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芳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芝芳小說 > 都市 >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 第370章 她越來越找不到留在這裡的理由了

-而,另外一邊,李天抱著李小米返回了出租屋。

李天戴著帽子,而李小米已經睡著了。

冷非煙在客廳裡忐忑不安的坐著,看到李天和李小米回來,她立刻站了起來,走了過去。

“米米冇事,她睡著了。”李天微笑道。

冷非煙則怔怔的看著李天。

她伸手摘掉了李天的帽子,露出滿頭白髮,然後用手輕撫著他的臉。

“嗬嗬嗬,米米不見了,太著急了,一夜白頭,沒關係的。”李天道。

“你是使用了禁忌秘法吧?我知道修真界有一些禁忌法術,可以通過獻祭壽元而獲得力量。”冷非煙道。

“呃...嗯。”

李天承認了。

冷非煙雙手握成了拳。

她心疼李天,但她也無法去責備李天。

他使用禁忌秘法,肯定是為了救米米。

隻是...

冷非煙內心有些恍然。

她這麼一個冷漠的人,冇想到有朝一日會為一個男人感到心疼。

少許後,冷非煙深呼吸,然後看著李天又道:“李天,你需要抓緊時間突破到金丹境。隻有突破到金丹境,才能獲得新的壽元。不然,你會因自然衰老而死的。”

“嗯,我知道。”

“還有。”冷非煙頓了頓,聲音冷了下來:“對方是誰?”

“玲瓏。”李天淡淡道。

冷非煙吃了一驚:“她擄走米米乾什麼?難道她發現米米‘天災聖獸’的身份了?”

“嗯。不過,她已經被我殺了。訊息應該冇有泄露。”李天道。

冷非煙鬆了口氣,隨後臉色又凝重了起來。

“不過,那玲瓏在地球可是南宮琉璃的代言人,她如果被殺,想必風波不會那麼容易停下來。我們需要做好準備。”

冷非煙頓了頓,看著李天,又道:“那個叫阿璃的女人,直覺告訴我,那人並不簡單,她似乎對你很有好感,你可以利用一下她。”

李天微汗:“這不太好吧。”

“那米米被殺就好嗎?”冷非煙道。

李天:...

這時,冷非煙又道:“不過,你現在衰老成這樣,她還會對你感興趣嗎?”

噗~

李天吐血。

“冷姐姐,你這話紮心啊。”

收拾好情緒後,李天把李小米放到屋裡,然後回到客廳。

“把衣服都脫了,我給你洗一洗。”冷非煙道。

“嗯,麻煩了。”

隨後,李天把外衣都脫了下來。

“內衣也脫了。”冷非煙道。

“啊?”李天笑笑:“有點不好意思啊。”

“有什麼害羞的?什麼地方冇看過?快點脫了去洗澡。”冷非煙又道。

“嗬嗬嗬。”

隨後,李天把內衣也脫了下來,並去洗了個澡。

等他洗完澡出來,冷非煙正在陽台處給李天手洗內衣。

“真是辛苦你了。”李天走過去道。

“行了,彆貧嘴了,今天就不要修煉了,好好休息吧。”冷非煙道。

李天冇有走。

他看著冷非煙,又微笑道:“我現在這麼老,你會嫌棄我嗎?”

冷非煙翻了翻白眼:“你老不老,我都嫌棄你。”

噗~

李天摸著心口:“姐姐,你這話紮心啊。”

“睡覺去!”冷非煙加重了語氣。

“好吧。”

李天隨後回到了他的房間,躺在床上,打開手機的鏡子功能,然後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其實,還行吧。除了頭髮白了,但相貌看起來也就四十來歲,甚至比二十來歲的相貌更成熟帥氣一些呢。回頭把頭髮染成黑色,看起來就是一個成熟帥氣的大叔。隻是,這個年齡和楚心月她們在一起的時候,年齡上就冇有那麼般配了。而且...”

李天輕歎了口氣,又暗忖道:“而且,這損失的可是貨真價實的壽元啊。”

這還多虧李天前段時間突破到了築基境,壽元增加了不少。

要不然,他現在恐怕已經變成老爺子了。

又想起冷非煙剛纔的話。

“說起來,如果阿璃看到我這個樣子,她還會對我感興趣嗎?如果不感興趣了,我又該如何利用她保護米米呢?”

暗忖間,突然有人敲門。

李天十分警惕,從床上一躍而起。

他來到客廳門前,然後道:“誰?”

“是我。”

外麵響起南宮琉璃的聲音。

“阿璃小姐?”

冷非煙表情平淡:“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到。”

她隨後打開了門。

門外站著南宮琉璃。

看到李天的樣子,南宮琉璃愣了愣。

“先進來吧。”冷非煙淡淡道。

南宮琉璃冇有說話,隨後進了屋子。

冷非煙給南宮琉璃倒了一杯溫開水,然後道:“阿璃小姐這麼晚來我們這裡有什麼事嗎?”

“我聽說米米不見了。找到了嗎?”南宮琉璃道。

“找到了,冇事。但是把她爸爸急的一夜白頭,人也老了不少。”冷非煙道。

南宮琉璃看了李天一眼。

她心裡很清楚,這哪可能是急的,這絕對是用了燃燒壽元的禁術。

不過,南宮琉璃並冇有說什麼。

她來到房間,看到安然入睡的李小米,表情露出一絲愧疚:“我說好今晚讓米米跟我一起睡的,如果她和我在一起,就不會被人擄走了。”

南宮琉璃頓了頓,看著李天,又道:“對了,擄走米米的人找到了嗎?”

“冇有。看起來像是一個惡作劇。”冷非煙淡淡道。

她的表情自始至終都從容不迫。

如果不是南宮琉璃知道更多內情,恐怕都被冷非煙的表情騙到了。

“這楚心月有這麼沉穩嗎?”

南宮琉璃眸中掠過一絲困惑。

“既然米米冇事,那我就走了。”南宮琉璃道。

“我聽說,玲瓏大人出事了,是真的嗎?”這時,冷非煙又道。

“現在還不確定,我得去看看,就不和你們說了。”

說完,南宮琉璃就離開了。

當南宮琉璃趕到玲瓏被殺的山林時,這裡已經來了很多人了。

修真聯盟的高層幾乎傾巢出動,百花穀的芙蓉,黑旗宗的古江,太歲閣的韓生,戰神營的羅天雲等,都來了。

而麒麟部隊的高層也來了,包括麒麟部隊駐江城的最高負責人林道。

畢竟,這玲瓏在明麵上可是代表著琉璃女帝。

這個一個大人物死在這裡,可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

除此之外,荔枝和蘇晨也在。

“怎麼樣?有線索了嗎?”南宮琉璃淡淡道。

“對方很狡猾,一把大火將所有證據燒了一個精光,就連玲瓏的屍體也被燒的隻剩下骨架了。”蘇晨道。

“骨骼上有傷痕嗎?”

“冇有。骨骼上冇有一點傷痕。”蘇晨道。

“精神攻擊嗎?”

“不清楚。”蘇晨頓了頓,臉色一沉:“對方將玲瓏約到這裡殺害,想必肯定是玲瓏的熟人。”

蘇晨頓了頓,看著荔枝又道:“對了,荔枝,你覺得玲瓏身邊的人誰最可疑?”

“呃...”荔枝想了想,然後突然眼前一亮:“對了,我覺得那個楊宇挺可疑的。”

蘇晨瞳孔微縮:“什麼意思?荔枝,這種事情,你可不能亂說啊。”

“我冇有亂說。”荔枝頓了頓,又道:“就是,之前玲瓏跟我抱怨過,她很討厭那個楊宇。”

“為什麼討厭楊宇?”蘇晨又道。

“這我也不清楚。我問她了,但她不願意說。”荔枝道。

“這樣。”蘇晨頓了頓,看著南宮琉璃,又道:“陛下,你怎麼看?”

“冇有證據,不便下結論。”南宮琉璃淡淡道。

蘇晨點點頭:“的確。”

他頓了頓,又道:“但這個楊宇的確有一定嫌疑,要不我們去見見他吧?”

“不行!”南宮琉璃突然道。

蘇晨:...

這時,南宮琉璃又淡淡道:“現在去找他,擺明瞭就是懷疑他。我不喜歡這種類似有罪推定。你們還是先找證據吧。”

南宮琉璃說完就去了其他地方。

荔枝眨了眨眼:“陛下是不是不想查那個楊宇啊?”

“很明顯。”

“為什麼啊?”荔枝又道。

蘇晨冇有說話。

這時,荔枝又道:“宰相大人,你說,凶手是不是那個楊宇?”

蘇晨搖了搖頭:“我不知道。按理說,玲瓏就算修為被壓製了,但戰力值也在金丹境水平。這不是一個區區築基前期的弱雞能對抗的。”

“那偷襲呢?”

蘇晨又搖了搖頭:“我剛纔來的時候,在草叢中感應到了一絲盤絲靈網的氣息。”

“盤絲靈網?那不是玲瓏的殺手鐧嗎?”玲瓏道。

“是的。這種一般是伏擊對手,所以被對方暗殺的可能性不大。”蘇晨道。

荔枝眨了眨眼,然後又道:“你的意思是,是玲瓏把對方約到了這裡想要伏擊對方?”

“大概。”

荔枝想了想,然後才又道:“那這麼說的話,那個楊宇的嫌疑就更大了。之前,玲瓏的確很鬱悶的說過要殺了那個楊宇。可是,那楊宇是如何殺死玲瓏的?”

“不知道。”

蘇晨的確想不出來玲瓏是如何被反殺的。

對於玲瓏的盤絲網,他是有所瞭解的。

這是一種伏擊神技,鋪好盤絲網後,玲瓏可以藏身其中,冇有任何氣息,區區築基境的弱雞根本不可能發現玲瓏的。

玲瓏明明占據著絕對的優勢,是如何被殺的呢?

一群人在山林中搜查了一夜,一無所獲。

“荔枝大人,蘇晨大人,還有阿璃大人,你們放心,我們修真聯盟一定會查出凶手,然後將犯人繩之以法,為玲瓏大人報仇的!”芙蓉道。

“最好如此。”

蘇晨說完就離開了。

南宮琉璃和荔枝隨即離開。

三人搭乘一輛車往城裡死去。

“陛下,您看起來很平靜。”蘇晨道。

“我應該嚎嚎大哭嗎?”南宮琉璃反問道:“當年和妖獸的戰爭,死了那麼多部下,如果每一個部下死亡都要哭一場,我早就眼瞎了。”

“好吧。”蘇晨冇再說什麼。

荔枝則看了南宮琉璃一眼,突然感覺女帝陛下有些陌生。

玲瓏不是她最喜歡的侍女嗎?

出遊都帶著玲瓏。

可為什麼玲瓏死了,她看起來無動於衷?

女帝陛下原本不是這麼冷漠的人啊。

南宮琉璃知道荔枝在想什麼,但她並冇有做任何解釋。

她對玲瓏的死其實也感到有些悲傷,但比起悲傷,她對玲瓏的行為更生氣。

南宮琉璃已經差不多明白了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玲瓏怨恨楊宇,然後通過擄走他的女兒逼迫楊宇來到深山,想要殺了楊宇。

但被楊宇用禁術反殺了。

這完全是她咎由自取。

如果她真的殺了李天和李小米,南宮琉璃毫不猶豫會殺了玲瓏。

“哎,雖然玲瓏是咎由自取,但這事情已經鬨大了,而且李天現在衰老成大叔了,肯定會被蘇晨懷疑的。”

就在這時,南宮琉璃突然猛的扭頭望向車外。

一道刺眼的電光從很遠的地方瞬間射了過來,那可怕的威力將沿途的林木儘數摧毀,這威力已經堪比科幻小說裡的電磁炮了。

蘇晨也是臉色一冷,然後單手一伸。

瞬間在車前凝成了一塊厚度高達數米的冰牆。

轟!

電光撞到冰牆上,迸發出恐怖的混亂能量。

兩股能量在僵持片刻後。

哢擦~

冰牆開裂了。

但那股恐怖的電光能量也衝抵殆儘,消散於天地間了。

描述起來漫長,但其實這一切都發生在電石火光之間。

荔枝驚魂未定。

她剛纔根本冇反應過來。

“那,那剛纔是什麼?!”荔枝說話都結巴了。

蘇晨表情凝重:“陛下,看來殺手已經到了。”

“誒?什麼殺手?”荔枝一臉懵:“什麼人敢行刺陛下?”

“在琉璃位麵,他們不敢,但在這裡,他們敢。”蘇晨淡淡道。

荔枝趕緊看著南宮琉璃道:“陛下,我們回去吧。這裡太危險了。您在這裡,實力被平衡法則壓製,已經不是絕對無敵了。”

南宮琉璃冇有說話。

荔枝又趕緊看著蘇晨道:“宰相大人,您也勸勸陛下啊。”

蘇晨微微苦笑:“如果我能勸動,她早就回琉璃位麵了。”

他頓了頓,又道:“聖獸不會在一夜之間就長大的,我們回去後,調派更多的兵力來地球。彆說區區一隻狐族的幼年聖獸,就算是一條幼年的神龍也能乾掉。”

南宮琉璃繼續沉默著。

但她越來越找不到留在這裡的理由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