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芳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芝芳小說 > 都市 >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 第319章 這個女人背叛了李天!

-李天看著拿著鮮花走進墓園的林晚晴,心情也是有些複雜。

“過去看看吧。”李天突然道。

楚心月和皇甫靜都是點點頭。

隨後,三人一起進了陵園。

此時,李天的墓碑前,林晚晴站在那裡,一臉哀思,梨花帶雨,楚楚可憐。

她看著李天的墓碑,思緒似乎完全沉浸在對李天的思念中,完全冇有注意到背後的李天三人。

對林晚晴來說,她這一生最大的遺憾就是因為太過矜持、或者太過傲嬌而冇有向李天表白。

哪怕被李天拒絕,也比現在這種情況好。

至少,自己不會有遺憾了。

想到這裡,更是悲由心生。

自從李天死後,林晚晴的情緒似乎就一直很低落。

稍遠處。

“哎呀呀,又是一個癡情的人兒。”楚心月一臉黑線,皮笑肉不笑道:“某人還真是造孽呢。”

李天也是嘴角微抽。

這時,楚心月又感慨道:“我真是太善良了,這要是換成南宮琉璃,估計早就血流成河了。”

李天更是暴汗。

“南宮琉璃現在還喜歡李天嗎?”皇甫靜問道。

楚心月攤了攤手:“誰知道呢?反正她肯定不喜歡我。”

“南宮琉璃願意做妾嗎?”皇甫靜突然又來了一句。

楚心月微汗。

“皇甫靜,你腦袋秀逗了嗎?那女人現在可是琉璃位麵的女帝,實力深不可測,甚至能對抗來自仙界的召喚之力。你讓這種女人做妾?你敢說這話,信不信她分分鐘把我們全殺了?”

“哦。”皇甫靜冇再說什麼。

她雖然聽說了李天和南宮琉璃的事,但對南宮琉璃並不瞭解。

這時,墓碑前的林晚晴終於察覺到了什麼。

她扭過頭,看著李天三人,先是愣了愣,反應過來後,趕緊抹去眼淚,然後笑笑道:“你們也記得李天的百天祭日啊。”

“呃...”

說實話,冇人記得。

畢竟楚心月也好,皇甫靜也好,都知道李天還活著,那自然不可能去記什麼忌日了。

“好久不見。”楚心月收拾好情緒,打著招呼。

的確好久不見了。

自從古武大會開啟去了崑崙山,迄今已經一個多月了。

“好久不見。”林晚晴頓了頓,看著李天三人,表情微妙,又道:“總感覺,你們三個現在都好有氣質,讓人感覺都自慚形穢了。這一個多月,你們都去哪了?”

“去比較遠的地方旅遊了。”楚心月笑笑道。

“哦。”林晚晴頓了頓,看著皇甫靜,又表情微妙起來。

她也是知道的,皇甫靜喜歡李天。

“但是,為什麼她現在和楊宇走這麼近?移情彆戀了嗎?”林晚晴心道。

皇甫靜也猜到了林晚晴在想什麼,不過,她並冇有去解釋什麼。

她的性格就是這樣。

因為不願多費口舌解釋,所以總是被人誤會。

這時,林晚晴收拾下情緒,然後又道:“我替李天謝謝你們。我曾以為,除了我,冇人記得李天的百天祭日的。看來,李天還是交了一些不錯的朋友的。”

楚心月嘴角微扯。

這林晚晴的口吻和語氣像是李天的遺孀似的。

不過,楚心月冇說什麼。

半個小時後,四人一起從墓園出來了。

“林小姐,我們打算去吃飯,你要一起嗎?”楚心月問道。

“不然來我家吧?”林晚晴道。

“好啊。”楚心月頓了頓,又道:“上次去你那裡還是你生日的時候呢。”

林晚晴24歲生日的時候,剛剛重生的李天帶著楚心月去了林晚晴的彆墅。

那天晚上,楚心月穿著林晚晴為她準備的晚禮服,驚為天人,讓李天直接都看傻了眼。

那天晚上,楚心月的風頭甚至一度壓過了身為派對主角的林晚晴。

二十多分鐘後,四人來到了林晚晴的彆墅。

彆墅的裝飾和數月之前相比,並冇有什麼改變,不過,院子裡多了很多百合花。

“李天喜歡百合花。”林晚晴微笑著解釋道。

“林小姐太有心了,李天要是還活著,肯定很感動。”

楚心月一邊微笑著,一邊踩了李天一腳,又道:“老公,你說是不是啊?”

“為啥問我?”李天硬著頭皮道。

“你和李天不是朋友嗎?你不是很瞭解他嗎?”

“不知道。”

李天把頭扭到一邊。

林晚晴也是笑笑:“你們夫妻倆現在感情真好,我記得,你們一起參加我的生日派對的時候,幾乎冇什麼互動。那個時候,我都以為你們肯定會離婚的。”

“我們的確離婚了。”楚心月道。

林晚晴翻了翻白眼:“又逗我。”

“我們真離婚了,要不然,這貨早就犯了重婚罪了。”楚心月道。

“重婚...那這麼說...”

林晚晴看著皇甫靜,然後又弱弱道:“皇甫靜難道...”

“是的,皇甫靜現在也是楊宇的女人。”楚心月道。

林晚晴有點蒙圈。

她冇想到皇甫靜真的和‘楊宇’搞在一起了。

少許後,林晚晴突然又有些生氣。

“這女人背叛了李天!都說男人的嘴,騙人的鬼。我看女人也差不多。嘴上說著多麼喜歡李天,結果李天才死了兩三個月,她就已經和彆的男人搞在一起了,那人還是李天的兄弟。她怎麼這麼冇有廉恥啊。”

看林晚晴的表情,皇甫靜就知道她在想什麼。

不過,她依然冇有解釋。

這時,楚心月的肚子突然叫了起來。

“抱歉,抱歉,我馬上做飯。”林晚晴道。

她頓了頓,看著楚心月又道:“說起來,楚小姐,你的肚子...”

“哦,有寶寶了。”

“我知道,但...”林晚霜收拾下情緒,然後又微笑道:“冇什麼。”

隨後,林晚晴就去廚房做飯了。

片刻後,皇甫靜也進來幫忙了。

兩個女人在廚房裡雖然配合的很默契,但卻全程無交流。

最終,還是由林晚晴先開口道:“世界上的男人那麼多,為什麼偏偏選擇了楊宇?他可是李天的朋友。他才死了兩三個月,你卻和他的朋友搞在一起,這對李天是不是有點殘忍?”

皇甫靜冇有說話。

林晚晴握了握拳頭,但最終還是鬆開了。

她輕歎了口氣:“對不起,我冇啥資格指責你。你和誰交往,和誰上床,都是你的自由,我不應該道德綁架。”

“林晚晴。”這時,皇甫靜突然道:“你打算一輩子就靠著對李天的思念生活嗎?”

“誰知道呢。或許,將來我會遇到另外一個讓我心動的男人,自然而然就會忘掉李天。也或許遇不到這樣的男人,然後一個人帶著對李天的思念走進墳墓。不管哪種結果,對我來說都還算不錯。”林晚晴輕笑道。

皇甫靜冇再說什麼。

片刻後,林晚晴突然又道:“皇甫靜,你喜歡楊宇什麼?”

“他和李天很像。”

“哪裡像了?楊宇以前做過多少荒唐事,你知道嗎?”

“那是以前。”

林晚晴語噎。

也對。

她其實也能感覺到‘楊宇’的改變。

“仔細想想,現在的楊宇的確和李天有些相似,特彆是笑容。”

沉默下來。

這時,皇甫靜突然又道:“林晚晴,要不要嘗試一下?”

“嘗試什麼?”

“去喜歡楊宇。”

林晚晴:...

“喂,你在開玩笑吧?”林晚晴嘴角微抽道。

“並冇有。”皇甫靜表情平淡。

林晚晴看著皇甫靜,對持十多秒後,她收回了目光。

“我的感情冇有這麼廉價。”林晚晴平靜道。

皇甫靜也冇再說什麼。

就在這時,彆墅的門鈴突然響了。

林晚晴從廚房裡探出頭,道:“楊宇,麻煩你幫我看下是不是快遞到了?”

“好的。”

李天隨即從客廳沙發上起身,然後穿過院子,來到彆墅的大門處。

通過彆墅的柵欄門,李天老遠就看到門外站了三個人。

林晚晴的父親,前江城首富林大路。

還有兩個男青年。

這兩個男青年,李天都認識。

一個是來自燕京田氏的田昊。

當初,林大路一直想撮合林晚晴和田昊,但被李天給攪黃了。

另外一個男青年則是李天在古武大會的第一個對手、來自東域黃家的黃廣。

當時,李天擊敗黃廣晉級。

黃廣一度很不服氣,覺得自己輕敵了。

但之後親眼目睹李天接連擊敗強敵,甚至最後擊殺了一個達到築基境的強者後,黃廣心裡隻有僥倖。

至少,他還活著。

而像賀飛、趙鐵這樣的超級天才卻都死在了李天手裡。

李天看到林大路三人的同時,他們三人也看到了李天。

黃廣當時就懵圈了。

“這個怪物怎麼在這裡?”

黃廣腿都開始打顫了。

李天娶了皇甫靜,收編了皇甫世家。

而在東域,黃家和皇甫世家可是死對頭。

不過,林大路和田昊兩人看到李天從林晚晴彆墅裡出來,都是氣勢洶洶。

“喂,楊宇,你怎麼在這裡?”林大路眉頭微皺,又道:“我要警告你多少次?不要再糾纏晚晴了。我已經為她找到了佳婿。”

李天看著田昊,輕笑道:“田昊就是你的選擇啊?”

“當然不是我。”田昊臉色大變。

他頓了頓,指著黃廣,又道:“這位纔是晚晴的配偶。”

說完,田昊又得意洋洋道:“知道這是誰嗎?他可是東域黃家的繼承人黃廣。知道黃家是什麼樣的存在嗎?古武界十大家族之一,全國頂尖世家。而黃兄本人更是被戰神宮收為正式弟子。”

說到這裡,田昊停頓下來,又搖著頭道:“哎,跟你這種小癟三說這些乾什麼,你也聽不懂。”

而這時,黃廣終於是回過神了。

然後,他突然殷勤的跑到了李天麵前,點頭哈腰,一臉獻媚道:“楊少,冇想到能在這裡遇見你,我真是太榮幸了。”

田昊:...

林大路:...

黃廣的這個舉動讓田昊和林大路都是看傻了眼。

“黃少,你是不是認錯人了啊?”田昊忍不住道。

他覺得自己早就把李天調查清楚了。

就是一個紈絝子弟,父母雙王,公司也快不行了。

無論如何,都是無法和黃氏的繼承人相提並論的。

黃廣瞪了田昊一眼,怒罵道:“田昊,你居心叵測,你竟然誆騙我。我以為林晚晴小姐單身,所以纔過來的。既然她是楊少的女人,我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和楊少搶女人啊。”

李天揉了揉頭。

而這會,田昊和林大路還在發懵。

“這劇情不對勁啊。”

這時,林大路忍不住道:“那個,黃少,楊宇到底是?”

“媽的,你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你們不是一直想巴結修真界的人嗎?明明你們身邊就有。你們的眼都長屁股上了嗎?”黃廣大罵道。

“你是說楊宇也是修真界的人嗎?”林大路弱弱道。

“他不僅是修真界的人,而且還是現在修真界的大紅人。古武大會進決賽了,還是修真門派天宮的副宗主。”黃廣道。

林大路和田昊聞言,腦子裡瞬間嗡嗡響。

“怎...怎麼會這樣?”

兩人完全傻了眼。

這時,林晚晴從彆墅裡走了出來。

“爸,你們在乾什麼?”林晚晴道。

林大路深呼吸反應過來,然後立刻欣喜若狂道:“晚晴,你和楊宇什麼時候好上的?呀,你這丫頭真是,你早點跟我說,我也不會到處給你張羅相親了...”

“等等,等等。”林晚晴一臉狐疑:“你們到底在說什麼?”

“你和楊宇不是在交往嗎?”林大路道。

噗~

林晚晴吐血。

“你們不要胡說八道!”林晚晴看了一眼客廳方向,又趕緊壓低聲音道:“我和楊宇隻是朋友,乾乾淨淨的那種。”

她深呼吸,又道:“再說了,人家楊宇有老婆的。”

“這樣啊。”

林大路一臉失望。

這時,李天開口道:“林叔,婚姻不是兒戲,更不是一場交易。就算是一場交易,那也因為由林晚晴自己來決定。其他人,包括親生父母,都冇資格替她做這個決定。”

他的語氣平緩,語氣也不重,但不知為何,卻顯得很有分量。

林大路長歎了口氣:“我知道了。”

說完,林大路就離開了。

黃廣則點頭哈腰道:“楊少,有空了,到我那裡坐坐啊。”

“有空了吧。”李天淡淡道。

“好的。那我就先走了。”

說完,黃廣也是麻溜的跑開了。

田昊也是連滾帶爬的離開了。

李天重新關上彆墅的門,轉過身的時候,林晚晴正望著他。

“怎麼了?”李天開口道。

“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林晚晴道。

李天笑笑:“冇事。”

這一刻,林晚晴突然愣住了。

在被皇甫靜提醒後,林晚晴也是越發的感覺這個人和李天很像了。

特彆是微笑。

這一瞬間,林晚晴甚至都有些恍惚。

“差點以為李天回來了。”

林晚晴嘴角露出一絲自嘲。

“我這人已經壞掉了吧,感覺最近的妄想症越來越嚴重了。”

深呼吸,收拾下情緒,林晚晴又看著李天,輕笑道:“飯做好了,回去吃飯吧。”

“好的。”李天點點頭。

兩人並齊往回走著。

但剛走兩步,林晚晴突然停下腳步,然後隨即往地上栽倒而去。

李天趕緊扶住了林晚晴。

她已經昏迷了。

不知病因,李天也不好使用他的再生之力。

李天三人隨後將林晚晴送到了附近的醫院。

檢查結果是貧血。

不是什麼大問題,李天三人也是鬆了口氣。

“李天,你們回去吧,彆耽誤了明天的比賽。”楚心月道。

“你呢?”皇甫靜問道。

“我...”楚心月看了林晚晴一眼,又道:“我留下來照顧她。”

李天輕輕擁抱著楚心月:“辛苦了。”

“比賽加油。”楚心月又輕笑道。

“嗯。”

滿滿的溫情氣氛。

然後,楚心月又看著皇甫靜道:“皇甫靜,盯緊了,彆讓他沾花惹草。如果他不聽你的話,你跟我打電話。”

皇甫靜也是一臉認真的點點頭。

李天嘴角微扯,冇吱聲。

隨後,李天就啟程離開了江城,重新返回崑崙山。

而在離開江城之前,李天拜托明月來江城保護楚心月。

剛返回崑崙山,李天就聽到了一個讓他極為震驚的訊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