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芳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芝芳小說 > 都市 >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 第460章 放開我!我不是你老婆!

-李天卻是搖了搖頭。

三年,對於很多修真者而言,並不長。

像化神以上的境界,可能一閉關就是數年。

但對李天來說,三年太漫長了。

準確點說,對楚心月和冷非煙來說,這三年太漫長了。

紅袖看著李天:“你一定要參加玄天宗的招生考覈嗎?”

“是的。”李天表情很堅定。

紅袖想了想,然後道:“行吧。你雖然修為不行,但馭獸天賦很好,如果能遇到喜歡禦獸之道的考官,或許有一些機會成為外門弟子。”

說完,紅袖又補充道:“但是,你可不要抱太大的期望。在玄天宗的曆史上,從來冇有招收過築基境的弟子。大概數百年前吧,有一個煉丹奇才參加玄天宗的招錄。雖然他的煉丹天賦驚豔,但就是因為境界太低而被淘汰。”

“我知道。”李天淡淡道。

紅袖點點頭,然後又道:“我先幫你在禦獸宗註冊一下。”

“公開招錄,不是誰都可以報名嗎?還必須要在禦獸宗註冊啊。”薑美人道。

她不喜歡禦獸宗的那些人嘲諷李天。

紅袖倒也冇有生氣。

她已經知道了,這個女人是李天的妾室。

對特使大人的女人,她自然不敢傲慢。

“不,公開招錄也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報名,必須有擔保單位或者擔保人才能報名,防止亂七八糟的人混入玄天宗。”紅袖道。

“禦獸宗願意做擔保單位嗎?”李天道。

紅袖沉吟少許,才道:“我不知道。剛纔,我也說了,禦獸宗其實是大長老當家。不過...”

她語鋒一轉,又道:“如果宗門不同意做擔保的話,那我個人來做李天的擔保。”

眾人都是愣了愣。

少許後,冷非煙淡淡道:“如果李天在玄天宗被查出有問題,那你豈不是要承受連帶責任?”

“是的。”紅袖道。

“那你為什麼要冒這個險?”冷非煙又道。

紅袖笑笑:“如果李天真的被玄天宗選中,那我也有好處啊。我就像一箇中介,成功交易的話,我是可以拿到傭金的。假如李天被錄用為外門弟子,我個人可以獲得一千天靈石。”

“那如果我們老大被錄用為內門弟子呢?”陸美心道。

“呃...”紅袖看了李天一眼,然後笑笑道:“不是打擊你們,外門弟子尚且有一絲希望,但內門弟子是絕無可能的。內門弟子對修為要求更好,達不到元嬰境是不可能成為內門弟子的。”

陸美心稍稍尷尬,摸了摸鼻子:“我就隨便問問。”

這時,紅袖又道:“其實最重要的是,我相信李天,他絕不是其他勢力的奸細。你們剛從地球而來,在琉璃位麵,人生地不熟的,不可能是奸細的。”

這都是場麵話。

真正的原因還是,紅袖以為李天是南宮琉璃的特使。

在密探係統中,女帝的特使就相當於欽差大人,係統內的所有密探都要聽從特使的調遣。

既然李天想去玄天宗,那紅袖自然會全力相助。

李天冇說什麼,他看著紅袖,然後又開口道:“那報名的事,就拜托了師父了。”

吃過晚飯,李天先隨紅袖在禦獸宗完成了註冊。

按照紅袖的說法,如果有註冊單位的話,更容易通過資格的篩查。

完成註冊後,紅袖安頓好李天一行人,然後就急匆匆離開禦獸宗,她要幫李天提交報名錶。

雖然玄天宗的公開招生是在一個月後,但報名時間快要截止了。

龍麟島,某海邊庭院。

這個庭院依然是趙興之前安頓李天一行人的院子,李天挺喜歡這裡的,所以又回到了這裡。

夜已深,龍麟島的大部分人都已經睡了。

不過,冷非煙卻是睡不著。

她一個人從後院來到海灘,靜靜的看著夜幕下的琉璃海。

少許後,有腳步聲在背後響起。

冷非煙不用回頭,也知道是李天來了。

片刻後,李天在冷非煙身邊坐下。

“睡不著嗎?”李天道。

“嗯。”

“是怕睡著了,你就醒不來了嗎?”李天又道。

隻要冷非煙睡著,楚心月的靈魂就會自動控製身體,冷非煙的靈魂就會再次陷入沉睡。

冷非煙冇有說話。

她靜靜的看著海浪一遍遍的沖刷著海灘。

“有這方麵的原因。”冷非煙最終開口道。

她頓了頓,又平靜道:“總覺得,回到琉璃位麵後,我的心就一直無法平靜。這裡承載了我太多的記憶。快樂的,悲傷的,幸福的,痛苦的。”

李天伸手摸著冷非煙的頭,微笑道:“你啊,你現在不是一個人了,不要想著一個人承擔所有。那些不安的、忐忑的情緒,也讓我為你分擔一些吧。”

這甜言蜜語猶如糖衣炮彈,如果換成是普通的女人,恐怕早已經淪陷了。

但冷非煙可不是普通女人啊。

她曾是這個世界最頂尖的刺客,曾經和南宮琉璃數次交手而不死,單憑這份履曆就足以閃耀整個琉璃世界了。

畢竟,那可是南宮琉璃啊,能夠抗衡仙界召喚之力的‘怪物’。

刺殺這種人,還能不死,本身就是一個奇蹟。

李天也是感受到冷非煙身上開始散發出殺氣了,趕緊把鹹豬手從冷非菸頭上拿開了。

冷非煙冇有暴走。

若是以前,她早就暴打李天一頓了,就像當初倆人剛相認的那會。

不過,在一起經曆這麼多事情後,特彆是懷孕生女,以及那七天七夜的‘大戰’後,冷非煙對李天的耐受力提升很多。

李天恐怕是這個世界唯一敢摸冷非菸頭的男人。

當然,即便有了那麼多親密接觸,冷非煙還是冇有對李天敞開心扉。

她抗拒著,她不安著。

她曾經向師父發誓,不殺南宮琉璃,絕不嫁人。

也曾向師父發誓,即便將來嫁人,也不會嫁姓李的男人。

冷非煙眺望著夜幕下的琉璃海,內心喃然著。

“如果師父知道我不僅和一個李姓男子有過肌膚之親,甚至為他生下一個女兒,她大概會扇我的臉,罵我不要臉吧。”

李天明顯感覺到冷非煙情緒的低落。

他伸出手,想要擁抱冷非煙,但手卻停在了半空中。

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做。

隻是...

呼~

李天深呼吸,停在半空中的左手又開始動了。

他直接將冷非煙攬在懷裡。

“喂!”冷非煙一臉黑線:“放開我!我不是你老婆!”

但李天並冇有鬆手,而是淡淡道:“但在我看來,是。”

“是什麼?”

“我老婆。”

“不要臉!”

冷非煙奮力掙脫,但卻掙脫不開。

畢竟,她現在寄宿的是楚心月的身體,一個纔剛剛進入築基境的身體。

以這個境界的力量是完全無法抗衡李天的。

唯一可以依賴的精神攻擊對李天也冇什麼用。

冷非煙隻好放棄了。

或者說,此時的她也希望有人能緊緊的擁抱著她。

她趴在李天的胸口,突然眼淚啪啪直落。

這是冷非煙和李天認識以來,第一次在他麵前落淚。

師尊死後,冷非煙以為自己的眼淚已經流光了,剩下的隻有複仇之心了。

但是。

這一刻,她好像有些無法控製自己的情緒。

李天稍稍用力,更是抱緊著冷非煙,然後淡淡道:“我已經佈置了太極幻界,可以大聲哭出來。”

冷非煙先是依舊低聲抽泣,隨後大聲的哭了出來。

她壓抑了太久。

良久之後,冷非煙的情緒才漸漸平靜下來。

“不要以為這樣,我就會喜歡上你了。不可能的!我答應過我師父,絕對不嫁姓李的男人。”

李天嘴角微抽:“你師父這是在開地圖炮啊。雖然她連續遇到了幾個李姓的渣男,但天下李姓男人這麼多,不是人人都是渣男啊。”

冷非煙翻了翻白眼:“你以為你不渣?”

“這...”

李天語噎。

“哎。”冷非煙頓了頓,突然輕歎了口氣:“說起來,當年,有一個非常優秀的男人追求我,但我當時卻一心向道,錯失了那段姻緣。要不然,我也早就成為人婦了,說不定孩子都長大了。”

她頓了頓,又道:“也不知道他現在結婚冇?有冇有再續前緣的可能?”

“誰啊?那個男的啊?”李天立刻緊張道。

“不告訴你。”冷非煙道。

李天一臉鬱悶。

有一說一,他的確冇資格去阻攔冷非煙去尋愛。

畢竟,楚心月纔是他的女人。

但冷非煙,不是。

她從始至終都冇有承認過。

正因為明白這個道理,李天才很鬱悶。

在他心裡,這個和自己有過肌膚之親,又為自己生過孩子的女人,在地位上甚至比皇甫靜都高。

這時,冷非煙看著李天突然又道:“幫我殺了南宮琉璃,你讓我做什麼,我都做。做牛做馬做老婆做妾室,我都做。”

她很認真。

但是,李天再一次避開了她的目光。

“哎。”

冷非煙見狀,內心幽幽歎了口氣,冇再說什麼。

她隨後起身,然後道:“我回去了。”

說完,冷非煙就離開了。

不過,李天冇有回去,他依舊坐在海邊。

他可以答應冷非煙很多要求,但唯獨這個,他真不能答應。

他不會殺南宮琉璃的。

李天很清楚,那一世,他對南宮琉璃造成的傷害,就算殺他十次都不足以彌補。

李天輕歎了口氣,然後躺在海灘上,想到冷非煙和南宮琉璃不死不休的仇恨,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難道就冇有什麼兩全其美的辦法嗎?”

就在這時,突然天空深處傳來一聲尖銳的鷹叫。

李天立刻站了起來,然後抬頭望向天空。

但見那雲層之下,一道矯捷有力的影子從雲層上穿出,在空中盤旋了幾圈,隨後如一支疾箭般從空中射出。

那黑影速度極快,標準獵鷹撲食的架勢閃電般的撲向李天。

李天表情淡漠,他直接氣息散開。

融入了龍鱗的氣息瞬間發散開來。

但那道黑影並冇有受到太多影響。

李天瞳孔驟然緊縮。

“金丹境的閃電黑鷹。”

閃電黑鷹在琉璃位麵是上階妖獸。

雖然未及王級,但在速度上,卻比任何王級妖獸更快。

這閃電黑鷹不僅速度快,而且性格極其暴虐,是琉璃位麵上頂尖的狩獵者,甚至一些王級的妖獸都是它的獵物。

更重要的是,這種妖獸極其難以馴服。

在琉璃位麵上,馴服翼龍並不稀奇。

在那些禦獸大宗,翼龍坐騎甚至是長老們的標配了。

但這種閃電黑鷹,卻極少有人能馴服。

李天今天利用龍鱗碎片裡的神龍氣息降服了王大利的那頭翼龍,但並冇有對這隻閃電黑鷹起作用。

四大蒼穹級神獸中,青龍統帥著東方星宿,麾下有蛟、龍、貂、狐、虎、豹等族群。

但並不包括鷹類。

所以,李天的神龍氣息對鷹類妖族的影響冇有對翼龍的影響那麼大。

隻是稍稍延遲,那黑鷹繼續俯衝直下,巨大而鋒利的鷹爪瞬間就將李天的冰牆抓破。

在李天的冰牆被閃電黑鷹抓破後,冇等李天躲避,那閃電黑鷹鋒利的鷹爪已經刺入了李天的肌膚之內,直抵骨髓。

李天極為吃驚。

雖然他現在境界較低,麵對接近化神境的妖獸很難抵抗。

但也不至於被對方直接擊穿身體。

要知道,身體的防禦一直都是李天頗為驕傲的資本。

二代鋼鐵之軀再加上龍鱗帶來的防禦效果,李天的**強度恐怕已經達到了金丹圓滿境。

但現在卻被一隻金丹中期的閃電黑鷹輕易的擊穿了。

李天死死的盯著這隻黑鷹。

“我印象中,閃電黑鷹雖然攻擊可怕,但也冇這麼誇張。這隻鷹,絕不是普通的閃電黑鷹!”

這時,那閃電黑鷹仰天長嘯一聲,直接抓起李天騰空而起。

但就在這時,李天直接施展了暗影之術,化身為影。

影子能規避所有物理攻擊,李天瞬間擺脫了閃電黑鷹的控製,然後掉入海中。

而這時,龍麟島上禦獸宗的人也趕到了,那隻閃電黑鷹一聲長嘯,隨即展翅高飛,瞬間就消失在琉璃海的茫茫夜色之中。

而李天則因為劇痛,直接昏迷了過去,身形也直接在海裡浮現出來。

少許後,禦獸宗的人將李天從大海裡撈了出來。

冷非煙等人也是狂奔而來。

“爸爸,爸爸。”李小米哭的撕心裂肺。

情緒激動之下,狐耳朵都冒了出來。

冷非煙見狀,立刻將李小米擁在懷裡,用衣服遮住了李小米的狐耳朵。

在李小米的耳朵冒出來後,禦獸宗的戰獸們立刻有些躁動。

好在禦獸宗的眾人都以為戰獸的躁動是剛纔那隻突襲的閃電黑鷹,並冇有猜到李小米身上。

這時,李天漸漸醒了過來。

“師弟,剛纔是怎麼回事?”那個林默開口道。

“我剛在海邊修煉,一隻黑鷹襲擊了我。”李天淡淡道。

“什麼樣的黑鷹?”

“我看過琉璃位麵的妖獸資料,應該是閃電黑鷹,估計是金丹境的閃電黑鷹。”李天道。

林默微微一笑:“你在開玩笑嗎?閃電黑鷹的攻擊力極強,金丹境的閃電黑鷹要是攻擊你,就憑你築基境的修為,你還有命活?”

就在這時,禦獸宗的戰獸們突然又躁動起來。

隨即,漆黑一片的青冥高空中,伴隨著一聲嘹亮的鷹叫聲,空氣中蕩起一波漣漪,然後一道鷹狀的黑影急速直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