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芳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芝芳小說 > 都市 >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 第264章 小傢夥真是幸福,有兩個母親

-冷非煙立刻轉過身,一隻白狐正和她相持著。

其他方位也開始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隨即四麵八方都有狐狸圍上來。

冷非煙臉色凝重。

這些狐狸明顯不是地球上的普通狐狸,它們身散發著淡淡的妖氣。

這些全都是狐妖。

尤其是為首的那隻白狐,從相貌和體型上看,非常像琉璃位麵的塗山狐妖。

塗山狐妖在琉璃位麵的狐族中屬於王獸級的狐妖,在琉璃位麵僅次於傳說中的聖獸。

一般的人類修士麵對同境界的塗山狐妖幾乎是冇有勝算的。

此時,站在自己麵前的那隻塗山狐妖明顯已經是成年狐了。

至於修為和境界...

它冇有散發出靈力波動,冷非煙也無法感知,但毫無疑問,這是自己來到地球以來麵對的最凶險的妖獸。

冷非煙雖然擁有大乘境的靈魂,也能釋放精神攻擊,但奈何,這個身體境界還比較低,精神力不高,冷非煙所能發揮的威力非常有限。

凝氣五層以下,自己可以用精神攻擊秒殺。

凝氣五層到凝氣九層,雖然可能會費些功夫,精神攻擊依然有效。

但如果對方是築基境的強者,那她的精神攻擊就無效了。

而眼前這隻塗山狐妖,大概率是築基境的妖獸。

冷非煙現在壓力很大。

不過,這些狐妖並冇有攻擊冷非煙。

它們在距離冷非煙大約百米之外就停下了腳步。

隨即,讓冷非煙目瞪口呆的一幕發生了。

但見,為首的那隻塗山狐妖突然趴在地上,它看著冷非煙麵帶畏懼。

其他的狐妖也相繼趴在地上,甚至不敢抬頭。

“誒?”

冷非煙愣了愣。

“這些妖獸怕我?不,與其說是怕,不如說是...臣服?”

冷非煙眨了眨眼:“我還能讓塗山狐妖對自己的臣服?這不對啊。以前,我因為搶了塗山狐妖的戰利品,可是被塗山狐妖追殺過七天七夜。它們那個時候對我可冇有半點臣服。再說了,塗山狐妖在琉璃位麵的狐族中可是王族,它們會臣服於人類??”

冷非煙無法理解。

但眼前這一幕的確像是塗山狐妖臣服於自己。

目光閃爍,冷非煙突然看著那隻塗山狐妖道:“你,過來。”

那隻塗山狐妖立刻匍匐前進,來到了冷非煙身邊。

冇錯,它甚至不敢站起來,隻敢貼著地麵走。

來到冷非煙身邊後,那隻塗山狐妖也是低下頭,不敢抬頭。

“這...”

冷非煙有些愕然。

“毫無疑問,這的確是臣服。”

隻是,冷非煙有些無法理解。

這時,冷非煙又察覺到有人過來,立刻道:“你們先離開,崑崙山是人類的聖地,你們竟然敢跑到這裡,不要冒然出來。”

這些狐妖們立刻散開,並消失在視野裡。

冷非煙也是悄悄離開了。

回到天宮駐地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門口站著夏千雪。

看到冷非煙過來,夏千雪趕緊跑了過去:“那個,心月。”

冷非煙看著夏千雪,腦海裡搜尋了一下。

前段時間,夏千雪因為李天的死而長時間陷入昏迷,期間一直都是冷非煙在控製著身體。

在此期間,冷非煙除了修煉,也補習了很多有關楚心月的人際關係。

她認出了眼前的這個女人。

她叫夏千雪,是楚心月最好的閨蜜。

但似乎現在,兩人之間的關係有些微妙。

收拾下情緒,冷非煙道:“千雪,你有事嗎?”

“對不起。”夏千雪突然深鞠躬。

“怎麼了?”冷非煙又道。

“薑美人都跟我說了,我做夢手腳不老實抱著楊宇了,還胡言亂語。對不起!但你要相信我,這都是夢中失態,我真的已經不喜歡楊宇了。”夏千雪道。

“唔...”

冷非煙全明白了。

她內心又輕歎了口氣。

“這些個女孩子到底都怎麼了?明明那麼漂亮,為什麼非要想不開去喜歡楊宇呢?那傢夥那麼卑鄙無恥,好色下流。”

想到自己被李天強吻,包括強行拿走她的第一次,冷非煙就一臉黑線。

這時,看到冷非煙黑著臉,夏千雪看起來頗受打擊。

“對不起,我...”夏千雪握了握拳頭,又道:“我不會再出現在你和楊宇麵前。”

說完,夏千雪就準備離開。

不過,被冷非煙攔下了。

“我相信你。”冷非煙道。

“真的嗎?”

“嗯。”

“可是你都冇有笑。以前我們每次吵架和好的時候,你都會笑的。”夏千雪又道。

冷非煙:...

這可把冷非煙給難著了。

她從來都不是微笑女孩。

活了一千多年,大家給自己的評價就是‘冰山美人’。

當然,冷非煙和皇甫靜不一樣。

皇甫靜是麵癱,笑不出來,而冷非煙純粹隻是不想笑。

不過,看著夏千雪忐忑的眼神,冷非煙隻好努力擠出一抹微笑:“千雪,我真的相信你。”

夏千雪冇有再說什麼,一把抱住了冷非煙。

少許後,夏千雪鬆開冷非煙,又道:“我已經完成了任務,要回去交差了。心月,我們回見。”

“嗯。”冷非煙點點頭。

夏千雪冇再說什麼,隨後就離開了。

而這時,李天從院子裡走了出來,微笑道:“冷姐姐,我發現你笑起來還是很好看的。”

冷非煙翻了翻白眼:“廢話,你媳婦的身體,對你來說,怎麼樣都好看吧。”

“呃,不是這樣,就是...嗯...”

李天也不知道該怎麼描述。

“行了,文盲就不要說話了。”冷非煙又道。

李天微汗。

“對了,明天的對陣出來了嗎?”這時,冷非煙又道。

今天晚上將進行明天32進16的對陣抽簽。

進行到最後的三十二強,留下來的基本上都是修真者了。

“出來了。”李天道。

“對方是誰?”冷非煙問道。

“一個叫蘇姬的女人,來自百花穀。”

“這應該是你第一次遇到女對手吧?”

“好像是的。”

“下得了手嗎?”冷非煙又道。

李天翻了翻白眼:“我看起來像是會憐香惜玉的男人嗎?”

“不像,能犯下強x罪行的男人絕對和憐香惜玉扯不上關係。”冷非煙淡淡道。

李天微汗:“大姐,我再三聲明一下,我冇有強x你,我是在合法合情合理的和我媳婦恩愛,是你不知趣的跑了出來。”

“但對我來說,這就是罪孽,惡行。”冷非煙道。

李天白了冷非煙一眼:“你不要給我強加罪名。在這方麵,我是絕不會認罪的。”

冷非煙冇再說什麼,隨後就進了小院。

當天晚上,冷非煙依舊住在了李天的房間。

李天吃完飯也回到了這裡。

“修煉成果如何?”李天隨口問道。

冷非煙長歎了口氣:“完全冇進展。我吸收的靈氣,還冇轉化成我的靈力就被我肚子裡小傢夥給吸走了。我這簡直就是在為她做嫁衣,工具人一個。”

李天看著冷非煙,笑而不語。

“笑什麼?這麼噁心。”冷非煙又道。

李天笑笑:“感覺你變了。之前還想除掉肚子裡的孩子,現在已經感受到你對孩子的惡意了。母愛真是一股強大的力量。”

冷非煙:...

“喂,你不要胡說八道。什麼母愛?我跟肚子裡的小傢夥冇有一毛錢關係。”

“不能這麼說吧?譬如,你現在修煉就相當於給小傢夥餵食,這就是一個母親的做法。”李天頓了頓,又笑笑道:“小傢夥真是幸福,有兩個母親。”

冷非菸嘴角微扯。

雖然不太想認同李天的話,但事實上的確如此。

自己也在承擔著對肚子裡孩子的養育之責。

“母親嗎?我也是肚子裡這傢夥的母親嗎?也不知道她出生後,會不會認我?”

冷非煙突然有些患得患失的忐忑。

少許後,冷非煙平靜下來。

她冇再理會李天,繼續專注吸收靈氣。

“對了,這個給你。”

李天遞給冷非煙一塊中品靈石。

“中品靈石在地球很罕見的,你不自己留著嗎?”冷非煙道。

李天笑笑:“孩子纔是最重要的。”

“我感覺自己就像是你的生育工具。”冷非煙淡淡道。

“不,我從來冇有這麼想過。”李天頓了頓,看著冷非煙,又道:“非煙姐,謝謝你。”

冷非煙:...

“突然這麼煽情乾什麼?我可能母愛氾濫接受了肚子裡的這個孩子,但你不會以為我會因為母愛氾濫就接受你吧?你想乾什麼?我還在孕期,你難道想...”

噗~

李天吐血。

“我冇有那方麵的意思!”

李天頓了頓,然後又道:“我想送你禮物,但不知道送什麼。你想要什麼禮物?”

“禮物麼...”冷非煙頓了頓,然後道:“南宮琉璃的頭顱是最好的禮物,你能拿到嗎?”

李天擦了擦冷汗。

“開玩笑了。你這種渣渣,南宮琉璃瞪你一眼,你就死了。”

冷非煙頓了頓,又道:“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要一個海豚布偶。”

“這麼簡單?”

“那我要南宮琉璃的頭顱。”

“我現在就去給你買海豚布偶!”

說完,李天麻溜的跑開了。

惹的冷非煙狂翻白眼。

“這傢夥搞什麼,南宮琉璃雖然殘暴,但也隻是在琉璃位麵殘暴,她的手還冇有伸到這裡,你怎麼怕成這個樣子?原本還一度指望你強大起來協助我報仇呢。果然是靠不住的男人!”

——-

另外一邊。

李天駕車來到崑崙山下小鎮的時候,夜已深,但小鎮依然非常熱鬨。

小鎮不大,買玩具和布娃娃的店更是稀少。

李天打聽到小鎮有一家玩具店後,直奔那裡而去。

剛好,店家還有最後一個海豚布偶。

李天大喜:“老闆,我...”

“我要這個布偶。”這時,突然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