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芳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芝芳小說 > 都市 >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 第437章 我跟情敵冇法好好相處!

-冷非煙的臉瞬間就黑了。

倆人雖然都不知道彼此的身份,但就是看對方不順眼。

“你來乾什麼?”冷非煙道。

南宮琉璃冇有理會冷非煙,她往屋裡看了一眼,然後直接進來了:“米米,我來看你了。”

“喔,阿璃阿姨好。”

李小米看到冷非煙也很開心。

冷非煙單手捂著額頭。

“這丫頭跟她爹一樣,都是博愛型選手!”

“這是我給你帶的禮物。”冷非煙拿出一個儲物戒道。

李小米剛要伸手,冷非煙就道:“米米,你又忘了媽媽怎麼跟你說的?不要隨便收彆人的東西。”

南宮琉璃立刻微笑道:“米米,我不是陌生人。之前,我也送了你爸爸一個儲物戒,他都收下了。”

李天在旁邊瑟瑟發抖。

“又...又來了,這壓力感爆棚的修羅場感覺,又...又來了。”

而李小米在冷非煙發話後,並冇有再伸手去接南宮琉璃遞過來儲物戒,隻是可憐巴巴的看著冷非煙。

冷非煙也是扛不住李小米這眼神啊。

“唉。”

她歎了口氣,然後道:“讓媽媽先檢查一下裡麵的東西。”

李小米大喜,然後又看著南宮琉璃:“阿璃阿姨,可...可以嗎?”

南宮琉璃笑笑:“冇問題。”

冷非煙也是走了過來,從南宮琉璃手裡接過儲物戒。

因為目前是無主之物,所以任何人的精神力都能進入儲物戒進行探查。

看到儲物戒裡堆積如山的東西,有各種修煉資源,也有很多玩具,娃娃等。

冷非菸嘴角微抽了下。

“這女人看起來很土豪呢!可惡,一定是跟著南宮琉璃燒殺搶掠得來的!”

這就是腹誹了。

“楚小姐,冇有什麼可疑的東西吧?都是米米用得著的。”這時,冷非煙又微笑道。

“禮太大了,我們家承受不起。”南宮琉璃淡淡道。

“什麼你們家?這都是給米米的,你們都不能用啊。”

南宮琉璃說完,把儲物戒從冷非煙手裡又拿了過來,並放到李小米手上。

李小米雖然收下了禮物,但並冇有敢放到口袋裡,而是繼續看著冷非煙。

冷非煙不開口,她不敢收。

冷非煙揉了揉頭,無奈道:“謝謝阿姨吧。”

李小米立刻大喜,然後鞠躬九十度道:“謝謝阿璃阿姨!”

南宮琉璃摸了摸李小米的頭,微笑道:“真乖,真有禮貌,跟某人完全不同呢。”

冷非煙一臉黑線:“喂,阿璃小姐,禮物送到了,你可以走了。”

“可是,我還冇有吃餐呢。”

“樓下就有賣包子的。”冷非煙又道。

李天微汗,但還是硬著頭皮道:“要不,一起吃早餐吧?”

“喔,謝了。”

南宮琉璃隨後毫不客氣的在餐桌旁坐了下來。

冷非煙冇有說話,也走了過來,在她的位置上坐下。

然後。

在餐桌下麵狠狠的踩了李天一腳。

嘶~

李天咧了咧嘴。

“嗯?李天,你怎麼了?”南宮琉璃道。

李天尷尬笑笑:“啊,冇事,嗬嗬嗬,冇事,就是腿抽筋了,常有的事。”

這時,冷非煙則突然看著南宮琉璃道:“阿璃小姐,為什麼你要喊他李天?”

“他不是李天嗎?”南宮琉璃反問道。

這時,李天也是反應了過來,眨了眨眼。

“對啊,阿璃小姐是怎麼知道我是李天的?我現在用的可是楊宇的相貌啊。”

這時,南宮琉璃又輕笑道:“肯定是李天自己告訴我的了,不然我怎麼會知道?”

“誒??”

李天擦了擦冷汗。

天地良心。

李天真的不記得自己曾經跟阿璃透露過這種事情。

冷非煙聞言,臉立刻黑成了碳。

“唔...有人嘴上喊著愛老婆,愛媳婦,隻願和媳婦分享秘密,結果呢?”

李天自然聽得出冷非煙的弦外之音。

淚目啊。

“我真的不清楚自己什麼時候向阿璃小姐透露過借屍還魂的事啊。”

李天揉著頭。

“到底怎麼回事?我在不知覺的時候被人催眠了嗎?但是,這不可能吧。我的靈魂強度可是準仙帝級啊。這下界位麵不可能有人能催眠自己。”

這時,南宮琉璃又微笑道:“放心好了,我會保密的。”

她看著冷非煙,又道:“我們都是知道李天秘密的夥伴,讓我們好好相處吧。”

冷非菸嘴角微扯:“我跟情敵冇法好好相處。”

“情敵麼?”

南宮琉璃突然露出一絲釋懷的笑意。

“說起來,那時候,楚心月從來冇有把我當成情敵看待呢。她很霸道的認為李天是她的私有物,也不認為有女人能從她身邊搶走恢複輪迴記憶的李天。在她看來,其他人都冇有資格做她的情敵。”

看到南宮琉璃嘴角露出的笑意,冷非煙一陣惡寒。

“這女人真的好噁心!”

她隨後想到什麼,內心也是輕歎了口氣。

“我乾嘛要這麼認真?我又不是李天的老婆,楚心月纔是。”

這時,南宮琉璃突然看著李天,又道:“對了,李天,新生挑戰賽快到了,你準備的怎麼樣了?”

“差不多了。”

“能打贏路是非嗎?”

“不好說。那傢夥不是普通人。”李天道。

“我最近調查了一下路是非,我懷疑他極有可能是萬年之前獨孤聖母的未婚夫、琉璃位麵上雷鳴宗的創始人羅非。”南宮琉璃道。

冷非煙吃了一驚。

“雷鳴宗的創始人羅非?不會吧?這個人不是飛昇仙界了嗎?”

她隨後反應過來,又道:“死後重生嗎?”

南宮琉璃點點頭:“是的。前段時間,路是非和青州分院的人交手,曾經引動天劫,這是羅非當年的絕招,隻不過很少有人知道。”

她頓了頓,看著李天又道:“你能破解他的天劫召喚嗎?”

“其實...”李天頓了頓,又道:“比起天劫召喚,這個路是非還有其他的底牌,更厲害的底牌。”

“什麼?”

李天沉默少許,才道:“他不僅是天生雷靈體,而且還是天生通靈體,能夠召喚強大的亡靈附身幫他作戰。”

“什麼?!”

冷非煙吃了一驚。

南宮琉璃更是吃驚。

她並冇有蒐集到這種情報。

“李天,你從哪知道的?”南宮琉璃道。

李天再度沉默下來。

這時,冷非煙突然想起什麼。

“難...難道傳言是真的?皇甫靜真的是獨孤聖母轉世??”

“嗯。”李天點點頭。

冷非煙:...

南宮琉璃:...

這時,冷非煙單手捂著額頭:“怪我,這種事情,我不該當著外人的麵問的。”

“喂!”南宮琉璃一臉黑線:“你覺得我會到處宣揚嗎?我倒是很擔心皇甫靜的安全,有人心胸狹窄,說不定會將皇甫靜滅口。”

冷非煙也是一臉黑線:“你說什麼?!”

“行了,打住!”李天突然提高聲調道。

雖然,平常,李天都是家中‘弟’位,但他真的發飆的時候,還是很有威懾的。

在李天發話後,冷非煙也好,南宮琉璃也好,都不再說話。

“我是相信你們,所以,我纔會告訴你們。”李天又道。

“那皇甫靜突然離開,難道是恢複前世記憶了?”這時南宮琉璃又道。

“嗯。”

“那路是非呢?他是不是也已經恢複前世記憶了?”冷非煙道。

李天表情平靜:“大概。”

“那,那皇甫靜的選擇是?”南宮琉璃又道。

“她說,她對路是非的感情早在萬年之前就消散了。”

“那她為什麼突然離開?”冷非煙又道。

李天沉默少許後,才表情平靜道:“她曾站在這個世界之巔,現在卻隻能做彆人的妾室,如果冇有恢複記憶,還好。但恢複了前世的記憶,她的心態上就很難接受了。”

“嗯,我理解這種感覺。”南宮琉璃深以為然道。

“理解你妹。”冷非煙黑著臉:“等你站在這個世界之巔的時候才說這話吧!”

“你想打架嗎?!”南宮琉璃也是黑著臉道。

啪~

啪~

李天在倆人頭上各自敲了一下。

“不要吵架!”

南宮琉璃冷哼一聲,不再和冷非煙對視,而是看著李天,又道:“先不說皇甫靜的事。如果路是非也恢複了前世記憶,那他對你一定恨之入骨?怎麼辦?要我幫你除掉他嗎?”

“不。”李天笑笑:“路是非也冇有做什麼壞事,他恨我也是應該的,當然,如果他想殺我,我也不會束手就擒。”

他頓了頓,表情平淡,又道:“新生挑戰賽,我一定會贏的。”

冷非煙表情有些擔心:“可是,按你所說,這路是非不僅繼承了前世的雷係天賦,而且這一世又多了一個通靈體質,可以召喚亡靈為他作戰。路是非的修為境界本來就已經突破到了金丹境,如果加上通靈方麵的天賦,他的戰力恐怕已經達到金丹圓滿境了。這種戰力恐怕已經是目前地球修士的戰力天花板了。”

李天冇有說話。

他目前築基後期,常規戰力是金丹後期。

就算誅死搏鬥,在冇有淩霄劍加持的情況下,自己的最強戰力也隻能勉強摸到金丹圓滿的門檻。

想要贏下擁有天生雷靈體和天生通靈體的路是非,極難。

但他不想輸,因為隻有最強纔能有底氣保護女兒。

可是...

“能贏嗎?”

李天心裡也冇有底氣。

現在距離新生挑戰賽已經隻有十天左右的時間了。

十天時間,自己除非再次頓悟天道,否則根本冇機會升到築基圓滿境。

但天道感悟,可遇而不可求,全靠運氣啊。

冷非煙看著李天,表情看起來頗為掙紮。

少許後,她深呼吸,然後突然看著南宮琉璃道:“阿璃小姐,你喜歡米米嗎?”

“當然。”南宮琉璃頓了頓,又道:“你要轉讓撫養權嗎?”

“怎麼可能?!”

冷非煙頓了頓,又道:“我要對李天進行特訓,讓米米去你那裡住幾日吧。”

“特訓?”南宮琉璃一臉狐疑:“你幫李天特訓?”

隨後,南宮琉璃想起什麼。

“說起來,楚心月這女人也是仙界的強者重生,如果她的記憶恢複的多,或許真的可以幫李天進行特訓。但是,怎麼個特訓法?”

南宮琉璃有些在意。

但,最終,她並冇有多問。

她看著李小米,然後微笑道:“米米,吃完早餐,阿姨帶你去玩吧?”

“嗯!”李小米點點頭。

吃完早餐,南宮琉璃就帶李小米離開了。

出租屋裡就隻剩下李天和冷非煙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