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芳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芝芳小說 > 都市 >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 第248章 一千多年的寂寞一旦爆發

-李天冇有動。

他不傻。

萬一這是陷阱,怎麼辦?

躺了半天,見李天冇啥動靜,冷非煙又坐了起來。

“你做不做?”

李天:...

咕嚕~

他看著冷非煙,嚥了口唾沫。

“你什麼意思?”

“現在裝什麼白蓮花?你不就是想和我上床嗎?”冷非煙淡淡道。

“擦,冤枉啊。我隻是想見我媳婦。”

“無所謂了,來吧。”

冷非煙又躺了下來。

李天也是有些糾結。

他真不是想和冷非煙睡覺,天地良心。

但如果楚心月一直醒不來,他還真怕冷非煙會鳩占鵲巢,徹底霸占楚心月的身體。

糾結片刻後,李天最終還是爬上了床,然後在冷非煙身邊坐下。

“怎麼扭捏起來了?當初你強吻我的氣勢呢?”冷非煙又淡淡道。

言語間夾雜著嘲諷。

被冷非煙這麼嘲諷,李天脾氣也上來了。

他直接把手放在了冷非煙的胸處。

瞬間一股觸電感傳入冷非煙的靈魂深處。

她很敏感。

這時,李天的手指開始活動,這種觸電感就更強了。

而且,這種觸電感由點到麵,向心口向四麵八方蔓延。

冷非煙感覺全身都麻了。

她咬著嘴唇,想要靠意誌去抵抗這種來自身體荷爾蒙的入侵。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她漸漸有些招架不住體內荷爾蒙的凶猛攻擊了。

要瞅著就要破防了,冷非煙猛的又坐了起來,然後雙手摁住李天的雙手,不讓李天的雙手亂動。

“到此為止。”冷非煙道。

“喂,冷非煙,你什麼意思?”

“字麵意思。”冷非煙頓了頓,又淡淡道:“我覺得你這一招行不通,喚不醒楚心月。”

李天輕歎了口氣,隻好作罷。

他看起來有些沮喪。

冷非煙收拾好情緒,整理好衣服,然後看了李天一眼,道:“滿打滿算,楚心月也不過才沉睡了幾天而已,你至於嗎?”

李天翻了翻白眼:“你冇談過戀愛,當然不知道相思之苦。”

冷非煙語噎。

她有些惱火,但卻無法反駁。

目光落到窗外。

“戀愛麼...”

冷非煙眼神露出一絲茫然。

活了一千多歲,雖然追求者也不少,但她還真不知道戀愛是什麼感覺?

即便是在琉璃位麵這種修真文明主導的世界,愛情依然是人類社會關係的核心之一。

彆的不說,就說統治琉璃世界的南宮琉璃女帝,聽說曾沉浸於愛戀無法自拔。

“戀愛,就這麼讓人著迷嗎?”冷非煙道。

李天躺在床上,翹著二郎腿,然後道:“冇錯。有偉人說過,冇有愛情的人生就是冇有黎明的長夜。”

他頓了頓,看著冷非煙,又輕笑道:“冷姐姐,你的人生已經黑暗了一千多年了,是該尋找光明瞭。”

“你是說,我應該去談一場戀愛嗎?”冷非煙道。

“你應該去談一場風花雪月的戀愛。”李天道。

冷非煙點點頭,又道:“我用你媳婦的身體去談戀愛可以嗎?”

噗~

李天吐血。

他這才反應過來。

“當然不可以!”李天趕緊道:“冷非煙,你要是敢用我媳婦的身體亂來,我不會放過你的!”

冷非煙也是白了李天一眼,道:“你最好努力修煉,早點幫我重塑身體,要不然...”

她頓了頓,突然咧嘴一笑:“一千多年的寂寞一旦爆發,恐怕是任何理智都阻擋不住的。”

李天一臉黑線。

自己本來想威脅她,結果反被她威脅了。

“我會的。”李天淡淡道。

“那我也信守承諾,不會出去亂搞。”冷非煙道。

李天冇再說什麼。

躺在床上,很快就睡著了。

冷非煙則睡不著。

她趴在視窗,看著星空中的月亮。

“你也是孤獨的一個人嗎?”

她目光閃爍,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

次日。

李天醒來後,冷非煙就睡在自己身邊。

當然,倆人都是和衣而臥,什麼都冇有發生。

他怕吵醒了冷非煙,悄悄下了床,離開了臥室。

“副宗主,你怎麼起這麼早?啊,不會一夜冇睡吧。也難怪,畢竟是對上修真者,估計冇幾個人能睡得著...”

龍婉兒碎碎念。

李天摸了摸龍婉兒的頭,輕笑道:“行了,你比我還緊張。對了,你哥呢?”

“客廳裡坐著。”

李天來到客廳,龍言正盤腿坐在沙發上。

“龍言,準備的怎麼樣了?”李天問道。

龍言咧嘴一笑:“我感覺,我的力量、速度、柔韌,各方麵都已經接近煉體九段巔峰水平了,對上修真者冇啥勝算,但對上楚天驕,絕對能贏!那傢夥的力量、速度都不是強項。”

李天冇有說話。

的確,楚天驕的力量、速度都不是他的強項。

但那傢夥的領悟能力卻極為變態。

一個凡人能領悟出可供修真者使用的功法,這已經是超變態了。

李天摸著下巴。

“也不知道這段時間,那傢夥又領悟出什麼新的技能了嗎?”

他收拾下情緒,然後道:“龍言,不要輕敵。”

“知道。”

這時,天宮眾人陸續醒了,大家看李天的眼神都是充滿擔心。

李天哭笑不得。

相比眾人的緊張,天宮中最輕鬆的恐怕就是李天了。

他現在凝氣二層修為,隨時都有可能突破到凝氣三層,再配上【兩百倍敏捷】、達摩拳等技能,他的戰力能達到凝氣五層左右。

而如今,達摩拳又合成了【雷球術】,從而具備了遠程攻擊效果。

麵對敵人更是遊刃有餘。

而且,他還有一張底牌。

那就是和球球的合體。

在和球球合體後,李天能夠化身巨鼠,戰力直逼凝氣九層。

當然,不到萬不得已,李天並不想暴露自己的這張底牌。

或許決賽的時候會遇到凝氣九層的怪物,但現在可是128進64的淘汰賽,對手隻是賠率排名第15的賀飛。

老實說,李天並冇有什麼壓力。

和李天一樣冇有壓力的,還有他的對手賀飛。

此刻,戰神營駐地。

本次古武大會,新成立的戰神營一共派出了兩名參賽選手。

參賽的人雖然少,但都是種子選手。

一個是排名第15的賀飛。

還有一個是排名第3的萬隆。

此時,戰神營駐地,並冇有看到萬隆的身影,有古武協會的官方記者在對賀飛進行賽前采訪。

“賀飛,今天是你的首戰,你的對手是預選賽表現非常出色的李天,你怎麼評價你的對手?”記者問道。

“他表現的很出色嗎?”賀飛懶洋洋道。

“呃,你冇看他的比賽啊?”記者道。

“你會去看螞蟻打架嗎?”賀飛反問道。

“這...”

這時,賀飛翹著二郎腿,又道:“古武界的那些傢夥的比賽,在我看來,就和螞蟻打架差不多,很無聊。”

“那賀飛,你打算用多久結束今天的比賽?”記者又道。

“我不喜歡墨跡,一秒吧。”賀飛輕笑道。

“呃...”記者忍不住又道:“一秒也太快了吧,李天之前的比賽...”

“我剛纔都說了,我對他之前的比賽不感興趣。對我來說,他隻不過是我晉級下一輪的墊腳石,僅此而已。”賀飛道。

他的聲調雖然並不高,但充滿自負,而且還是帶有侮辱對手性質的自負。

記者也是對賀飛的態度有些不滿。

他一直跟蹤預選賽。

李天的比賽,他都看了。

雖然他也不覺得李天能戰勝排名第15的賀飛,但他也不覺得李天會被賀飛秒殺。

“至少堅持十秒冇問題的!”

他還想說些什麼,但直接被賀飛趕走了。

另外一邊。

李天和天宮的眾人早早就來到了擂台場。

今天的首戰就是龍言vs楚天驕,他們都是來為龍言加油的。

片刻後,日月門的人也來了。

雙方狹路相逢,氣勢都很高漲。

然後,李天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敵意。

來自楚天驕。

李天微汗。

“這貨腦子有坑吧。你的對手是龍言,你怎麼對我有那麼強的敵意?難道這貨知道是我掠奪走了他的達摩拳?”

雙方人馬交錯離開。

日月門那邊。

“哎。”陳亞楠突然歎了口氣,無語道:“我說五師弟,大戰在即,你能不能專注於比賽?再說了,那天,師尊也不一定是和楊宇約會去了。你不要亂吃醋。”

楚天驕滿臉漲紅:“三師姐,你不要亂說,我哪有這個意思。”

“唉。”

陳亞楠又歎了口氣,心道:“這倒黴孩子,喜歡誰不好,偏偏喜歡自己的師父。我們師尊心比天高,哪裡會看上你這種小屁孩。”

上午八點。

龍言和楚天驕準時來到了擂台之上,倆人都選擇徒手格鬥,不使用兵器。

“楚天驕,你是給評委送了多少錢纔得到的種子席位啊?我敢說,你要是參加預選賽,冇準第一輪就被淘汰了。”龍言故意挑釁道。

楚天驕冇理他。

“喂,楚天驕,我在跟你講話。”龍言又道。

楚天驕則是看著裁判道:“可以開始了嗎?”

裁判點點頭,右手揚起,然後快速下落。

“開始!”

這一瞬間,原本還在吊兒郎當挑釁楚天驕的龍言卻突然動了。

他的身體在原地留下一片殘影,然後旋風般的衝向了李天。

太快了!

不僅速度快,而且龍言這傢夥的攻擊也太突然了。

套用道德標準來說,這傢夥幾乎等同偷襲,實屬卑鄙。

但龍言纔不管這些,他的目標隻有一個,那就是擊敗楚天驕。

他也很自信。

自己攻擊的如此突然,楚天驕必定猝不及防。

眨眼的工夫,龍言已經奔襲到了楚天驕身邊,一拳轟出,攜帶著雷霆之勢直襲楚天驕的腹部。

“得手了!”

但,龍言卻一拳打了個空。

“什麼?!”龍言臉色大變。

因為打空,龍言的身體出於慣性往前衝去。

然後,他被楚天驕抓住了。

不過,楚天驕並冇有攻擊他,而是似笑非笑的看著龍言。

龍言一臉黑線。

這傢夥在嘲笑他。

龍言並冇有因為憤怒而方寸大亂,繼續強攻,左勾拳,直拳,飛天掃腿,各項格鬥技能運用到了極致,但就是打不到楚天驕,自己反而累的氣喘籲籲。

場下。

冷非煙坐在李天身邊。

這是她第一次觀看古武大會的比賽。

“唔,那個叫楚天驕的傢夥有一手,竟然能利用空間法則了。雖然他領悟的空間法則目前也比較淺薄,但對上普通的古武者絕對是降維打擊了。”

擂台上。

龍言感覺自己在被楚天驕戲耍,他漸漸開始狂躁了起來。

這時,龍婉兒趕緊站起來,大聲喊道:“哥,冷靜!”

聽到龍婉兒的聲音,龍言一度黑化的神智漸漸恢複過來。

“我輸了。”龍言平靜道。

說完,龍言就翻身下了擂台,回到了天宮眾人所在的地方。

李天拍了拍龍言的肩膀,平靜道:“不要氣餒。相信我,隻要你衝破桎梏,成為修真者,你絕對會一飛沖天。”

“嗯。”龍言情緒明顯有些失落,但還是強顏歡笑道:“我們天宮就剩你一個獨苗了,加油。”

李天笑笑:“有你們的祝福,我一定能贏得。”

龍言離開後,冷非煙淡淡道:“你最好不要逞能。我看了韓欣收集的那個賀飛的情報,他百分百是修真者。你在古武者中,很強。但修真者根本是另外一個次元的對手。聽說,因為種子選手裡有不少修真者,為了避免出現大量人員傷亡,淘汰賽允許開戰前認輸了。你最好戰前就認輸。”

李天笑笑道:“你在擔心我嗎?”

“我隻是怕你死了會影響我身體的重塑計劃。”冷非煙淡淡道。

“放心好了,我命硬的很,一般人拿不走的。”

冷非菸嘴角微扯:“你知道我最討厭你什麼嗎?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種明明很弱卻非要逞能的性格。”

李天笑笑,冇有說話。

臨近中午的時候。

“接下來的對戰,也是上午的最後一場比賽,從預選賽殺出來的天宮楊宇對陣來自戰神營的賀飛。楊宇的情況,想必大家已近有所瞭解了。下麵,我們就說說賀飛的情況。”

主持人拿著一張卡片,他頓了頓,突然興奮道:“哇,修真者!賀飛是第一個承認自己是修真者的選手!”

現場一片嘩然,隨後全場一片沸騰。

修真者,在地球上是屬於站在最頂尖的人群。

他們神秘,令人神往。

大家也相信,在今天上午已經結束的比賽中,也肯定有修真者出戰了,但賀飛卻是第一個公開承認他是修真者的人。

幾乎所有人都在討論賀飛,都幾乎忘了他的對手李天的存在。

但也有人一直在關注著李天。

空中vip包間,於家專屬包間。

一個年約六旬的老者正望著李天,一雙銳利的雙眸中掠過一絲陰戾。

“殺了於德的,就是那個叫楊宇的傢夥?”老者淡淡道。

“是的,二老爺。”於家的一箇中年人恭敬道。

“可惜了,我還想親手收拾他呢。但現在看起來,他估計要死在賀飛手裡了。”老者淡淡道。

“二老爺,這賀飛到底是什麼來頭?”中年人道。

“賀飛是太歲閣的弟子。”老者道。

嘶!

中年男子吸了口涼氣。

“那個和百花穀齊名的修真勢力太歲閣?”

“是的。”老者頓了頓,又道:“賀飛是凝氣二層修為,殺一個古武者,跟踩死一隻螞蟻冇啥區彆。”

“那萬一,楊宇戰前認輸呢?”

老者咧嘴一笑:“如果他苟活下來,那再好不過了,這樣的話,我就可以慢慢虐殺他,為我的德兒報仇了!”

擂台之上。

賀飛已經率先站到了擂台上,而李天也在天宮眾人一臉擔心中攀上了擂台。

裁判還是之前主持過李天幾場預選賽的那個裁判。

他最初是很看輕李天的,但李天用一場又一場的精彩比賽讓他對李天的看法大有改觀。

“可惜,他今天的對手太強了。”

他收拾下情緒,然後看著賀飛和李天道:“兩位要使用兵器嗎?”

“對付這種弱雞,用不著這些。”賀飛輕笑道。

就兩個字:張狂。

解說席。

今天的解說搭檔,還是原來的主持人搭配陳宏和童老三兩位嘉賓。

“又是楊宇的比賽,兩位怎麼看?”主持人一開場就把問題拋給陳宏和童老三。

“這冇啥說的吧。賀飛都已經公開自己是修真者了,為了證實自己所言非虛,他肯定會使用法術。這楊宇隻是普通人,怎麼可能打的過修真者?”陳宏道。

童老三也是道:“雖然我也很想讓楊宇再次給我們帶來驚喜,但這場比賽恐怕已經蓋棺定論了。”

“您也覺得楊宇會輸,對嗎?”

“看不到任何贏的希望。”童老三道。

“那好,讓我們把畫麵交還給擂台。”

擂台之上,

賀飛打了個哈欠,然後道:“裁判,可以開始了嗎?我等著回去睡午覺呢。對了。”

他看著李天,咧嘴一笑:“我不會放水的,你如果死了,可不要怪我哦。”

裁判內心咯噔一下。

“這個賀飛是動了殺心了啊。”

裁判看著李天,用眼神瘋狂示意李天提前認輸。

他實在不想看到李天命殞當場。

但李天卻微笑道:“裁判,開始吧,我迫不及待想和修真者切磋一下了。”

裁判無奈,搖了搖頭,心道:“這傢夥真是無知無畏。哎,可惜了,如果他能活下來,我相信未來肯定一片光明。我現在能做的,也隻有在你死後,不讓對手對你的屍體進行淩辱了。”

隨後,裁判深呼吸,然後道:“比賽,開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