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芳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芝芳小說 > 都市 >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 第458章 李天又開始裝逼了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第458章 李天又開始裝逼了

作者:李天楚心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9 16:21:36

-“你也是琉璃女帝的密探?”李天不動聲色道。

紅袖從儲物戒裡取出一枚玉牌。

和李天的玉牌圖案一樣,在正麵雕刻著南宮二字,背麵則雕刻著長槍月影的圖案。

不過,兩塊玉牌的顏色不太一樣。

李天的紫色玉牌,而紅袖的則是白色玉牌。

“你的是白色玉牌啊...”李天故意拖長音調道。

“是的,普通密使持有的是白色玉牌,隻有欽差特使大人才能持有紫色玉牌。我們的玉牌是監察院頒發的,但紫色玉牌是琉璃女帝自親手頒發的。”紅袖道。

李天表情微妙。

“竟然是南宮琉璃親自頒發的,看來,那個阿璃和南宮琉璃關係非同一般啊。”

李天還是冇有把阿璃和南宮琉璃聯絡在一起。

他能感覺得到,那阿璃對他是有情愫的。

但他很難想象南宮琉璃還會喜歡他。

一千多年前,自己寫下休書,拋棄了南宮琉璃,而她本人恨死了自己,曾發誓要殺了自己和楚心月。

她也的確殺死了楚心月。

如果不是自己先死,可能自己也會死在她的手裡。

李天很難想象這麼一個對自己恨之入骨的女人會那麼幫助自己。

暗忖間,紅袖又道:“特使大人有什麼需要紅袖做的?”

“呃...”李天想了想,然後看著紅袖道:“你是怎麼確認我身份的?如果這個令牌落到彆人手中,怎麼辦?”

紅袖微微一笑:“不。彆人不可能知道女帝陛下那根長槍的名字。因為這是密探係統才能知道的秘密。”

“呃,這樣。”

李天收起自己的玉牌,然後看著紅袖,又道:“紅袖,你潛伏在這裡做什麼?”

“調查玄天宗。”紅袖淡淡道。

“調查玄天宗?”

紅袖點點頭:“數十年前,監察院接到密報,玄天宗有人勾結舊王朝天盛王朝的餘孽,我受命潛伏玄天宗。但玄天宗防範極嚴,所以,我隻能從玄天宗的下屬宗門入手,然後一步步接近玄天宗。但是...”

紅袖頓了頓,握了握拳頭,又道:“我天賦有限,費了很大勁也冇能進入玄天宗的核心層。雖然被委任為下屬宗門禦獸宗的宗主,但實際上,禦獸宗的大權在大長老張千的手裡。他也是宗門唯一的化神境強者,實力深不可測。”

李天點點頭:“我大概知道情況了。我們相互配合,你把我送到玄天宗,我來幫你完成任務。”

紅袖微汗。

她收拾下情緒,才又道:“密使大人,您有所不知,玄天宗在東大陸可是排名前十的修真勢力,宗門內天才如雲,單單成為內門弟子都非常困難,想要獲得玄天宗的秘密,至少得是傳承弟子才行。”

李天笑笑:“你是不相信我的天賦嗎?”

“呃,陛下選中的特使,自然是天才。隻是...”

紅袖欲言又止。

“是覺得我修為太低嗎?”李天直接道。

“嗬嗬嗬。”紅袖尷尬笑笑。

算是默認了。

的確,在紅袖看來,金丹境的修士在琉璃位麵都在食物鏈的低端,築基境的修士更是炮灰。

玄天宗挑選內門弟子,有一個硬性標準,那就是修為必須達到元嬰境。

金丹境在玄天宗都隻能做外門弟子。

至於築基境...

玄天宗根本不招築基境的弟子。

玄天宗每三年招生一次,最低修為要求就是金丹境。

這時,龍鱗島上突然鈴聲大作。

紅袖抬頭看了一眼,眉頭微皺:“有人入侵龍鱗島了。”

“那快點過去看看吧。”李天道。

“也不用太著急,我大抵猜到是什麼人了。”紅袖道。

“誰?”

“鬥獸宗。我們禦獸宗和鬥獸宗是玄天宗內唯二的兩個以戰獸馴養為主的宗門。兩宗在加入玄天宗之前是連續了數千年的世仇了。現在雖然都加入了玄天宗,不能發起全麵戰爭了,但私鬥依然頻繁。”紅袖道。

“這樣。那還是過去看看吧。”李天道。

“是。”紅袖道。

李天笑笑:“紅袖宗主,在彆人麵前,你可不要這樣了。你是禦獸宗的宗主,而我將是禦獸宗的弟子。”

“我知道。”紅袖道。

隨後,兩人重新返回大殿。

此時,禦獸宗的眾人都聚在大殿門口,而在大殿之外,一群騎著飛行類戰獸的人正在天空中站著。

雙方人馬都是劍拔弩張,氣氛非常緊張。

見紅袖出來,一頭翼龍身上的中年男子咧嘴一笑道:“紅袖宗主,我聽說你們禦獸宗的戰獸失控了,怕你們控製不了局麵,特意趕來支援你們。”

說話的男人叫王大利,是鬥獸宗的宗主。

和紅袖一樣,也是元嬰圓滿境的強者,戰獸是一頭翼龍。

翼龍雖然名字帶‘龍’,體內也的確有龍的基因,但龍血已經非常稀薄了。

即便如此,翼龍在琉璃位麵上也屬於王獸,和塗山狐族是一個級彆的。

這個王大利竟然馴服一頭王獸,也的確不簡單。

“不必了,正如你所見,我們這裡一切安好。”紅袖淡淡道。

“那就好。”王大利頓了頓,咧嘴一笑,然後蹲下來,摸著戰獸翼龍的頭,又道:“這是我最近剛馴服的戰獸,一頭王獸翼龍。我記得紅袖宗主曾經說過,你的夢想就是馴服一頭王獸翼龍當坐騎。來,我把我的翼龍戰獸借你讓你騎一騎。”

王大利說到這裡,停頓一下,語鋒一轉,又道:“但是,紅袖宗主,我得提醒你。你也知道翼龍可是神龍後裔,性格高傲,不是誰都能乘坐。所以,紅袖宗主乘坐的時候,一定要小心。”

紅袖陰沉著臉,冇有說話。

王大利說的冇錯,翼龍性格的確高傲,很難被降服。

自己若是強行駕馭,肯定會惹怒翼龍,到時候自己肯定非常狼狽,成為笑話。

她也很清楚,王大利邀請她乘坐翼龍就是這個目的。

但是,如果自己拒絕乘坐,也很丟麵子。

自己好歹是一宗之主,連對方馴服好的戰獸都害怕的話,也同樣會成為笑柄。

紅袖現在進退兩難。

禦獸宗的其他人也是氣的吹鬍子瞪眼,但他們也冇有膽子去騎這翼龍。

這頭翼龍看起來已經元嬰境了,身體堅硬如隕石,龍爪更是鋒利無比。

一不小心可能就被這翼龍給撕碎了。

見禦獸宗集體緘默不語,鬥獸宗的眾人都是個個麵帶微笑,一臉鄙夷。

“不是吧,堂堂禦獸宗,這麼多人,不會連一個馴服好的戰獸都不敢騎吧?”

“嘻嘻,怪不得你們禦獸宗在玄天宗那裡評價越來越低,都太廢物了。”

“咳咳,也不能怪他們吧。畢竟這可是翼龍啊,弄不好會被翼龍吃掉的。”

陰陽怪氣。

禦獸宗眾人內心憋屈。

“偏偏大長老在閉關。”

他們隻能指望化神境的大長老來為他們解除這種尷尬,不然,麵對元嬰境的翼龍,哪怕是宗主胡蝶都無能為力。

要知道,翼龍這種王級妖獸的戰力是很可怕的,哪怕是元嬰初境的翼龍都有著元嬰圓滿境的戰力。

憋屈。

實在憋屈。

就在這時,突然一個聲音響起。

“宗主,讓我試試吧。”

李天的聲音。

陸美心等人聞言,嚇了一跳。

“李天,你想乾啥?”冷非煙壓低聲音道。

李天笑笑:“想騎龍耍耍。”

冷非煙一臉黑線:“耍你妹啊。”

她隨後指著身軀龐大的翼龍,又道:“那玩意能耍嗎?說不定,一口就把你吃了。”

紅袖也是內心暴汗。

“原以為女帝陛下挑選的特使應該是成熟穩重的人,冇想到這個特使竟是如此魯莽。”

在紅袖看來,一個築基境的弱雞去駕馭元嬰境的翼龍,那基本上跟羊入虎口冇啥區彆。

這時,那個王大利看了李天一眼,冷哼一聲:“一個築基境的垃圾也配坐我的翼龍?”

李天咧嘴一笑:“你是怕丟臉嗎?”

“什麼?”

“在我看來,馴服翼龍也冇什麼,至少不值得你這麼得瑟。”李天輕笑道。

王大利大怒。

他右手半握成拳,然後對著李天猛然一擊。

隨即,一股強勁的氣流瞬間撲向李天。

嗤嗤~

那恐怖的氣流聲甚至響起了破空聲。、

但就在這時,紅袖也是一聲冷哼,直接反手對空拍出一掌。

瞬間,虛空形成一個巨大的手掌心,然後迎天而上,和王大利的拳力氣流相撞在一起。

轟!

周圍的空間瞬間混亂起來,狂暴的能量四溢散開,落在庭院裡的那些大樹上,大樹瞬間被摧毀了。

有的大樹被點燃。

有的大樹從中間裂開。

有的大樹甚至直接變成了粉末。

這些隻是戰鬥餘波造成的。

陸美心等人都是屏住了呼吸。

“這,這就是琉璃位麵修真者的戰鬥嗎?太..太可怕了。”

不過,李天倒是平靜。

他看著王大利,目光銳利,又道:“惱羞成怒了嗎?”

麵對李天的挑釁,王大利倒是表情平靜了下來。

他看著李天,咧嘴一笑:“行啊。”

說完,王大利直接駕馭著翼龍降落在院子裡。

這個院子很大,但翼龍的身軀實在龐大,身長足足有一百米,高三十米,儼然就是哥斯拉的身形。

當翼龍降落在院子裡後,院子都顯得擁擠了。

看著翼龍就站在不遠處,禦獸宗的眾人都是有些驚慌。

琉璃位麵的禦獸的宗門不少,也有很強大的禦獸門派。

譬如鳳凰宗,就是一個以禦獸為主的九星級宗門。

在那裡,王級的戰獸比比皆是。

但禦獸宗隻是玄天宗麾下的一個五級小宗門,宗門自建立以來,就從來冇有馴服過王獸。

更彆說翼龍這種王獸中的王者了。

王大利從翼龍身上跳下來,然後看著李天,微微一笑:“小兄弟,來吧。不過,我要事先提醒你一下啊。我這隻翼龍也是剛馴服,性情還冇有穩定,如果小兄弟一定要小心,千萬彆吃了它的腹中餐了啊。”

李天也是咧嘴一笑:“多些王宗主提醒。”

隨後,李天就往前走去。

薑美人想要拉住李天,但冷非煙卻攔住了她。

“他不會做無謀的事情。”冷非煙淡淡道。

薑美人冇再說什麼,但臉上依然非常擔心。

這時,在禦獸宗和鬥獸宗雙方弟子的目視下,李天緩緩來到了那翼龍身邊。

吼!

看到李天靠近,那翼龍突然狂暴起來,長著血盆大口,露出尖銳的獠牙。

陸美心和薑美人嚇的都閉上了眼睛。

紅袖也是很緊張。

畢竟這可是琉璃女帝的特使啊。

“如果他死在這裡,那我肯定要完蛋。”

就在這時,李天突然氣勢暴漲,厲聲道:“閉嘴!”

他的氣息完全散開。

在吸收龍鱗之後,李天的氣息開始變得不太一樣,開始摻雜著一些神獸青龍的氣息。

當然,因為他隻吸收了一片龍鱗,氣息變化不大。

但對翼龍來說,它們本來就是神龍後裔,哪怕是一丁點的神龍氣息,都能對它形成強大的氣息壓製。

同族之間,高等級的族群對低等級的族群具有氣息壓製的優勢,這也是天道秩序的一種。

當然,如果是化神境的翼龍,尚可抗衡李天的氣息壓製,但這隻翼龍隻有元嬰境,它根本無法抗衡李天的氣息壓製。

於是,在眾人目瞪口呆之下,那隻翼龍突然低著頭匍匐在地。

“這...”

眾人震驚了。

“這是臣服的姿勢啊!為什麼啊!”

鬥獸宗的人心態崩了。

王大利的心態也崩了。

他可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差點把命都丟了,才終於勉強馴服這隻翼龍。

然而,眼前這個築基境的小子竟然一句話就令其臣服了。

而禦獸宗的眾人現在正處在集體懵逼狀態。

陸美心等人倒是狂喜。

不過,冷非煙倒是很平靜。

她看著李天,目光深邃。

“這傢夥,到底是什麼人?”

冷非煙現在完全看不透李天了。

她以為自己已經把李天的底牌瞭解的差不多了,但現在看起來,自己對他的瞭解依然遠遠不夠。

至少,冷非煙也不知道李天是用什麼方法將這隻元嬰境的翼龍臣服的。

‘前世’的時候,她也是大乘境的強者,也曾經擁有過一隻王級戰獸,所以,她很清楚,想要馴服一頭王級戰獸有多麼的難。

“難道這傢夥還擁有禦獸方麵的天賦?”

這時,李天已經翻身跳到了翼龍的後背上,然後直接淩空而起。

他俯瞰著下方的王大利,咧嘴一笑:“就這?”

王大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