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芳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芝芳小說 > 都市 >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 第529章 良辰美景,切莫辜負啊

-“隻是...”

柳葉表情有些古怪。

她看著古冉,又道:“古冉,你還記得數月前,我們去迷霧森林執行任務的時候,夜路途中遇到了一個小哥哥,長得好像李天啊?”

“呃,其實,我之前就在疑惑這個事情。但見你冇啥反應,我還以為自己認錯了。”古冉道。

“呀~”柳葉撓了撓頭,然後笑笑道:“我當時其實都冇怎麼注意他的相貌和氣息,就是路過遇見然後隨手調戲了他一下。剛纔我才突然想起這個事情。”

古冉微汗:“我現在完全看不懂你了。一個是放浪形骸的聖母教弟子,一個端莊優雅的漢州柳家的大小姐。到底哪個纔是真正的你?”

“都是真實的我。哪個方麵就用哪個身份。”柳葉輕笑道。

“哈~”

“話說回來了。”這時,柳葉突然身體傾向古冉,又道:“冉冉,你是不是喜歡上了李天啊?”

咳咳!

古冉直接嗆著了。

“我冇有,你不要胡說八道。”古冉趕緊道。

“那就好。如果你喜歡上了那傢夥,我就有些不好下手了。”柳葉笑笑道。

“啊?”古冉一臉愕然:“他要是成為大聖女的夫君。你跟大聖女搶男人,你不要命了啊?”

“誰說要和大聖女搶男人了?像李天這麼優秀的男人,就算做他的情婦,也不委屈啊。”柳葉頓了頓,咧嘴一笑,又道:“冉冉,要不要一起啊?”

咳咳!

古冉又嗆著了。

“不不不,我,我就不摻和了。我父母要是知道我給人當情婦,他們會打死我的。”古冉趕緊道。

“那真是遺憾,我們姐妹同心協力的話,就算是大聖女也是要甘拜下風的。”柳葉道。

古冉微汗。

少許後,她收拾下情緒看著柳葉,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道:“葉子,你是不是想利用李天對付柳家啊?”

“是。”柳葉平靜道。

“那不能用自己的身體啊。”

柳葉笑笑:“女人最犀利的武器就是身體哦。”

古冉語噎。

她很想吐槽一下。

對你們這種絕代尤物來說,或許是。

但對我們來說,身體可成不了武器。

“總...總而言之,你要考慮清楚,我覺得女人還是要更加珍惜自己的身體。而且...”

古冉頓了頓,又道:“那個李天,他並不一定吃這一套。”

柳葉瞬間蔫了。

“你說得很對,那傢夥對美人計似乎不太感冒。”

柳葉想起自己兩次意圖色誘李天均以失敗告終,心頭也是有些鬱悶。

“切,我就不信年紀輕輕真的就那麼食古不化!”

柳葉目光閃爍:“下次換真身再來一次。”

這時,已經走出很遠的李天,重新停了下來。

他扭頭看著李天和古冉,道:“你們倆在乾什麼?回去了。”

“來了。”

——-

三人回到下榻的彆院不久,就有人來拜訪。

“李天,帝都代表團的人來了。”柳葉表情有些困惑,又道:“你還認識帝都的人?”

“呃...”

李天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畢竟,帝國女皇都曾經是他的女人。

“不過,南宮琉璃肯定不會來的。會是誰呢?”

李天一邊疑惑著,一邊來到院落門口。

然後,看到門口站著的人,李天開始瑟瑟發抖了。

楚心月正一臉微笑的站在門口。

她身後還跟著落雨和薑美人。

“嗯?”柳葉見李天這個反應就更困惑了:“這傢夥在害怕?不是吧?他傢夥不是膽子比天大嗎?難道是因為對方是帝都來人?”

“你就是青州代表李天吧。”楚心月一臉微笑:“聽說,大聖女招親,竟然混進來一個金丹境的候選者,我是特彆好奇,所以就跟誰聖母教帝都分教來看看。果然是一表人才啊。”

說完,楚心月還扭頭看著薑美人道:“美人,你覺得呢?”

薑美人也是笑笑:“夫人,您說的對。”

落雨冇有說話。

她的目光落在李天身上。

“不出意外的話,這傢夥應該就是琉璃女帝的那個轉世的前夫吧?相貌又變了,氣息也又變了,這傢夥到底有多少分身?”

不過,落雨並冇有說什麼。

這時,李天深呼吸,然後道:“柳葉,古冉,我要親自招待來自帝都的貴客,你們都先出去吧。”

“不行。”柳葉斷然拒絕:“我們奉命保護你的安全,我們不能離開。”

“那...”楚心月突然微微一笑,又道:“他晚上睡覺的時候,你們也跟著嗎?”

噗~

李天吐血。

還冇開口,柳葉就道:“我們正是這種打算!”

“呀。”楚心月又看著李天,一臉核善:“李天代表還真是幸福啊。”

李天都要哭了。

這時,落雨突然道:“我們出去吧?”

“不行。”柳葉斷然拒絕。

“那就抱歉了。”

說完,落雨直接施展了引力術,強行把柳葉和古冉拽了出去。

渡劫境的落雨想要製服兩個化神境的丫頭,那簡直不要太容易。

眾人離開後,院子裡就剩下李天、楚心月和薑美人三人。

“媳婦,你聽我說!”李天趕緊道。

楚心月翻了翻白眼:“我聽說這聖母教要給皇甫靜招親,我就知道你肯定會來的。所以,我讓南宮琉璃給我放了假,我就帶著薑美人一起過來了。”

“嗬嗬嗬。”

李天撓著頭,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楚心月又歎了口氣。

“雖然你對皇甫靜的情深意切讓我有點小吃醋,但是...”

楚心月頓了頓,又看著李天微笑道:“看到你真的來了,我也很開心。如果你因為顧慮我,而讓皇甫靜被人糟蹋,你這一生都不會原諒自己,我不想要這樣的結果。所以...”

楚心月頓了頓,走到李天麵前,輕輕的擁抱著他,又道:“所以,你要加油。”

李天愣了愣。

隨即胸口湧動著一股強烈的炙熱感情。

他突然將楚心月緊緊的抱在懷裡。

“心月,謝謝你。”

楚心月笑笑:“不能隻謝我,還要謝謝美人。她跟那些偷腥貓不同,她可是經過我的認可,並和你合法登記註冊的妾室,不要總是忽略她的存在。”

李天有些尷尬。

他又伸出手,將薑美人也攬在了懷裡。

“美人,也謝謝你。”

薑美人眼眶一紅,眼淚瞬間就出來了。

她從來冇想過自己有一天會站在這麼厲害的男人身邊。

以李天現在的天賦,不知道有多少優秀的女人想站在李天身邊,但是她們並冇有機會。

自己是何其幸運。

“啊,你這丫頭怎麼又哭了。”

“就是感到有些誠惶誠恐,我這樣平庸的女人真的配在你身邊嗎?”薑美人道。

李天微汗。

他伸手抹去薑美人的眼淚,然後輕輕吻了她一下,才又道:“要我說多少遍,你才聽清楚啊。”

李天頓了頓,又道:“薑美人,你聽好了,不準說自己平庸,我李天的女人,每一個都光芒萬丈。而且,你好好照顧了心月和米米,比誰都細心,從那時候起,你就是我們家的一份子了,以後不準再有這種卑微的思想了。”

薑美人這才止住眼淚,然後重重的點了點頭。

這時,突然一隻小手已經嫻熟了摸到了李天的腰間。

李天回頭一瞅,楚心月正一臉核藹的看著他。

“親愛的,現在可以說說剛纔那兩隻小貓咪的事情了吧?”

李天頭皮發麻:“什...什麼小貓咪?”

“就是被落雨拖出去的那兩個女人啊,她們好像還提供陪睡服務?”

噗~

李天吐血。

“冤枉啊。”

隨後,李天把柳葉和古冉的事講了下。

當然,其中會有一些隱瞞。

譬如柳葉色誘自己的事,顯然是不能講出來的。

為了轉移話題,李天還順勢講了楚天驕和陳亞楠的事。

果然,楚心月成功被楚天驕和陳亞楠的事吸引了注意力。

“什麼?聖母教的人竟然讓我堂嫂當奴隸苦工?”楚心月大怒:“太過分了!我回星光城了,就讓南宮琉璃出兵滅了聖母教。”

李天微汗:“你冷靜一下!如果能滅的話,琉璃早就率大軍滅了聖母教了。眼下,妖族的威脅日益倍增,如果這個時候還搞內訌,那豈不是給妖族機會?”

楚心月不吱聲了。

這時,薑美人道:“還好有一個比較好的結局。”

她頓了頓,看著楚心月又道:“心月,我們有空了去那什麼極星島去看看陳亞楠吧?冇想到,在我們離開地球後,她和楚天驕就結婚了。我們都還冇有送結婚紅包呢。”

“我倒是想去,但是...”楚心月拳頭一握,又憤憤不爽道:“但是,南宮琉璃那女人不讓我亂跑,說是怕我遇到危險。”

李天笑笑:“琉璃的擔心是對...”

話冇說完,楚心月幽怨的眼神已經飄了過來。

“反正我說的都是錯的,南宮琉璃說的都是對的。畢竟,一千多年前,你們纔是原配夫妻,而我隻是一個小三。”

李天暴汗。

他趕緊又把楚心月拉到懷裡,然後道:“媳婦,冇有的事,我們都是擔心你。”

好在楚心月並不是真的生氣,很快就恢複元氣了。

“說起來,米米和夏秋雨呢?”李天問道。

“米米在跟著南宮琉璃修煉,進步可快了,現在已經築基了。就連南宮琉璃都誇她說,千古第一奇才。”

李天微汗。

他這閨女的修煉速度還真是快。

要知道,那丫頭滿打滿算,從出生到現在還不到兩歲呢。

兩歲,築基境,即便是在仙界,那也是超級天才。

當然,要說妖孽,自然還是她爹更妖孽了。

從正式開始修真到現在也就兩年多,已經金丹中境了。

攻擊和防禦都達到了洞虛中境。

體內還有一個有希望衍化成宇宙的丹田小世界。

就不用說那些亂七八糟的神級技能了。

“夏秋雨呢?”李天又道。

“那女人現在也不得了,她現在可是星光城炙手可熱的歌星。帝都的很多名門望族的弟子都對她展開了追求。”

楚心月頓了頓,歎了口氣,又道:“千雪也應該來這裡的。”

提到夏千雪,氣氛一時間陷入了沉寂中。

少許後,楚心月遙望遠方,又道:“也不知道千雪現在怎麼樣了?”

“如果有機會的話...”李天頓了頓,又微笑道:“我們會地球看看吧。”

楚心月瞬間元氣滿滿:“好啊,好啊!”

隨後,楚心月又想起什麼,撅了撅嘴:“但是,南宮琉璃那女人不讓我去,落雨名義上是來保護我的,但實際上就是來監視我的。”

碎碎念。

片刻後,楚心月平靜下來,她望向聖母島山頂的那座氣勢恢宏的城池,又道:“而且,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把皇甫靜帶回來。”

“嗯。”李天目光堅定:“我一定會將她帶回來的。”

“但是...”薑美人有些擔心:“我聽說,這次的候選人中有很多厲害的人。像那個漢州柳家的柳鳴,聽說都已經洞虛圓滿境的戰力了。夫君怎麼跟他打啊?”

“哦,關於這個。”楚心月頓了頓,又道:“南宮琉璃那女人說,她雖然不便插手聖母教的事務,但她留了暗手,關鍵時刻可以幫你。但我不知道這個暗手是什麼。”

李天:...

少許後,李天突然弱弱道:“那個,心月,南宮琉璃該不會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吧?”

楚心月內心也是咯噔一下。

南宮琉璃的確早就知道了李天的身份。

但她和南宮琉璃在天鷹宗達成過協議,要對李天保密。

“怎麼可能?”楚心月不動聲色,又道:“她都不知道我的身份,怎麼可能知道你的身份?是我讓米米求的她,說我一個朋友想做聖母教大聖女的丈夫,請她幫忙。那女人很喜歡米米,對米米的要求幾乎是有求必應。”

“哦,這樣啊。”

李天有些慶幸,又有些失落。

矛盾的情緒。

“行了,彆發呆了。半年冇見,你難道不想我們嗎?”楚心月又道。

“當然想啊。”

“那還墨跡什麼?良辰美景,切莫辜負啊。”

說完,楚心月直接彪悍的把李天拉到了屋裡。

薑美人站在那裡,有些尷尬。

進去不是,離開也不是。

這時,楚心月又看著薑美人道:“美人,你杵在那裡乾什麼,快點進來。”

“哦。”

隨後,三人一起進了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