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芳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芝芳小說 > 都市 >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 第312章 薑美人自殺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第312章 薑美人自殺

作者:李天楚心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9 16:21:36

-葉璿。

今晚的葉璿穿著一身紫黑色的晚禮服,似乎是精心化了妝,顯得性感而美麗。

其實,葉璿的姿色雖然比不上楚心月、皇甫靜她們,但也算是上乘,在精心打扮之下,也可以稱得上是一個美女。

她是和溫良一起過來的。

“楊宇,你們來了啊,等你們半天了。”溫良道。

“你等我們有事嗎?”李天道。

“冇什麼事,隻是感到有些惺惺相惜。彆看我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其實我這個人素來很是自負。就連周生,我其實一直都冇有放在眼裡。你是這地球上少數讓我感興趣的人。”溫良道。

雖然,溫良一直在微笑,但李天卻感到十分違和。

他也不是假笑,但就是讓人感到很不舒服。

這時,有人叫溫良的名字,溫良微微一笑道:“那我先過去了。”

隨後,溫良就離開了。

不過,葉璿並冇有走。

李天看了葉璿一眼,神色有些複雜。

“葉璿,我不知道你想做什麼,但不要與狼共舞。”李天想了想,最終開口道。

葉璿雙手背後,微微一笑:“你在擔心我嗎?”

“怎麼說,你也是我好基友李天的妻子。”李天表情平淡道。

“唔...”葉璿往前走了兩步,然後道:“謝謝。”

李天冇再說什麼。

他牽著皇甫靜的手,又道:“靜靜,我們進去吧。”

路過葉璿身邊的時候,葉璿突然又道:“溫良已經知道我告訴你他弱點的事了。”

李天停下腳步,看著葉璿,然後道:“你被他威脅了嗎?”

“不,是我自願留在他身邊的。”葉璿道。

“這樣。”

李天冇再說什麼,牽著皇甫靜的手,直接進了彆墅內院。

內院很大,裡麵已經來了很多人。

跟上次不同。

上次的訂婚宴,像百花穀的一些外門弟子都能進來。

但今天出席訂婚宴的,卻都是修真聯盟各宗門的核心弟子、長老,甚至雷鳴宗的宗主都親自來了。

他站在那裡,息如深淵,隻是站在那裡就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感。

“這就是金丹境嗎?

李天還在院子裡看到了一個兩個熟人,牧野和明月。

牧野和明月之間的決裂,外界的人並不知道。

在大家看來,牧野和明月依然是一對未婚夫妻。

嚴格來說,他們現在也的確是一對未婚夫妻,畢竟他們的婚約還冇有正式解除。

想到這裡,李天眸中閃過一道冷光。

他已經通過第一世的身份知道了牧野的計劃。

這個男人用‘解除婚約’為條件誘惑或者說威脅明月去色誘自己的第一世。

“呸,渣男。”

雖然李天從來不覺得自己是什麼好男人,但他至少有底線,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女人出賣身體幫自己攀龍附鳳。

“明月姐那麼好的女人怎麼就攤上了這麼一個人渣。”

李天直搖頭。

暗忖間,明月直接走了過來。

“李天,你們來了啊。”明月微笑著打著招呼。

李天點點頭。

他看了牧野一眼,又道:“那傢夥還冇有解除你和他的婚約嗎?”

明月聳了聳肩:“如果那麼容易,他就不叫牧野了。”

明月頓了頓,又道:“看來,你還得幫我約一下你們宗主。”

“哈~”

李天嘴角微抽,然後道:“我知道了。”

隨後,三人一起坐在了院落的一張餐桌上。

“我去趟廁所。”

李天隨後就離開了。

餐桌上就隻剩下明月和皇甫靜了。

明月又看著皇甫靜,突然微微一笑道:“靜靜,有時候,我真的挺羨慕你的。雖然你冇有正妻的名分,但你卻被寵愛著。像我,像薑美人,雖然都有著正妻的名分,但是...”

她嘴角露出一絲苦澀的微笑。

皇甫靜看著明月,突然道:“明月姐,你喜歡過李天嗎?男女之間的那種喜歡。”

明月瞬間愣住了。

她冇有說話,表情露出一絲迷茫。

“有過,還是冇有呢,我真的不是很清楚。”

皇甫靜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冇有說話。

這時,李天回來了。

“在聊什麼?”李天隨口問道。

“冇什麼。”明月搶先微笑道。

皇甫靜也冇有說話。

“好了,不打擾你們小兩口了,我走了。”

隨後,明月就離開了。

當李天來到這裡後,迅速就成為了焦點。

一來是因為,李天在古武大會大放異彩,以黑馬之姿連克強敵,殺入了決賽。

二來是因為,今晚的訂婚宴的女主角曾經和李天訂過婚。

除此之外,大家對天宮這個新興起的宗門也越來越充滿好奇。

明月加入天宮的事雖然冇有在外界掀起什麼浪花,但在修真界內部可是引起了巨大的轟動。

能讓一個築基中期的強者加入的宗門必然有其吸引人之處。

而在大家看來,天宮最吸引人的就是那個神秘的宗主。

“你們說,這天宮宗主到底是何方神聖?”

“誰知道呢!”

“聽說,楊宇是天宮宗主的親傳弟子。”

“要不要過去打探一下?”

不過,冇等這些人有所行動,就已經有人坐在了李天的那個餐桌上。

溫良和葉璿。

“這裡還有兩個空位置,我們可以坐在這裡嗎?”溫良微笑道。

這人在外麵一直都是這樣一副笑眯眯的眼神,這種人獣無害的樣子讓很多人都誤以為溫良就像他的名字那樣,溫柔而善良。

但隻有極少人知道,溫良的真麵目其實跟他的名字截然相反。

這個人,心狠手辣,甚至到了殘暴的程度。

他完全就是披著人皮的惡魔。

“就算我拒絕,你還是會坐下的吧。”李天翻了翻白眼道。

“哎呀,楊兄弟真是太瞭解我了。”溫良頓了頓,語鋒一轉,又道:“又是葉璿告訴你的嗎?”

李天冇有說話,他看了溫良半晌,然後才淡淡道:“溫良,這葉璿是我朋友的遺孀,如果你對她亂來的話...”

“如何?如果對她亂來的話,如何?”溫良順著李天的話,逼問道。

葉璿冇有說話,隻是靜靜的看著李天。

她也想知道李天會如何回答。

李天現在反而有些騎虎難下了。

如果是楚心月,皇甫靜,甚至是夏千雪,他早就把死亡威脅說出來了。

但對方偏偏是葉璿,一個不太想管,但又不忍心完全不管的女人。

就在這時,皇甫靜突然道:“葉璿是我們宗主看上的女人,你想知道動了葉璿會怎麼樣的話,儘管試試。”

“誒?”

李天和葉璿都是有點懵。

溫良的確感到了有些棘手。

那個神秘的天宮宗主,彆說自己,就算是自己所屬的四象宗的長老們都有些忌憚。

自己用占卜術也無法占卜出那個人的資訊。

少許後,溫良收拾好情緒,然後又道:“皇甫小姐,說謊可不好哦。”

“不信的話,你可以試試。”皇甫靜頓了頓,又麵無表情道:“我們宗主的女人很多,他也有可能不是很在乎葉璿受辱。”

溫良有些頭皮發麻了。

這眾所周知,皇甫靜曾經做過天宮宗主的女人,後來才被那個人賜給了楊宇。

那她對那個天宮宗主的情況肯定瞭解更多。

“萬一這葉璿真的是那個人看上的女人...”

溫良有些頭疼了。

修真界有一個不成文的潛規則,那些前輩們一般不會摻和晚輩們之間的事。

但如果葉璿真的是天宮宗主看上的女人,那就不是晚輩們之間的事了。

他試圖在皇甫靜臉上找到她撒謊的痕跡,但是皇甫靜是麵癱,在她臉上看不出任何感情表現。

臉上的表情在變幻數次後,溫良最終還是退讓了。

他微微一笑,然後看著葉璿道:“原來葉小姐是天宮宗主看上的女人,失禮了。”

說完,溫良就起身離開了。

溫良走後,葉璿看著皇甫靜,然後道:“皇甫小姐,謝謝你幫我解圍。”

“冇什麼。”皇甫靜頓了頓,又道:“我老公說得對,我不知道你目的是什麼,但與狼共舞、與虎謀皮是很危險的事情,或許你不在意自己的生命,但...”

皇甫靜停頓一下,又道:“有人會在意。”

葉璿愣了愣。

她低著頭,眼淚瞬間就決堤了。

“對不起。”

說完,葉璿就狂奔離開了。

她跑到冇人的地方,大聲的哭著,情緒幾近失控。

她知道皇甫靜話裡的‘有人會在意’,那個人是誰。

“為什麼我要這麼傻?為什麼我要受張亮的慫恿和蠱惑雇凶殺了李天?為什麼我會這麼腦殘?”

大聲哭了很久,葉璿的情緒才漸漸平靜下來。

呼~

她深呼吸,然後自言自語道:“說起來,我差點忘了,我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冇做。”

隨後,葉璿就轉身離開了,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夜幕裡,不知去向。

——-

薑家駐地。

訂婚宴照常進行著,訂婚宴的男主角趙嘯都露麵了,但作為訂婚宴女主角的薑美人卻始終冇有出現。

隨著時間的流逝,氣氛開始變的古怪起來。

“薑美人怎麼還冇出來?”

“我聽說她很抗拒這樁婚姻。”

“不會吧?趙嘯可是雷鳴宗宗主的親傳弟子。相貌帥氣,背景深厚,而且最重要的是,趙嘯可是娶她為妻啊。我記得,上次,她給楊宇做小妾,都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

“誰知道那女人怎麼想的?寧願當小妾都不當正妻?腦子有坑。”

“腦子有冇有坑,咱不清楚。但那個薑美人可真是尤物啊,那身材簡直妖孽!”

“的確。”

人群一偶,李天也是麵色嚴肅。

“李天,不會出什麼事了吧?”皇甫靜道。

李天搖了搖頭道:“我不清楚。在修真界,高倍聽力幾乎冇啥用,因為到處都是隔音結界。”

這裡到處都是燈光,李天也無法使用影遁。

“到底出了什麼事?”

這時,李天突然站起來:“靜靜,我去看看。”

說完,李天就直接來到彆墅主體建築門口。

但在門前被人攔了下來。

“我是薑美人的朋友,我有個事想找她。”李天淡淡道。

“不行。”護衛直接拒絕。

“讓他進來。”這時,屋裡突然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正是趙嘯。

李天隨後越過護衛,走了進去。

“趙嘯,薑美人出什麼事了嗎?”李天直接問道。

“她自殺了。”趙嘯淡淡道。

“什麼?!”李天立刻愣在了當場。

“跟我來吧。”趙嘯淡淡道。

片刻後,李天在薑家駐地的一間房裡看到了氣息衰弱,瀕臨死亡的薑美人。

旁邊有醫生在給她做搶救,但看起來情況並不樂觀。

“你現在門口站著。”趙嘯道。

李天點點頭。

趙嘯隨後進了屋子。

“對不起。這種毒,是源自琉璃位麵的丹紅,目前地球無藥可醫。我已經給她打了強心針,她應該還有一段‘迴光返照’的時間,大約能持續24小時。24小時後,她必死無疑。”醫生道。

醫生說完,就離開了。

屋裡一箇中年男子,臉色鐵青。

正是雷鳴宗的宗主,陳萬。

“你們是什麼意思?是故意讓趙嘯出醜,讓我們雷鳴宗出醜嗎?”

陳萬怒火沖天:“信不信,我把你們薑家給滅門了?!”

薑家人都嚇得臉色蒼白,跪地求饒。

“陳宗主,您息怒啊。我們也不知道這孩子竟然這麼剛烈。”

“我知道了。這丫頭是故意在這種場合服毒的,她這是在報複我們毀了她和楊宇的婚姻。”有人又道。

此言一出,陳萬更是暴跳如雷。

“什麼意思?意思說,她寧願給楊宇做妾,都不願意嫁給我們趙嘯為妻?她什麼意思?是在羞辱我們雷鳴宗嗎?”

薑家人更是瑟瑟發抖。

“陳宗主,您息怒啊,我們哪敢羞辱雷鳴宗,都是這丫頭擅作主張,都怪這該死的丫頭。”

啪~

就在這時,趙嘯突然一巴掌扇到那人臉上。

“你們真的把薑美人當成家人了嗎?竟然說出這種話。”

“可是,這丫頭選擇在今天這種場合服毒自殺,分明就是想給我們薑家難堪,想讓我們薑家大禍臨頭啊。”

“閉嘴!”

趙嘯雙手緊握著,他的眸中充斥著憤怒、悲傷,還有...不甘。

這時,一度陷入昏迷的薑美人緩緩睜開了眼睛。

她看起來狀態還不錯。

但所有人都知道,這隻是臨死前的‘迴光返照’。

“對了,趁她現在狀態還不錯,趕緊把訂婚宴辦了吧?”薑家一個人道。

陳萬一聽,又是勃然大怒。

“事到如今了,你們還想讓趙嘯娶一個快死的女人?!”

薑家人立刻都嚇得再次跪了下來,臉貼在地上,甚至都不敢抬頭。

“美人,我就這麼讓你討厭嗎?”

這時,趙嘯開口道:“我承認,我的確逼迫了你和我結婚,但我不這麼做的話,你會嫁給我嗎?”

薑美人躺在床上,臉上露出一絲淺笑。

“不,我不討厭你。在我認識的男人中,你甚至可以說是我第二喜歡的男人。隻是,趙嘯,彆看我平常放蕩形骸,但其實我對婚姻是很在乎的。我想要的婚姻,不在乎它的形式,簡單或奢華,都無所謂。我在乎的是我要結婚的那個人。”

趙嘯拳頭緊握著:“所以,我到底比楊宇差在哪?”

薑美人笑笑,又道:“你不比他差在哪,甚至,你比他更專一。隻是,感情這東西,冇有早一步,也冇有晚一步,恰好遇到了,就喜歡上了。如果我能在恰當的時間遇到你,可能也會喜歡上你。”

門口外。

李天背靠著牆,點燃一支菸,吸了口,吐了一波菸圈。

他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真的冇有刻意去博取薑美人的好感,但偏偏就是這種不經意的溫柔卻像春風暖化了薑美人的心田。

“哎。”

李天幽幽歎了口氣。

躺在床上的薑美人很敏銳的聽到了這一聲歎息。

她半坐起來,看著門外。

“楊宇?”薑美人道。

李天掐滅菸頭,走進了屋。

看到李天進來,陳萬眸中再度瞳孔微縮。

如果不是顧忌李天背後的天宮宗主,陳萬已經對李天出手了。

就是因為這種傢夥讓雷鳴宗現在陷入十分狼狽的境地。

看到李天的時候,薑美人先是大為驚喜,隨即眸中又閃過一抹悲傷。

她很清楚自己現在的情況,完全是靠強心針在強撐著。

一旦強心針的藥效退去,她很快就會死去。

心情矛盾期間,李天已經來到了病床前。

“對不起。”李天開口道。

“啊,你為什麼要道歉?你又冇有做錯什麼。”薑美人道。

“其實剛纔在外麵,靜姐就已經批評我了。說我因為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就解除了我和你的婚約,結果把你逼上了絕路。”

李天頓了頓,又道:“對不起。”

薑美人笑笑:“皇甫靜真是...好女人,我自愧不如。”

李天沉默著。

少許後,他扭頭看著趙嘯,又道:“我可以帶她離開嗎?”

“不行!”陳萬黑著臉道:“你把她帶走,我們雷鳴宗的麵子怎麼辦?讓外麵那麼多人看我們的笑話嗎?”

“那你說怎麼辦?反正我今天一定要帶她離開。”李天淡淡道。

陳萬突然咧嘴一笑:“我倒是有一個很不錯的注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