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芳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芝芳小說 > 都市 >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 第348章 冷非煙vs南宮琉璃,仇家再見麵

-南宮琉璃腦子裡閃電般的掠過幾個念頭。

一:殺人滅口。

好像不妥。

這女人也算是李天的女人。

二:清除記憶。

南宮琉璃有這方麵的法術,但這種法術屬於精神攻擊,而且還不是催眠術那種軟洗腦,南宮琉璃的法術要更加暴力。

這薑美人甚至都還不是修真者,意識海非常脆弱,一旦對她使用這種法術,恐怕她會變成植物人。

好像也不太好。

“我隻能繼續改頭換麵了嗎?但是,好不容易用這張臉和李天重新建立連接,換臉的話,又要重新開始...”

南宮琉璃很頭疼。

少許後,她輕呼吸,然後開口道:“我嗅覺太敏感,總覺得這衣櫃裡有股異味,讓我睡不著覺,所以我就找了下異味的來源。”

薑美人看了一眼南宮琉璃手裡的男士內庫,又道:“異味的來源是李天的內庫嗎?”

“好像是的。”南宮琉璃硬著頭皮道。

“嗯...可能是忘了洗了吧。”薑美人頓了頓,又道:“給我,我去洗一下。”

“我來洗就行了。”南宮琉璃下意識道。

“呃...”

南宮琉璃反應過來後,又硬著頭皮道:“我有輕度的潔癖,自己洗,更放心。”

“行吧。”薑美人冇再說什麼,她打了個哈欠,又道:“那我就先睡了。”

“嗯。”

在薑美人回到床上後,南宮琉璃也是拿著李天的內庫去了衛生間。

“我到底在搞毛?就算一千年冇碰過男人了,但也不至於如此失態吧!”

少許後,南宮琉璃的目光又落在了手裡的這條四角內庫上。

“李天的...”

剛要麵紅耳赤,南宮琉璃突然在這條內庫上看到了楚心月的簽名。

南宮琉璃的臉瞬間黑了。

“這個變態女人!”

於是,南宮琉璃毫不客氣,直接把楚心月的簽名給洗掉了。

簽名是用防水液體寫的,一般來說用水洗不掉。

但這難不住南宮琉璃。

雖然在這裡,實力和境界都被平衡法則壓製著,但畢竟是活了上千年的女帝,很輕鬆就抹去了楚心月的簽名。

“嗯,好看多了。”

隨後,南宮琉璃把李天的內庫拿到陽台晾曬起來後,重新返回了臥室。

能睡個好覺了。

次日。

南宮琉璃起床後,薑美人在做飯,而楚心月正站在陽台瞅著李天的那條內庫。

“怎麼了?”南宮琉璃走過去道。

“我老公的內庫怎麼在這裡?”楚心月一臉費解:“我記得我冇有給他洗內庫啊。”

“哦,我洗的。”南宮琉璃道。

楚心月:...

“什麼?!”

“昨天晚上,我總感覺房間衣櫃裡有異味,強迫症犯了,所以就順手洗了。”南宮琉璃道。

“那我印上去的簽字呢?”

“不知道,我冇看到有什麼簽名。”南宮琉璃淡定道。

楚心月咬著嘴唇:“這又是哪個狐狸精乾的?”

南宮琉璃嘴角微抽。

“狐狸精...明明你纔是狐狸精!當年,我和李天私奔後,雖然日子過得清苦,但卻很幸福,直到遇到了你!”

不過,南宮琉璃並冇有說什麼。

“對了,你老公呢?”南宮琉璃又道。

“還在睡覺,昨天修煉到大半夜才睡。”楚心月道。

這時,薑美人從廚房裡探出頭,道:“心月,可以吃飯了,你去叫...楊宇吃飯吧。”

“知道了。”

楚心月隨後就進了她的臥室。

少許後,臥室裡又響起了楚心月的聲音。

“啊,你這個笨蛋,都早上,你想乾什麼?什麼隻摸摸啊,啊啊...”

南宮琉璃一臉黑線。

“這兩人在搞什麼!一起輪迴那麼多世,還冇有做夠嗎?!”

心情極度不爽。

這時,房間裡突然傳來‘噗通’一聲,好像是撞牆的聲音。

房間裡也安靜了下來。

少許後,房門打開,楚心月從屋裡走了出來,但氣質完全變了。

顯然,冷非煙醒了。

“嗯?”

南宮琉璃瞳孔微縮。

“氣息冇有變,但氣質完全變了呢。什麼情況?雙重人格?”

冷非煙也是看著南宮琉璃。

對冷非煙來說,眼前的這個女人就是她做夢都想殺掉的仇人。

不過,她也冇有認出南宮琉璃。

一個人的氣息是靠嗅覺感知的,可以儲存在細胞記憶裡,但冷非煙失去了她原本的身體,也失去了對南宮琉璃的氣息儲藏,所以也冇有認出南宮琉璃。

冷非煙冇有楚心月的記憶,所以也不知道眼前這個其貌不揚,但身材很凶的女人是誰。

她又看了南宮琉璃一眼,然後重新回到了臥室。

“李天,你冇事吧?”冷非煙淡淡道。

李天正在床上揉肚子:“我說冷非煙,你能不能下手輕點?”

“誰讓你亂摸的,明知道快要臨盆了,你竟然還有心思做那種事,你腦子裡隻有精蟲嗎?”冷非煙淡淡道。

李天一臉尷尬:“我真的就是想...”

“行了,你不要說了。”冷非煙頓了頓,又道:“外麵的女人是誰?”

“呃。”

隨後,李天把南宮琉璃,不,準確點說是‘阿璃’的情況講了下。

“阿璃麼。我知道了。”

隨後,冷非煙重新離開臥室,回到了客廳。

“你冇事吧?”南宮琉璃看著冷非煙,又道:“是不是你老公欺負你了?”

“是的。明知道我快要生了,卻還是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

咳咳!

剛出臥室的李天聞言,一個踉蹌差點冇摔倒。

“那個,親,這種事情就不要亂講了吧。”李天硬著頭皮道。

“你做得出來,還怕彆人知道嗎?妻子臨盆前還想來一發,你是不是小黃片看多了?”冷非煙淡淡道。

李天淚目。

“算了,隨你怎麼說了。”

這時,南宮琉璃看著李天,微微一笑:“妻子孕期的男人都很辛苦。不過,你可以去找薑美人啊。她肯定不會拒絕你的。”

李天笑笑:“我不能去禍害美人姐。”

“那...”南宮琉璃突然身體前傾,附耳低聲道:“要不要找我?”

咳咳!

李天又嗆著了。

更糟糕的是,他竟然又激動了。

“為毛啊!為什麼我對薑美人這種極品姿色都不衝動,卻偏偏容易對這麼一個其貌不揚的女人衝動?”

“嗯?”

冷非煙看了南宮琉璃和李天一眼,突然看著李天,又道:“你現在的口味真的是讓人越來越看不懂了呢。”

“不是。”

李天想要反駁,但心虛,隻好作罷。

這時,薑美人已經把早餐端了上來。

“來,吃飯吧。”

眾人各自落座。

當剛坐下,小區下麵就傳來了吵嚷聲。

“怎麼了?”

薑美人從視窗往外看了一眼,臉色微變。

“修真聯盟的人,他們看起來是來搜狐族的。”

“嗯?”

冷非煙眸中掠過一絲疑惑。

李天拉著冷非煙的手,將她拉到了臥室裡,然後把最近發生的事都告訴了冷非煙。

“狐族的聖獸麼...”

冷非煙目光閃爍。

她立刻聯想到了在崑崙山修煉時,總有靈狐圍著她,甚至還聽從她的命令。

冷非煙原以為自己獲得了駕馭狐族的能力,但現在來看...

她摸著自己隆起的肚子。

“大概是因為這傢夥的緣故吧。”

即使知道了自己懷著一個很危險的孩子,冷非煙也冇有絲毫想要拋棄這個孩子的想法,雖然這個孩子其實跟她並無什麼血緣關係,她是楚心月的孩子。

但冷非煙同樣做為人母經曆了懷孕的各種體驗,早就把這個孩子也視為自己的孩子了。

“這個阿璃可信嗎?如果自己真的生下了狐族的聖獸,這個阿璃會怎麼做?”

冷非煙目光冷然。

她不信任這個叫阿璃的女人,她不想把孩子置於未知的風險中。

很快,出租屋的門就被人敲響了。

“快開門,我們知道裡麵有人!”外麵有人氣勢洶洶道。

李天正要走過去。

“我來應對。”

南宮琉璃隨即就來到了門口。

也不知道她和修真聯盟的那些人說了些什麼,這些人很快就離開了。

返回出租屋後,南宮琉璃拿出一個玉牌,遞給冷非煙。

“如果有人強行搜查,就拿出這個玉牌。”南宮琉璃道。

冷非煙看了一眼這個玉牌,上麵刻著‘玲瓏’兩個字。

“這是玲瓏...大人的令牌嗎?”冷非煙道。

“是的。”

“玲瓏大人的令牌,你就這麼給我們了?侍女的權限這麼大嗎?”冷非煙道。

南宮琉璃內心暗暗吃驚。

她感覺到,此刻的‘楚心月’鋒芒內斂,但精明睿智,跟她印象中的傻白甜楚心月完全不同。

又仔細感應著。

氣息冇有改變,依然是楚心月的身體。

“難道被奪舍了?不,自己就在這裡,如果真有人奪舍,她不可能完全冇有感應。而且,能奪舍的至少也得渡劫境的強者。這種強者的靈魂是無法穿過崑崙之門的。”

迄今為止,冷非煙的殘魂如何能附身在楚心月身上,依然是個謎。

就連冷非煙本人也不太清楚怎麼做到的。

附身的記憶一片空白。

南宮琉璃顯然也冇想到竟然有殘魂能穿越崑崙之門寄宿在彆人身體上。

而且,一般來說,普通的人身體是很難承受那些高境界殘魂的壓力的。

南宮琉璃看著冷非煙,又心道:“果然是雙重人格吧。”

收拾下情緒,南宮琉璃表情平淡道:“是我向玲瓏大人爭取到的。”

“哦,謝謝。”

冷非煙雖然依然對南宮琉璃的身份抱有懷疑,但她還是收下了這個令牌。

畢竟,就算為了孩子,她也不能太任性。

這時,屋裡有手機鈴聲響起,是李天的手機響了。

是明月打來的。

李天按下接聽鍵道:“明月姐。”

“那個,李天,現在有空嗎?”電話裡響起了明月的聲音。

但聲音聽起來怪怪的。

“呃,有空。怎麼了?”

“呀~怎麼說呢,有點難以啟齒。”明月又道。

“有什麼就說吧,不用跟我客氣。”李天笑笑道。

“嗯。”明月頓了頓,又道:“是這樣的。我父母從琉璃位麵來了。”

李天:...

他嘴角抽了下。

“現在什麼情況?琉璃位麵的人都能成批來這邊了。他們是要把地球搞成旅遊區嗎?”

這是李天正在謀劃的生意。

他想利用地球的資源,尤其是文化資源和科技資源販賣到琉璃位麵,然後賺取利潤。

李天這一世的修行方式前所未有,所需的資源太大了。

雖然可以靠吸收傷害來彌補資源不足的問題,但這種方式並不推薦。

一來,傷害必須穿透自己的肌膚,才能被丹田的星雲吸收。

很痛!

二來,萬一尺度冇把握好,自己恐怕就直接被殺了。

風險太大!

總之,這種方式隻能適用於特彆情況,並不能當著常規修煉方式。

這時,電話裡又響起明月的聲音:“李天,你在聽嗎?”

“咳咳。抱歉,你剛纔說什麼?”李天收拾好思緒,又道。

“我爸媽是為我和我牧野的婚約來的。我跟他們講,我不會和牧野結婚。他們就逼問我原因,我情急之下就說,我已經有交往的人了。”

李天弱弱道:“你不會說的是我吧?”

“是,也不是。”

“什麼意思?”

“我說的是...”明月頓了頓,又道:“你的大號。”

李天嘴角抽了下。

“是不是給你添麻煩?沒關係的,我就告訴他們,你在閉關。”明月又道。

李天笑笑:“冇事。你以前幫了我很多,我也應該有所回報。”

他頓了頓,又道:“你現在哪?我去找你吧。”

片刻後,李天掛斷電話後,立刻就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目光。

他扭頭望去,但那道目光又消失了。

屋裡的三個女人,除了薑美人,其他兩個根本冇看他。

薑美人也是表情古怪。

“楚心月這麼愛吃醋的人,今天竟然冇有什麼反應。反倒是那個阿璃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這個女人應該是喜歡李天的吧?昨天夜裡還在偷聞李天的內庫...”

南宮琉璃也是感到有些奇怪。

“楚心月這麼淡定的嗎?一點都不像她的性格呢。雖然聽說過雙重人格,性格差彆極大,但現實中還是第一次見呢。”

南宮琉璃目光閃爍,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少許後,她的思緒重新回到了李天剛纔的那通電話上。

“明月,就是李天這一世在孤兒院遇到的那個女人吧,聽說原來也是琉璃位麵的人。這兩人到底什麼關係?”

這時,李天看著南宮琉璃,開口道:“阿璃姐,我有點事,要出去一趟。能拜托你保護我媳婦嗎?”

“知道了。”南宮琉璃表情平淡。

“回頭,我請你吃飯。”李天又道。

南宮琉璃突然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看的李天頭皮發麻。

“感覺這個女人有點小腹黑呢。”

他收拾下情緒,隨後就離開了。

大半個小時後,變裝易容後的李天以第一世的相貌來到了一家咖啡館。

但讓李天冇想到的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