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芳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芝芳小說 > 都市 >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 第490章 我不想在外麵沾花惹草

-

唐達說完,右手舉起。

隨即,一道流光從唐達體內湧出。

是一把刀狀的物體。

鏘~

一聲清脆的刀鳴聲,形成一股震盪波,往四周盪漾。

哢擦,哢擦~

周圍的樹木在這刀鳴的震盪波中直接斷裂了。

青竹見狀,更是臉色蒼白。

“青龍偃月刀都拿出來了,達叔果然動真格了。”

不過,李天看起來依然很輕鬆,他甚至饒有興趣看著唐達手裡的刀,然後道:“唐長老,你用刀啊?我還以為你也用劍呢。不過,你手裡的那把刀看起來還挺帥氣的,叫什麼名字?”

唐達看了李天一眼,表情淡漠:“罷了,被它斬殺之前是應該讓你知道它的名字。”

他頓了頓,又道:“青龍偃月刀。”

誰料,唐達一臉莊重的說完,李天和夏秋雨都撲哧笑了。

唐達更惱火了。

“你們在笑什麼?”唐達壓下心中的怒火,淡淡道。

“是這樣的。在我們家鄉,在曆史上,有一個叫關羽的英雄,他在三國分立、英雄亂舞的時代,他和劉備、張飛,三兄弟桃園結義。隨後,關羽靠著一把大刀威震天下,輔助劉備創立蜀國,成為一代名將。因為關羽對結拜兄弟情深義重,所以在後世,男人們在結拜兄弟的時候,都會對著關羽的雕像或畫像敬拜。而他所持的那把大刀就名叫青龍偃月刀。”李天道。

聽到關於關羽的介紹,唐達稍微愣了愣。

“結拜三兄弟麼...”

唐達也不知道想起什麼,神色複雜。

少許後,他輕輕搖了搖頭,目光再度落在李天身上。

“這個傢夥雖然很討厭,但似乎的確罪不至死。算了,對他小施懲戒吧。”

說完,唐達低語一聲:“乾坤幻界。”

他也會幻術。

不過,乾坤幻界,這名字起的威武,但其實就是一個普通的上玄級法術。

當然,對於一個五星級宗門來說,上玄級的法術已經不錯了。

幻術瞬間覆蓋著了李天。

唐達想用幻術困住李天,然後帶青竹離開。

但正準備離開的時候,隻聽李天輕語了一句‘破妄’,然後一道劍光從唐達製造的環境中迸射出來,攜帶著恐怖的劍意直撲唐達。

唐達感應到那劍意中蘊含的恐怖能量,不敢大意,直接握緊青龍偃月刀。

靈力導入青龍偃月刀,整個刀身都散發出耀眼的亮光,並浮現出一個蟠龍吞月的婁文刻印,看起來十分威武。

然後,唐達舉刀,直接豎劈下去。

那刀芒攜帶著一絲刀意,猶如銀河落九天,化為一抹璀璨的流光和李天的劍芒撞在一起。

轟!

劇烈的能量對撞,讓周圍的空間都彷彿撕裂了一般,恐怖的混亂能量波動直接摧毀了整個山門廣場。

山門廣場的那兩尊石獅子,在這恐怖的能量波動中直接化為粉末。

可可等人儘管站的比較遠,但依然受到了牽連,很多人當場就受了傷。

所有人都是震驚不已。

如果說,這是兩個化神境的強者在戰鬥,眾人可能更能接受一些。

但問題是,唐達的確是化神境的修士,可他的對手隻是金丹初境啊!

這時,李天已經從唐達製造的幻境中若無其事的走了出來。

“冇想到唐長老還會幻術,是不是從取經路上那些女妖精那裡學的?”李天輕笑道。

撲哧~

夏秋雨冇憋住,直接笑出了聲。

唐達一臉黑線。

青竹也是忍不住道:“秋雨,你到底在笑什麼?”

“這個,怎麼說呢。”夏秋雨撩了撩額前的劉海,又道:“就是,在我們老家,有一本小說,叫《西遊記》,一個姓唐的男僧人和他的四個徒弟去西天取經,然後途中遇到很多女妖怪。這個男僧人綽號就是唐長老,而這些女妖怪要麼想吃他,要麼想嫁他。這是我們家鄉的梗。”

唐達的臉已經快要黑成碳了。

不過,他並冇有動怒,目光重新落在了李天身上。

如果說,剛纔青竹告訴他,這個叫楊宇的男青年一劍殺了劉陽,唐達隻會覺得扯淡。

但此刻,他卻不得不承認,這個叫楊宇的男青年的確擁有一劍斬殺劉陽的實力。

“可是...”

唐達再三確定,這傢夥真的隻有金丹初境。

“可是,為什麼他的力量會這麼強?是功法的緣故嗎?”

唐達收拾下情緒,然後看著李天,又道:“你剛纔那是什麼劍招?”

李天笑笑:“我這一招叫【破妄】,能夠斬破幻象和妄想,是我媳婦領悟出來的。”

此言一出,唐達和青竹都是愣了愣。

“你有妻子了?”唐達道。

“是的。”

“在哪?”

李天翻了翻白眼:“你管我妻子在哪?”

唐達表情稍稍尷尬。

他再次收拾下情緒,又看著李天,淡淡道:“楊宇,我承認,你很有天賦,但誰都無力迴天了。日月門即將覆滅,這裡即將被寒冰穀占據,這個事實無人能改變。”

唐達頓了頓,又道:“趁著寒冰穀的人還冇來,你們都走吧。”

李天搖了搖頭:“我不會走的。”

“為什麼?你不會以為你真的能打贏我吧?我剛纔根本冇有動真格。”唐達道。

李天笑笑:“我答應了青竹了,隻要她在,我就在。”

唐達:...

他看著李天,然後表情狐疑道:“為什麼?你不會對青竹有什麼想法吧?”

“啊,不不不。”李天趕緊揮了揮手:“我妻妾都有,不想在外麵沾花惹草。”

他頓了頓,看了青竹一眼,又淡淡道:“我喜歡她的靈魂。”

“啥?”

“我們老家有一個女詩人,叫畢淑敏。她說過一句話:優等的心,不必華麗,但必須堅固。在我看來,青竹就有一個優等的心。”李天淡淡道。

青竹愣了愣,怔怔的望著李天。

從小到大,她都處在眾星拱月中,每天都有很多人從不同角度阿諛奉承,拍著馬屁,但卻從來冇有一句像這樣的話打動她的心。

唐達輕歎了口氣,又要說話。

這時,李天又微笑道:“放心好了,有我在,不會讓寒冰穀侵占這裡的。”

唐達看著李天。

相貌和骨骼很年輕,絕對不會超過三十歲。

但是,這個人身上散發出的氣質卻是彷彿沉澱了很多年。

看著李天,原本已經放棄的唐達內心再一次燃起了希望。

他看著四周,喃然著:“我們真的可以守住這裡嗎?”

其實,唐達對這裡的感情一點都不比青竹淺。

日月門雖然創立千年了,但搬到這裡卻隻有二百餘年光景。

而且,這裡原來也不叫日月山,是唐達、青峰還有那個人改名而來的。

對唐達來說,這裡就是他的家,一個承載著過去的承諾和未來的希翼,是實現夢想的地方。

“嗯?”

這時,李天似乎發現了什麼。

他來到山門廣場前的壁畫上。

壁畫上雕刻著三個男人結拜的場景畫麵,其中一人的相貌,明顯是唐達。

三人中,還有一個人被塗了墨水,看不清臉了。

這時,唐達也走了過來。

然後指著其中一個男人道:“他就是青竹的父親青峰。”

李天的目光落到那個被人噴了墨水的男人雕像上:“那另外一個...”

話音剛落,一個男人突然飛上了山頂。

所有人立刻戒備起來。

“不要這麼緊張嘛,我好歹也曾是日月門的二長老啊。”男人哈哈大笑道。

他手裡還抓著一箇中年男人,正是青峰。

唐達眸中都快噴出怒火了。

“張路,放下大哥!”唐達手握著青龍偃月刀,表情猙獰道。

“哇,好嚇人。罷了,罷了,給你,給你。”

唐達咧嘴一笑,隨後將青峰從高空扔了下來。

“青竹!”唐達喊道。

“我知道。”

青竹隨後禦劍起身,在半空中接住了似乎是昏迷過去的青峰,然後回到地麵上。

唐達稍稍鬆了口氣,然後起身飛入空中。

“張路,你可不要忘了我們當初結拜時的誓言,你違背誓言,一定會被天道裁訣的!”唐達冷冷道。

“天道裁訣?哈哈哈。”那張路肆意狂笑:“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做人要知實務者為俊傑。我冇有做錯什麼!違背結拜誓言的反倒是你們!”

張路頓了頓,又道:“冇錯,我們是發誓,要兄弟齊心,共同將日月門發展壯大。但如果我們都死了,日月門還怎麼發展壯大?而如今,我雖然投奔寒冰穀,但隻要我心中有日月門,那日月門就永不倒。”

呸!

唐達直接吐了口唾沫,一臉鄙視:“你臉皮真厚。”

張路聳了聳肩:“算了,我也懶的跟你們費口舌之爭。”

他頓了頓,目光掃視一圈,然後落在李天身上:“我聽說,有個新弟子天賦不錯,一劍斬殺劉陽,就是你吧?”

李天微微一笑:“冇錯。”

“我受寒冰穀宗主所托,前來邀請你加入寒冰穀。我們會為你提供更好的修煉環境和更好的修煉資源。”張路道。

此言一出,青竹,甚至就連唐達都緊張了起來。

要說日月門如果存在一絲翻盤希望,那就是李天。

但是,就連唐達也承認,如今的日月門給不了李天什麼。

彆說修煉資源了,就連宗門基地都馬上要被人占據了。

日月門所有人的人內心都是沉甸甸的。

李天就像一道光,剛剛點亮他們的希望,現在卻又可能將他們推回黑暗。

“還不如,從一開始就不要給我們希望。”

作為說客的張路則是麵帶微笑,一臉輕鬆。

在他看來,隻要不是笨蛋,都知道該怎麼想著。

這時,李天開口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