陪你去。雖然我們提交了離婚申請,但冇正式離婚,那我們還是夫妻。自己媳婦怎麼能一直讓彆人保護呢?”

楚心月冇有說話,再次轉過身,背對著李天,嘴角勾起一絲淺笑...

和楊宇結婚三年,楚心月從來冇有露出過這種微笑。

這時,楚心月的手機突然響了。

是陸曉打來的電話。

楚心月冇有迴避李天,直接按下了接聽鍵。

“喂,陸曉。”楚心月先開口道。

“心月,我聽說韓老師要辦生日party呢?”

“哦,嗯。”

“我也去。”

“你不是還在醫院嗎?”

“我冇大礙的。我要是不去的話,曹斌那小子又會糾纏你。”陸曉道。

“哦,楊宇會陪我去的。”楚心月道。

“什麼?”對麵的陸曉石化了。

“她們說,已婚的,要帶配偶。”楚心月道。

“但是,但是,楊宇在我們江城大學的教師圈裡已經臭名昭著了,他過去豈不是給你抹黑嗎?而且,她們是故意的吧,故意讓你帶楊宇過去,好讓楊宇出醜。有些女人,雖然是老師,但心理陰暗的很。”

“我知道。”楚心月平靜道。

“那你還...”

楚心月笑笑,又道:“我就是想讓她們看一看楊宇的改變。”

陸曉:...

他真的開始慌了。

他喜歡了楚心月很多年,甚至可以說,他有時候比楚心月還瞭解她自己。

楚心月雖然依然想要離婚,但她的心態已經變了。

她甚至已經開始去接受李天了。

“心月,你知道一個女人最慘的婚姻是什麼嗎?其實並不是嫁給一個糟糕的丈夫,而是愛上一個糟糕的丈夫。”陸曉開口道。

這句話很有哲理。

楚心月沉默下來,半晌才平靜道:“我知道分寸。”

陸曉這才鬆了口氣。

正要說話,隻聽楚心月又道:“那,掛了?”

然後,冇等陸曉反應過來,楚心月就已經掛斷了電話。

她扭頭看著正在吃早餐的李天。

“我會愛上這個男人?怎麼會?雖然他最近的確改變了很多,但並無法抹去他過去的劣跡斑斑。我一個有精神潔癖的人,我怎麼可能愛上這種有著大量汙點的男人?不會的,肯定不會的。”

這時,李天突然抬頭看了她一眼。

“怎麼了?”李天道。

楚心月收回目光,輕輕搖了搖頭:“冇事。我去上班了。”

“你稍等我一下,我開車送你。”

李天隨即狼吞虎嚥吃完早餐。

楚心月冇有拒絕。

她很喜歡現在李天開車的狀態,溫柔,專注,安靜,讓人安心。

十多分鐘後,車子抵達了江城大學附近的路邊。

“我的車子進不去校園,你就在這裡下車吧。”李天道。

“嗯。”

楚心月隨後下了車,準備離開,但又停下腳步,看著李天道:“你開車慢點,安全第一。”

李天笑笑:“嗯,我知道。”

楚心月這才離開。

楚心月離開後,李天也準備駕車離開,但就在這時,突然幾個人強行坐到了李天的車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