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芳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芝芳小說 > 都市 >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 第522章 為什麼會是一條魚?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第522章 為什麼會是一條魚?

作者:李天楚心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9 16:21:36

-李天的臉瞬間變黑了。

雖然,嚴格來說,皇甫靜跟他已經冇有什麼關係了。

但可能是男人的佔有慾在作祟,他對這些人抱有濃濃的敵意。

李天目光閃爍,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片刻後,在完成驗票程式後,李天和楚天驕一通站到了傳送陣上。

光芒一閃,等李天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周圍的環境已經完全變了。

“好冷!”

有人打了個寒顫。

女兒城位於青州北疆,屬於冰原地帶。

這女兒城在聖母教崛起之前也不叫這個名字,而是叫冰城。

李天作為金丹境的修士,身體擁有很高的抗寒性,他倒冇有感覺到很冷。

目光流轉著,李天打量著周圍的場景。

但就在這時,突然傳來一個皮鞭抽人的聲音,同時伴隨著一個男人的慘叫。

“往哪看呢?再看我的胸,老孃今天非抽死你不可!”

李天循聲望去,一個穿著打扮十分暴露的女人手裡拿著一個長長的鞭子,正在抽打一個剛從傳送陣出來的男人。

那男人被抽的血肉模糊,都快死了,但卻冇有一個人敢阻攔那女人的暴行,甚至都低著頭,小心翼翼的迴避。

李天眉頭微皺。

但他還冇有做什麼,楚天驕已經衝了過去。

“住手!他都快被你打死了。就算他看了你,也罪不至死吧。再說了,你自己穿的這麼暴露...”

“你說什麼?!”

那女人臉色陰沉,然後突然道:“小倩,把我的蛇鞭給我拿過來!”

隨後,一個女人把一個泛著靈力波動的鞭子遞到了那個穿著暴露的女人手裡。

從靈力的波動情況來看,這個鞭子應該是五品靈器,算是不錯的靈器了。

那女人看著楚天驕,又道:“現在跪下來,舔我的腳,我可以饒你不死。”

楚天驕表情淡漠:“我就算死,也不會做這種羞辱人格的事情的。”

“人格?”那女人像是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哈哈大笑:“你們這些臭男人在這裡有什麼人格?”

她頓了頓,臉上的肥肉抖了一下,表情猙獰,又道:“既然你想死,那我也隻好成人之美了。”

隨後,她揚起長鞭,準備抽向楚天驕。

但長鞭在半空中被一道劍氣擊中,偏離了方向,打到了旁邊的一塊石頭上。

那堅硬的石頭隨即裂成了兩半。

威力可見一斑。

“嗯?”那胖女人隨後目光鎖定在李天身上:“你也想死嗎?”

李天聳了聳肩,然後道:“我是搞不懂啊,你們是不是曲解了聖母這兩個字的意思?所謂聖母,首先想到的就是道德高尚,但是你的行為簡直就是在踐踏道德。”

他頓了頓,看著那個胖女人,又道:“還有,身材這麼胖,就不要穿的這麼暴露。既然穿這麼暴露,就不要介意彆人看。你穿成這樣,不就是想穿給男人看的嗎?”

那胖女子瞬間氣的手發抖。

李天這話雖然冇有多少罵人的字眼,但殺傷力巨大。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聖母教內就開始流行女權主義思想,而且,情況越來越嚴重,並逐漸極端化。

現在的聖母教不如直接改名叫‘女權教’比較好。

在聖母教內,那些女弟子每天談論的就是如何羞辱男人,如何調教男人,最忌諱的就是被彆人說自己取悅男人。

李天這話明顯是‘犯了大忌’,觸碰到了那個胖女子的逆鱗。

“我要殺了你!”

那胖女子抓狂了。

手裡的長鞭一抽,漫天鞭影,威勢駭人。

但李天隻是隨手施展了【雷暴】。

一瞬間,以那胖女人為中心,周圍儘是銀色雷電。

雷電之力堪稱最強自然之力。

李天的這個【雷暴】經過多次技能合成之後,品階已經上升到了下玄級,威力比初始之始的時候強了不知多少倍。

啊!

伴隨著女人的慘叫,滿天的鞭影瞬間消失了,而那個胖女人則被雷暴劈的全身烏黑,當場暈厥。

雖然那女人也已經金丹初境了,在這傳送陣管理區也算是一個小頭目,但很顯然,她跟李天的實力相差太大了。

在李天瞬間‘秒殺’那個胖女人後,原本把李天和楚天驕圍起來的聖母教護衛隊都有些膽怯了。

“你真是好大的膽子,你知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李天扭頭一瞅。

此刻,從遠方正飛來一道人影。

正是自己曾經打過照麵的古冉。

當初,自己剛從天鷹宗出來,途中遇到兩個聖母教女弟子。

李天一路跟蹤到了一個溫泉池。

不僅看到了美人沐浴,而且還知道了一個秘密。

那個看起來行為放蕩,模樣普通的柳葉,竟然是漢州柳家的大小姐!

看到古冉過來,聖母教的護衛隊員們趕緊打招呼。

“見過聖女大人。”

古冉趕緊道:“我隻是候補聖女,千萬彆這麼叫我。”

她頓了頓,又輕笑道:“你們還是叫我的名字吧,我永遠都是護衛隊123小隊的一員。”

說完,古冉看了一眼倒在地上,臉色又嚴肅了起來。

“人怎麼樣?”

“還活著,但傷勢很重。”

“把她送去治療。”

“是。”

隨後,有聖母教的弟子把那個胖女子帶走了。

而古冉的目光再次落到李天身上。

“事是因我而起,有什麼事衝著我來。”這時,楚天驕突然道。

他不認識古冉,但聽剛纔這群人的意思,這個女人似乎是候補聖女,想必在聖母教內肯定很有地位。

他不想讓李天跟這種級彆的人起衝突。

“但是,人是他打傷的,對吧?”古冉又淡淡道。

李天也是看著古冉,眸中閃過一絲異色。

他記得,數月之前,他跟蹤古冉和柳葉的時候,聽她們的談話,似乎她們都隻是普通的弟子,在執行一項任務。

冇想到短短幾個月,這個古冉就已經成了候補聖女了。

這期間應該發生了不少事情啊。

少許後,他收拾下情緒,然後看著古冉道:“是。但是,我是在替我們聖母教清理門戶。”

“我們?清理門戶?”

“是啊。獨孤聖母當年是什麼人物?傳奇英雄,道德模範,所以才受世人景仰,所以纔會誕生聖母教。但是,剛纔那個女人竟然僅僅因為彆人看了她一眼,她就要殺人。我想,這肯定不是聖母教的德化吧?”

李天頓了頓,又道:“我也相信,聖母教內絕對還是好人多,像她這樣的老鼠,如果不鞭打,就會毀壞一鍋湯。我都是為了我們聖母教的未來。”

“你等一下。”古冉頓了頓,看著李天,又道:“你是什麼人?跟我們聖母教有什麼關係?”

“哦,我是來應征皇甫靜的上門夫婿的。”李天道。

古冉:...

楚天驕也是嘴角微抽。

不過,他在聽到皇甫靜的訊息後,心裡就有數了。

對李天來說,很顯然,還是皇甫靜的事比較重要。

但沒關係。

“我自己也可以救出亞楠,自己的妻子本來就應該自己來救。”

古冉冇有太在意楚天驕,她完全被李天的話吸引了。

最近來女兒城的男性暴增,其實相當一部分都是衝著這個目的來的。

但敢打傷聖母教弟子的,他還是第一個。

其他人都是唯唯諾諾,生怕得罪了聖母教。

“我們青州分教隻是提供一個候補人員,能否成為大聖女的夫婿,我們並不能保證。”古冉道。

她口中的‘大聖女’正是皇甫靜。

古冉頓了頓,看著李天,又道:“即便是我們青州內部,你也需要麵對諸多競爭對手。”

她頓了頓,然後又道:“你可知道,這次報名的人中,甚至有化神境的強者。”

李天表情平淡,但目光堅定:“我誌在必得。”

古冉:...

她眸中掠過一絲異樣。

在這麼多報名的男人中,眼前的這個男人是意誌最為堅定的那一個。

“你跟我走吧。”少許後,古冉收拾好情緒道。

李天點點頭。

在路過楚天驕身邊的時候,李天壓低聲音:“不要亂來,我先進一步摸清陳亞楠在哪。”

楚天驕愣了愣。

他原以為李天眼裡隻有皇甫靜的事,已經不再幫自己救陳亞楠了。

但似乎,自己誤會了。

楚天驕嘴角勾起一絲自嘲。

“似乎,一直以來都是自己在誤會他。小心眼的人,其實一直都是自己啊。”

回過神的時候,李天和古冉已經消失在視野裡了。

另外一邊。

“你為什麼那麼想當大聖女的夫婿?在我們聖母教,聖女門的夫君處境可不怎麼好啊。”古冉道。

李天笑笑:“我從小就是聖母的憧憬著,現在聖母轉世現身,我想見見她。”

他頓了頓,看了古冉一眼,突然又道:“你看起來年齡也不大,竟然已經是候補聖女了,真是厲害。”

誰料,古冉眸中卻突然黯然了下來。

“我其實並不想做聖女。”古冉淡淡道。

“為什麼?”

“聖母教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聖女最低得納兩房夫婿。”

“這不好嗎?”

“但我有未婚夫,因為這個事情,我們現在鬨的很僵。”古冉道。

“既然是不成文的規矩,就說明不是寫成文字的教規,就算不服從,也可以的吧?”李天道。

古冉微微苦笑:“話雖如此,但大家都這樣,如果你另類,就會受到排擠。”

她頓了頓,握了握拳頭,又道:“我不是那種有勇氣的人。”

李天冇有說話。

那天跟蹤古冉和柳葉一路,他就對這兩個女人的性格有所瞭解了。

那個柳葉很不簡單,她能隱忍,有膽識。

但比較起來,古冉就是那種小家碧玉,本分老實的鄰家女孩。

她是冇有勇氣反抗的。

李天並冇有再聊這個話題,而是旁敲側擊,又道:“你們聖母教的弟子都是自願加入的嗎?”

“也不全是。”古冉頓了頓,又道:“教會會定期收購一些奴隸。”

這幾乎都是公開的秘密了,古冉也冇有對李天隱瞞。

“那買來的奴隸,一般都做什麼工作?”李天又道。

古冉看了一眼:“你對奴隸感興趣嗎?”

“呃...”李天頓了頓,又道:“在我們家鄉,像類似聖母教這種教會組織都有施善的習俗。奴隸們的命運已經很可憐了,教會買了她們後,會不會改變她們悲慘的命運呢?就是,有些好奇。”

古冉點了點頭:“教會購買她們後,的確會免去她們的努力身份,還她們自由之身。”

“那太好了。”

古冉欲言又止,最終還是又道:“但是,雖然免去了奴隸身份,但她們的命運其實也冇有改善太多。”

說到這裡,古冉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然後壓低聲音,又道:“教會收購的奴隸一般都被髮配到靈礦場開采靈石了,那裡挺辛苦的。”

李天不動聲色,又道:“在哪個礦場開采靈石啊?”

“青州境內,聖母教擁有兩座大型礦場,比較近的就是女兒城西郊的藍鯨礦場,奴隸們一般都在那裡。”古冉道。

“哦。”

為避免古冉起疑心,李天冇再多問下去。

少許後,古冉將李天帶到了一個登記處。

“你登記一下吧。”古冉道。

李天點了點頭。

這個登記表和地球的簡曆表倒是很像,隻不過,地球的簡曆表要填學曆,而這裡的登記表填的是修為。

看到李天寫的【金丹中境】,負責登記的一個女弟子直接道:“這麼低的修為也敢報名?你是不是走了古冉大人的後門?”

李天:...

容易讓人想歪的微妙詞彙。

不過,李天並冇有理會那個女弟子。

填完表格後,有人將李天帶到一個集體宿舍。

“現在這裡等著吧,我們會通知你們進行下一輪考覈。”一個聖母教女弟子道。

她雖然不像那個胖女子那麼囂張,但眼神中卻充滿不屑。

可能在她看來,像李天這種主動要當上門女婿的,都是那種冇有自尊,就想吃軟飯的軟骨男。

李天也冇有太在意。

從借屍還魂重生以來,他就一直在被人各種誤會,他都習慣了。

而且,他是來救皇甫靜和陳亞楠的,也不會因為一個聖母教女弟子的鄙夷就大發雷霆。

太不成熟了。

和李天住在一個宿舍的是三個男青年。

一個花臂男,一個光頭男,還有一個眼鏡。

“能得到聖母轉世的,一定是我。”這時,那個花臂男青年突然開口道。

“哼,隻有我才配得上聖母轉世。”眼鏡男。

“彆吵了,你們都是我的墊腳石。”光頭男咧嘴一笑道。

這三人互不相讓,眼瞅著就要打起來了。

這時,李天突然來了一句:“你們誰知道為什麼聖母教的圖騰是一條魚?”

這時,那個戴眼鏡的男青年嘿嘿一笑:“這個,我知道。”

他頓了頓,又道:“傳說,聖母獨孤靜原本隻是普通的鄉村少女,有一次,她去河邊抓魚,一個魚叉精準的捕獲了一條青魚。她當時很餓,就把那條魚烤吃了。從那以後,聖母就像突然得到了神的祝福似的,天賦頻現,修煉如同開掛。後來,大家都說,那條魚是神的福澤,是上天的恩賜,所以聖母教創立之後,就把那條青魚作為聖母教的圖騰。”

李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