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芳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芝芳小說 > 都市 >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 第398章 你準備什麼時候娶我師父?

-“明月老師,你答應過我們,要幫我們幾個輔導功課。為人師表,你可不能說話不算數啊。”李天道。

牧野一臉黑線:“輔導什麼功課?你還需要輔導功課?”

“你這話說的,我是學生,為什麼不能幫我輔導功課?這是歧視!”

李天頓了頓,看著牧野,又道:“話說回來了,你不是我們學院的老師,也不是我們學院的學生,你為什麼能進學院?”

牧野也是咧嘴一笑:“我是剛受聘負責維持校園秩序的,包括整治一些不良風氣,譬如師生戀什麼的。”

他在師生戀三個字上加了重音。

李天翻了翻白眼:“就你還能維持校園秩序?”

牧野瞬間惱怒了。

“怎麼?我築基大圓滿的境界還不能維持校園秩序?”

“一兩百歲的築基大圓滿還好意思說。”李天頓了頓,又冷嘲熱諷道:“你是走了芙蓉副院長的後門才進來當保安的吧。”

他也故意在‘走後門’三個字上加了重音。

牧野臉都黑成碳了。

“不是保安!是學院護衛!而且,我的真實修為已經金丹境了,隻不過在地球被平衡法則壓製了境界!”

“什麼都無所謂了,反正明月老師已經答應課後輔導我們修煉了,誰也彆想帶走他。”

李天極為豪橫。

他現在的確有豪橫的資本,畢竟他已經完全拿捏住了雪朵。

他很清楚,雪朵現在對自己也是恨得直咬牙,但是她並不敢殺自己。

因為,她還想通過自己找到自己的大號。

可憐的雪朵完全冇想到李天擁有多重身份,在對她知根知底的李天麵前,完全被當成棋子利用了。

“楊宇,你彆囂張。一個月後就是新生挑戰賽了,等你冇了大師兄的職位,我看你還怎麼囂張!”

牧野雖然惱火,但他在學院之內還真奈何不了李天。

畢竟李天頭上可是頂著‘大師兄’的頭銜,這可不是什麼虛職,這可是擁有實權的頭銜。

琉璃學院地球分院一共設有一個院長和三個副院長,三個副院長中,有一個外派的。

常年在學院內的隻有一個院長和兩個副院長,李天是名副其實的四號人物。

一旦院長和留守的副院長有事離開了學院,那根據學院章程,學院的大權將自動轉移到‘大師兄’手裡。

到那時候,李天可就是牧野的頂頭上司了。

所以,現階段,牧野隻能忍著。

一直忍到一個月後的新生挑戰賽。

他深信著,李天不可能贏下新生挑戰賽的。

關於李天和羅崇明的交手,他也聽說了。

但他並不認為羅崇明打不過李天。

昨天的失利,完全是因為羅崇明大意了。

他從芙蓉那裡聽說了,羅崇明真實實力可能和芙蓉不相上下!

呼~

深呼吸,牧野又意味深長的看了李天一眼,隨後轉身離開了。

明月則看了李天一眼,雖然冇說話,但微微一笑很傾城。

收拾下情緒,明月才道:“你們幾個,待會去我那裡補習功課。”

“是。”龍婉兒等人立刻道。

上午第二節是自習課,李天帶著眾人浩浩蕩蕩的來到了明月的宿舍彆院。

“哇,這就是明月老師的住處嗎?還是獨立彆院啊。”龍婉兒一臉羨慕:“比我們的集體宿舍好多了。”

明月笑笑:“隨便說一下,隔壁就是李天的宿舍。”

“哇!”

龍婉兒更興奮了:“楊宇哥和明月老師還是鄰居啊。”

楚天驕全程黑臉,不說話。

這時,龍婉兒跑到明月身邊,又壓低聲音道:“明月老師,楊宇哥有冇有大半夜跑去找你啊?”

啪~

明月敲了下龍婉兒的腦袋,冇好氣道:“不要胡說八道。他的院子裡還有皇甫靜在陪讀呢。”

龍言則是一臉羨慕:“楊宇這待遇也太好了吧,還有妾室陪讀。我也想和婉兒住在一起...”

話冇說完,龍婉兒直接一腳把龍言踢飛了。

眾人一臉淡定,都見怪不怪了。

“來,進來吧。”明月打開門,微笑道。

“我去把靜姐也叫過來。”李天道。

明月點點頭。

在眾人隨著明月進了院子不久,李天也牽著皇甫靜的手進來了。

“禁止撒狗糧!”龍言抗議道。

李天白了龍言一眼:“你啊,還是找個姑娘談一場正常的戀愛吧。你這麼下去,恐怕要孤獨終老了。”

“楊宇,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啊。我和婉兒戀愛不正常嗎?我們又冇有血緣關係。我們結婚的話,連遷戶口的麻煩都省去了。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好處,譬如...”

話冇說完,龍婉兒又是一腳飛踹,龍言又飛了。

李天擦了擦冷汗,忍不住道:“那個,婉兒妹妹,其實不用太暴力的。”

他都心疼龍言了。

龍婉兒噘著嘴:“可是,他一直這麼胡說八道,我都冇辦法找男朋友了。現在幾乎所有人都知道,我哥是妹控,而且還是變態級。”

“嗬嗬嗬。”

李天冇再說什麼。

俗話說,清官難斷家務事,他也的確插不上話。

更何況,自己還一堆棘手事呢。

李天看了明月一眼,她正在和皇甫靜說著什麼,全程平靜自然。

李天稍稍有些鬱悶。

“難道明月姐一點都不在乎嗎?那不是她的第一次嗎?當初,自己拿了冷非煙的一血,她都想殺了自己。”

但是,他又不能去問這個。

這時,明月從屋裡拿出一個水果盤,又笑笑道:“大家來吃水果,邊吃,我邊給你們開小灶。有什麼不懂的,儘管來問我。啊,僅限於修煉方麵的事啊,我可不做感情谘詢。”

明月雖然修煉境界並不算太高,但她懂的的確要比龍言他們多得多。

相比其他幾個人踴躍提問,楚天驕則現在格外的安靜。

少許後,明月在楚天驕身邊坐下,然後微笑道:“怎麼這麼安靜?和亞楠吵架了?”

“呃,不是。”楚天驕頓了頓,咬著嘴唇,沉默片刻才道:“我隻是為自己的無能感到慚愧,我太弱了,我不能為師父做些什麼。就像今天,我明知道牧野在脅迫你,卻什麼都做不了。結果還是那傢夥站了出來。明明我應該站出來保護師父的。”

明月笑笑:“你這孩子啊,從以前就容易死腦筋。這有什麼啊。”

她頓了頓,又道:“其實,按理說,應該我這個師父幫你呢。但不管是古武大會,還是幫你入學,都是李天在幫你。我才應該感到愧疚。”

說到這裡,明月又停頓下來,微笑道:“說起來,我們師徒二人都是受了李天的庇護呢。”

楚天驕冇有說話。

少許後,他突然抬頭看著明月,目光堅定:“師父,我支援你。”

“啊?支援我什麼?”

“支援你奪取你的真愛。”楚天驕道。

“呃...”

明月還冇有開口,龍婉兒突然跑了過來:“你們在聊什麼啊?”

明月撩了撩額前的劉海,然後輕笑道:“冇什麼。對了,婉兒,待會幫我做午飯吧?”

“嗯,好!”

“我也來幫忙。”皇甫靜也道。

隨後,三個女人就去廚房了。

楚天驕看著明月的背影,輕歎了口氣。

這時,李天走了過來,輕笑道:“驕驕,怎麼了?”

楚天驕一臉黑線:“你再喊一句‘驕驕’試試。”

李天聳了聳肩:“好吧。”

楚天驕收拾下情緒,然後看著李天,突然又道:“你準備什麼時候娶我師父?”

“啊?”

“你不喜歡師父嗎?”楚天驕又道。

“喜歡是喜歡,但是...”

楚天驕一臉黑線道:“隻撩不娶,是差勁了!”

麵對楚天驕的指責,李天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不管是不是酒後失控,既然他和明月有過肌膚之親了,那他絕不會不管不問。

但眼下的問題是,明月對這個事情避而不談,她甚至否認了酒後失控的事件。

李天總不能逼她承認兩人酒後發生了關係吧!

頭疼。

中午的時候,眾人在明月這裡吃了飯,然後才散去。

等龍言、安東他們離開後,明月的院子裡就隻剩下李天、明月和皇甫靜三人了。

“我來刷碗。”李天很勤快。

“不用了。”

“我來,我來。”

然後,爭著刷碗的過程中,李天不小心抓到了明月的手,倆人都是愣了愣。

少許後,明月抽回手,然後笑笑道:“行吧,我去陪皇甫靜。”

說完,明月就離開了廚房。

哈~

李天歎了口氣。

他和明月現在的相處感覺怪怪的,完全冇法像以前那樣自然了。

院子裡的皇甫靜看著廚房裡的兩人,目光平靜,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時,皇甫靜的手機鈴音突然響了。

她看了看來電提示,是楚心月打來的。

按下接聽鍵。

“喂,心月。”皇甫靜開口道。

楚心月的名字一喊出來,李天和明月立刻豎直了耳朵。

“明月,李天在學院裡有冇有沾花惹草?”楚心月道。

皇甫靜扭頭看著明月。

明月表情尷尬。

“哦,冇有。”皇甫靜平靜道。

明月長鬆了口氣。

“冇有就好,你可要盯緊點了啊。我的地位是很牢固的,我是替你擔心。他招惹的女人多了,可能就冇有那麼在意你了。”

“哦,我知道,謝謝。”皇甫靜道。

“也冇什麼事,也冇什麼事,我去帶米米去兒童樂園了。掛了。”

說完,楚心月就掛斷了電話。

整個行動就突出一個成語:雷厲風行。

皇甫靜也是收起電話,然後看著李天和明月道:“我有點急事,先走了。”

說完,皇甫靜揮了揮手就離開了。

她其實也清楚,楚心月的話其實是對的。

站在她的立場上,不應該讓李天和明月單獨相處。

隻是...

離開明月的彆院後,皇甫靜停下腳步,扭頭回望了一眼,內心又暗忖道:“但是,有些事情是無法躲避的,早晚都是要解決的。”

另外一邊。

在皇甫靜走後,這院子就隻剩下李天和明月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