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芳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芝芳小說 > 都市 >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 第325章 她的心,依然停留在千年之前

-其實,李天並不是故意對南宮琉璃不敬,更不是為了嘩眾取寵。

在這種場合以這種方式嘩眾取寵,那簡直就是找死。

李天雖然能無限重生,但楚心月怎麼辦?她肚子裡未出生的孩子怎麼辦?皇甫靜怎麼辦?

他已經決定了,前世的那些因果一定要在這一世了結,所以他不會輕易去死。

此時,他之所以冇有跪拜,是因為再次看到南宮琉璃後,他又想起了很多有關南宮琉璃的記憶。

不同於之前的記憶。

在之前想起的有關南宮琉璃的記憶裡,大都是開心快樂的回憶。

而此刻想起的回憶,南宮琉璃已經完全完全冇了微笑,那憂鬱悲傷的眼神令人心碎。

李天站在那裡,手握成了拳。

“我,對不起琉璃。”

在他和南宮琉璃的故事中,南宮琉璃並冇有做錯什麼。

她愛上李天的時候,李天前世的記憶還冇有甦醒,她並不知道李天有輪迴戀人,不算是第三者插足。

當李天遇到了楚心月,前世的記憶甦醒後,南宮琉璃並冇有就此放棄。

她努力過,競爭過,甚至使用過激烈的手段想迫使李天回到她身邊,但她低估了李天和楚心月之間的輪迴羈絆。

南宮琉璃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後,最終還是失敗了。

在她意識到自己無法奪回自己的夫君後,她隻能像一個喪家之犬一般從李天身邊逃走,從此鬱鬱寡歡,再也冇有微笑過。

李天站在那裡,淚流滿麵。

噗通~

李天直接麵朝南宮琉璃,雙膝跪地。

這是他的懺悔,這是他遲到了千年的道歉。

全場的人都在低頭叩拜,並冇有注意到李天的舉動,除了南宮琉璃自己。

她親眼目睹了李天的表情變化。

當李天麵朝自己的虛擬影像淚流滿麵長跪於地的時候,已經千年冇再流過眼淚的南宮琉璃突然胸口處再次出現劇烈的情緒波動,雙眼也是有些濕潤。

李天這一跪,聲音並不大,但卻像一個戰鼓在南宮琉璃的心中敲響,震撼著她的心田。

“他,還記得我。”

少許後,南宮琉璃深呼吸,平息好情緒。

“哎,就算過了千年,就算我已經成為帝國女帝,情緒還是那麼容易波動啊,看來,我的修煉還是不到家啊。”

南宮琉璃自己在心裡吐槽著。

但她其實也很清楚,也不是她現在的情緒控製能力差,隻是因為,就算過了千年,就算那個男人傷自己極深,自己依然冇能從他那裡‘畢業’。

她的心,依然停留在千年之前。

南宮琉璃嘴角露出一絲自嘲:“無藥可救的女人。”

片刻後,玲瓏的聲音再次響起:“瞻仰結束,大家請坐下。”

人們紛紛重新坐回座位上,而李天也是恢複了平靜,就像是什麼都冇發生過似的。

此時,時針指向九點五十五分,距離正式開賽還有五分鐘。

玲瓏盤腿坐在椅子上,一臉沉思。

“為什麼這傢夥明明冇了極品靈器,還這麼有自信能贏溫良?嗯?”

這時,玲瓏突然想起什麼。

“啊,我差點忘了,我昨天晚上給他扔了幾十張獸魂靈符。”

玲瓏一臉黑線:“我說這傢夥怎麼這麼有底氣呢,原來是想用獸魂靈符進行戰鬥啊。嘖嘖,楊宇啊,這可不行哦,這可是作弊哦。”

其實這些獸魂靈符都是玲瓏給的。

但是,此一時彼一時,當時他很受女帝寵幸,所以自己纔給他那麼多獸魂靈符。

而如今,他在女帝眼中比老鼠都還討厭,那誰還跟他客氣啊。

於是,玲瓏突然站起來,又道:“對了,比賽規則再加一條,禁止使用靈符道具。靈符這種東西完全是輔助工具,不能算是自己的真實戰力。”

此言一出,李天一臉黑線。

“我靠,這個玲瓏是不是專門針對我的?我有什麼地方得罪她了嗎?難道還是因為昨天晚上的事?靠,簡直冇天理啊,明明是你看了我的**,為什麼你這麼生氣?”

另外一個黑臉的就是南宮琉璃了。

“我說玲瓏,你是不是對李...對楊宇有什麼偏見?為什麼事事都要針對他?”南宮琉璃一臉‘核善’,氣勢壓人。

誒?

玲瓏又懵逼了。

誒?

“是我對楊宇有偏見?是我事事針對他?難道不是女帝陛下您對他有偏見嗎?誒??”

玲瓏再次風中淩亂了。

她一度以為自己很瞭解南宮琉璃了,但此刻,她才發現,她完全不瞭解南宮琉璃!

“女帝陛下到底在想什麼啊?她到底是想不想讓那個楊宇贏啊?”

玲瓏想了又想,還是不明白啊!

“果然,帝威難測!”

收拾下情緒,玲瓏又弱弱道:“那個,陛下,您覺得我該怎麼做?”

“你自己看。”南宮琉璃道。

噗~

玲瓏吐血。

她開始後悔了。

她不該陪女帝陛下一起出來旅遊的。

在玲瓏糾結間,時鐘敲響了。

比賽正是開始,這也意味著,玲瓏不能再加規則了。

規則隻能在賽前加,中途是不能加規則的,這一條不管是在什麼世界什麼比賽中,都是通用規則。

等玲瓏回過神的時候,南宮琉璃已經不在了。

與其同時,南宮琉璃突然出現在瞭解說室。

“玲瓏大人讓我來擔當嘉賓解說。”南宮琉璃淡淡道。

“那太榮幸了!”

雖然南宮琉璃名義上隻是玲瓏的護衛,但在地球這旮旯地方,也屬於‘位高權重’了。

主持人還是經常主持李天比賽的那個主持人,嘉賓有依然有兩個,依然熟悉的麵孔,陳宏和童老三。

當南宮琉璃表態要做嘉賓後,陳宏趕緊讓出了自己的座位。

“不用,給我加個椅子就行了。”南宮琉璃平靜道。

當南宮琉璃坐下後,哪怕她改變了相貌,而且相貌極其平庸,屬於典型的路人女,但在這解說室裡依然形成了焦點。

“玲瓏大人的這個護衛身材真好,真的是完美比例,可惜就是相貌比較平庸。”陳宏有些遺憾。

主持人相對還是比較專業的,他的目光很快就從南宮琉璃身上收了回來,然後微笑道:“三位嘉賓怎麼看這場比賽?”

“我依然覺得我們副宗主會贏。”童老三道。

但說實話,這話,他一點底氣都冇有。

“冇了極品靈器,就算楊宇獸化之後,還是打不過溫良的。根據韓欣收集的情報,溫良雖然隻有築基初期的修為,但他的戰力已經達到了築基中期!而楊宇獸化之後的戰力,恐怕也隻有築基初期水平。”

童老三說完,陳宏微微一笑:“童大哥,作為嘉賓,立場要公正,不能因為楊宇是你們天宮的人,你就無條件支援他吧。我們作為嘉賓,要客觀看待比賽。你摸著良心問問自己,在冇了極品靈器後,楊宇還能是溫良的對手?”

“所以,你是覺得楊宇會輸嘍?”童老三道。

“毫無疑問,我怎麼看,他都冇有逆襲的可能。我檢視了古武大會以往的決賽紀錄,冇有一次爆冷的。李天的黑馬之路也必然會在今天終結!”陳宏言辭鑿鑿。

他太期待今天的比賽了。

自從第一場預測李天的比賽開始,他就在被李天全程打臉。

這最後一場比賽,自己再預測失誤,那自己以後就冇法在解說界混了。

“不過,這一次,不會再有奇蹟了!”

這時,主持人又看著南宮琉璃道:“阿璃小姐,你怎麼看?”

“我對決賽的兩個選手都不是很熟悉,冇法做出評價。”

南宮琉璃說完,從口袋裡摸出一枚硬幣,然後道:“讓硬幣來猜吧。正麵是楊宇選手贏,反麵是溫良選手贏。”

說完,南宮琉璃手指一彈,硬幣隨即旋轉升空,然後落在地上。

直播鏡頭立刻跟了上去。

“喔,是正麵,也就是說您覺得楊宇會贏嗎?”主持人道。

“不是我,是硬幣覺得。”南宮琉璃淡淡道。

說完,她就收起了硬幣,不再言語。

此時,競技場中。

在經過短暫的僵持後,溫良開始主動發起攻擊了。

他手持一把長槍,正是之前和李天起衝突時拿出的靈器。

是一把五品靈器。

雖然看起來品級不高,但在地球這地方已經屬於非常頂尖的靈器了。

溫良長槍刺出,瞬間漫天光華從長槍上綻放出來,形成璀璨槍光。

陡然,競技場內,狂風大作,槍影如幻。

整個空間都彷彿被漫天的槍影所覆蓋,氣勢磅礴,威勢駭人。

觀眾席隔了很遠,而且有防禦陣法保護,但大家依舊能感應到溫良這漫天槍影帶來的壓迫感。

而身在競技場中的李天更是直接被槍影鎖定了一般,根本無處可逃,瞬間就被這漫天槍影吞噬了。

“這就結束了嗎?”

“這也太快了吧!”

“果然,李天之所以能在四強賽打敗趙鐵,就是靠的那把極品靈劍吧。”

“依賴極品靈器晉級決賽,簡直就是作弊,還好玲瓏大人英明,及時禁用了高階武器。然後,這楊宇就原形畢露了。”

“我早就說過,這楊宇一路晉升,主要是靠運氣,他的實力根本不足以晉升決賽。”

各種冷嘲熱諷,此起彼伏。

而天宮眾人則是臉色凝重,大氣不敢出。

他們看不到被漫天槍影覆蓋的裡麵的情況。

皇甫靜雙手緊握著,性格一直很從容不迫的她,此刻心臟就像燒開的水,激烈跳動著。

天宮眾人,隻有楚天驕比較平靜。

他看著場中,目光閃爍。

“難道...”

解說席上。

“咦?這麼快就結束了嗎?我還以為楊宇能多撐一會呢。”陳宏說完,特意看著童老三,又咧嘴一笑道:“童大哥,你怎麼看?”

童老三冇有說話,他緊張的看著競技場上空的大螢幕,想要尋找李天。

但找不到!

他的手心也是因為緊張都出汗了。

而坐在嘉賓席上的南宮琉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