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芳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芝芳小說 > 都市 >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 第575章 突破,元嬰境!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第575章 突破,元嬰境!

作者:李天楚心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9 16:21:36

-陣法被李天分解之後,整個茶館都坍塌了。

外麵圍了很多人。

甚至有巡邏衛兵正在趕過來。

還好,當時是晚上,李天直接使用暗影術離開了這裡。

但,他的相貌還是被很多人看到了。

之後,李天的相貌就以通緝令的形式被人貼在了妖域第十區的很多城牆上。

這都是後話了。

而且,李天當時使用的相貌是人族誌願者兵團長的相貌。

這個相貌本來也冇法在妖域露麵。

對李天影響不大。

再說當時。

當時,李天化身為影,一路狂奔到金鷹嶺某處,然後利用櫻交給他的方法,利用傳送點,重新回到迷霧森林。

這一次,李天並冇有服用櫻的丹藥。

但體內擁有星辰之火的李天並不畏懼迷霧森林裡的毒素。

他甚至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他想在這迷霧森林裡搞一個秘密基地。

隻是,想要將大部隊轉移到這裡,還是不現實的。

自己雖然對迷霧森林的毒霧免疫,但其他人體內可冇有星辰之火。

搖了搖頭,不再多想,李天的注意力再次落在身邊做這個具有傳送能力的古樹上。

他手指放在這顆古樹上。

李天能感應到丹田裡的宇宙之花頗為興奮。

就在這時,原本一動不動的參天古樹突然晃動了起來,連帶著周圍的地麵都晃動了起來。

“地震?”

但很快,李天就意識到,不是地震,而是這顆古樹在迴應自己體內的宇宙之花。

隨即,一股奇妙的感覺湧上李天的心頭。

“臣服?”

李天一臉驚愕。

這顆已經修煉出靈智的樹妖臣服於自己了。

“這...”

在經過暫短的錯愕之後,李天很快就明白怎麼回事了。

他體內的宇宙之花可是宇宙木係之主。

像這種剛剛誕生靈智的樹妖還冇有自己的堅定意誌,麵對宇宙之花靈魂上的壓製,它們隻有本能的臣服。

而且,妙不可言的是,自己和這顆樹妖明明冇有進行過什麼靈魂契約,但他竟然能聽得懂樹語。

“大概在宇宙之花和自己融為一體後,自己就聽懂樹語了,隻不過現在是第一次接觸到能夠將樹語的樹妖而已。”

通過和樹妖的溝通,李天瞭解到,這顆樹妖竟然能驅逐迷霧森林裡的毒霧。

這也就意味著,它能在這迷霧森林中創造一個安全空間!

李天之前‘在迷霧森林裡建立秘密基地’的想法是完全可以實現的!

不過,最讓李天驚喜的並不是這一點,而是...

這樹妖真的有傳送能力,而且不像櫻所認為的固定傳送路線,而是隨心意自由傳送。

這一點,再加上安全空間,這就意味著,李天可以隨時隨地通過樹妖的空間傳送能力進行兵力調動!

當然,這顆樹妖的修為差不多相當於渡劫境,在修為限製下,傳送距離還是有極限的。

目前,樹妖最遠傳送距離,從這裡可以直接傳送到東大陸和南大陸的邊境!

李天得知這一資訊後,簡直欣喜若狂。

本來,像這種超遠距離的傳送,隻有超遠距離傳送陣才能做到。

但冇想到,這顆古樹竟然可以直接將自己傳送回東大陸!

雖然隻能傳送到東大陸的邊境地帶。

“太好了!”

李天本來還在為如何返回東大陸想藉口,現在倒好,根本不需要什麼藉口,自己可以利用古樹的傳送能力,直接回到東大陸。

事不宜遲,李天直接命令古樹把自己傳送到了東大陸的邊境城市濱海。

李天再次切換了相貌。

這一次,他用的依然是誌願者兵團長,也就是自己第一世的相貌。

雖然他現在完全融合了琉璃位麵那一世的遺骨,已經能變身為千年前那一世的相貌了。

但他還是更喜歡第一世的相貌。

“濱海是漢州的城市嗎?”

在打探到濱海的情況後,李天陷入了沉思中。

還在青州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早晚會有漢州一行,因為他答應過楚心月的母親,要從柳家救出她的丈夫,楚心月的父親楚寧。

好巧不巧的是,這濱海正是柳家的大本營漢陽的衛星城之一。

就像地球很多大城市周圍都是自己的衛星城一樣,漢陽城作為漢州的大城市,周圍八個方位都有一個衛星城。

濱海是漢陽西南衛星城。

沉吟少許後,李天深呼吸,目光逐漸堅毅起來。

“既然來了,那就去柳家走一趟吧。但在此之前...”

李天隨後潛入近海的海底,然後在海底佈下太極幻界,隨後開始盤腿修煉。

他剛從巴裡那裡奪取了大量的妖嬰,還有百萬級的天靈石。

這些修煉資源足以讓自己一舉突破元嬰境。

柳家是萬年世家,根基深厚,除了那些早就不問世事、一心隻想追求仙緣飛昇成仙的老怪物們,柳家有家族職務的大乘境強者就有三個。

當然,這些人也不會輕易出手。

但除了大乘境的強者,這柳家渡劫境的強者也不少。

表麵上,柳家本家的渡劫境弟子都有二十餘人,加上客聊長老,柳家的渡劫境修士要超過三十人。

雖然比不上聖母教這種龐然大物,但也不容小覷。

至少在漢州境內,這漢陽柳家可謂是最頂尖的勢力之一。

而以李天現在的實力,渡劫境以下,哪怕是洞虛圓滿境,都不是自己的對手。

但對上渡劫境,還是非常不利。

所以,他要快速提高實力!

李天雖然也很清楚,修煉切忌急功近利,不然容易走火入魔。

但他冇有多少時間可以揮霍。

李天儲物戒裡的修煉資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著,在星辰之火祛除毒素和雜質後,大量能量精粹進入了李天的體內。

除了妖核,妖丹和妖嬰,李天把巴裡等人的元嬰也收了起來,同樣成為了他的修煉資源。

三日之後。

一股浩蕩的氣息從近海的海底散發出來,直接在海麵上引發了海嘯。

等濱海的巡邏隊員下海探查的時候,李天已經偷偷開溜了。

金丹圓滿境!

但李天並不滿足。

這個境界依然不足以讓他救出自己的便宜嶽父。

他換了一個地方,繼續瘋狂吞噬妖丹。

妖丹不夠了,就開始瘋狂吸收天靈石。

不到半個月的工夫,這百萬天靈石已經下去了一半。

李天這修煉的資源消耗堪稱是琉璃位麵曆史第一敗家子!

不算妖嬰,五十萬天靈石竟然都不能從金丹圓滿境突破到元嬰境...

要知道,五十萬天靈石差不多相當於一個九星級宗門一年的財政預算。

李天自己都怕了,他都不敢繼續修煉下去了。

本來,他想著給他的極星島帶一些修煉資源呢。

他現在突然很怕自己把剩下的五十萬天靈石用光,自己都還冇有提升到元嬰境。

不過,再又耗掉了三十萬天靈石,李天真的扛不住的時候,他丹田裡的那顆星雲球體突然崩裂了。

李天整個丹田空間裡重新歸於混沌。

而在李天注意力都在丹田變化上的時候,他並冇有注意到,此時此刻,在他頭頂的天空中,原本清朗的天空突然七彩雷電交叉,彩雲舞動,逐漸形成一個靜止的穹狀漩渦。

隨著曼珠光華的閃爍,那吸收了無儘的雷電以及各色光芒的漩渦終於旋轉了,形成了此刻天空中唯一一朵浮雲——劫雲。

那劫雲甫一形成,一股浩瀚的天威已經普天而降,劫雲內部七彩迷濛光澤不斷變化,令人窒息的審判神雷正慢慢形成。

“嗯?”

當李天意識到危險,意識退出丹田,抬頭望去的時候,一道刺目而耀眼的光華從天而降,直接襲向李天。

“這熟悉的氣息...媽蛋,是天劫啊!”

李天對天劫有著深刻的心理陰影啊。

上次從元嬰境突破到金丹境的時候,自己差點被劫雷劈死。

李天想跑,但顯然來不及了。

轟!

一道天劫直接轟到了李天體內。

咳咳!

李天一身烏黑,頗為狼狽。

不過,仔細檢查身體,李天又是狂喜。

在融合了龍鱗後,李天的身體防禦大幅提升,已經可以硬抗元嬰境的天劫了。

不過,李天並不敢大意。

很快,第二道天劫也轟然而至。

李天冇有逃。

他反應過來了。

這種天劫就像是帶了自動跟蹤儀的導彈,不管躲在哪裡,都逃不過。

所以,李天所幸也不逃了。

直接拿出淩霄劍,硬接第二道天劫。

嗤嗤~

長劍引到著劫雷進入李天的體內,發出‘嗤嗤’的聲響。

在劫雷的轟擊下,淩霄劍甚至都在劇烈顫抖。

而李天在第二道劫雷的轟擊下,也是直接跪在地上,吐了一大口鮮血。

他大口喘著氣,抬頭看著天空。

那劫雲之中,第三道,也是最可怕的一道劫雷正在醞釀。

李天擦了擦嘴角的血跡。

“媽的,要不是之前吸收了龍鱗,獲得了數倍的身體防禦加成,自己恐怕在第二道劫雷的時候就被劈死了。”

李天有些惆悵。

按照現在的節奏,自己幾乎冇突破一個大境界,都會招來天劫。

這元嬰境的天劫都這麼恐怖了,那以後的天劫該怎麼防?

“在化神境之前,如果自己無法找到妖皇坤那一世的完整遺骨,獲得妖皇坤的完全防禦體,恐怕自己根本扛不住化神境的天劫。”

暗忖間,天空又是一道刺目的光芒從天而降,那光芒如此耀眼,讓你看不到其他任何事物,彷彿那道光就是宇宙的一切。

在這強光之下,李天也是被迫閉上了眼睛。

轟!

第三道天劫再一次擊中了李天。

李天的意識隻維持了0.5秒鐘,隨後就陷入了昏迷。

在李天昏迷後不久,數道流光在李天周圍落了下來。

“不是有人在渡劫嗎?怎麼隻有一個元嬰境的傢夥這裡?”有人道。

有人則直接來到李天身邊,然後又道:“隊長,這傢夥還活著。”

“估計有人在這裡渡劫,把他牽連了。”有人又道。

那個被稱呼為隊長的男人走了過來,查探了一下李天的情況,然後道:“把他帶去治療吧。”

——-

當李天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個月後。

他足足昏迷了一個月。

雖然身體上的傷早就被宇宙之花的再生能量治癒了,但天劫不僅攻擊**,而且還攻擊精神。

李天是因為精神受損才一直昏迷。

“你醒了啊。”一個麵相年齡三十來歲的男青年道。

“呃,我這是在哪?”李天揉著頭道。

“在我家。我叫餘生,是濱海城防隊的一個小隊長。你被人渡劫牽連了,昏迷了一個月。本來是在城裡的醫院治療,但官府不給報銷,我也冇錢,隻好將你接到了我家。”男青年道。

李天瞅了瞅四周。

似乎是城郊的一處院子,但可以用家徒四壁來形容。

這家裡除了男青年,並冇有其他人。

“這城防隊也算是公務員吧,怎麼寒酸?”

似乎看穿了李天的心思,餘生淡淡道:“我們家欠了不少錢,工資都給城主抵賬了。”

“你欠了城主的錢?”李天問道。

餘生欲言又止,最終並冇有說什麼。

這時,突然院子的大門被人野蠻的踹開了。

一群人用了進來。

“喂,餘生,該交這個月的保護費了!”為首的刀疤男人一臉微笑道。

餘生臉色難堪:“我,冇有什麼錢。你們應該很清楚,我的工資都冇有經過我的手,直接就給城主抵賬了。”

“那就拿值錢的東西來抵保護費。”刀疤男又咧嘴笑道。

餘生輕歎了口氣:“你看我這裡有值錢的東西嗎?”

“怎麼?有錢包養小白臉,冇錢給我們叫保護費?”刀疤男又輕笑道。

眾人立刻鬨堂大笑。

餘生臉色難堪:“你們不要胡說八道!這是我救下的陌生人,剛醒,我甚至都還不知道他的名字。”

這時,刀疤男直接一把推開餘生,來到了李天麵前。

“唔,這個小兄弟長的眉清目秀的,身上應該有不少錢吧?”刀疤男舔了舔舌頭道。

李天冇有說話。

餘生又衝了過來。

“喂,黑木,他剛剛大病初癒,你不要欺負病人。”餘生攔在李天麵前。

刀疤男露出一絲不耐煩。

他突然一腳將餘生踹飛,又吐了口唾沫,罵罵咧咧道:“跟你說多少次了,不要直呼我的名字,叫我黑木爹!你冇了爹,我來給你爹,你看你多幸福。”

眾人又是哈哈大笑。

餘生緊握著拳頭,但並冇有說什麼。

這時,刀疤男又來到餘生身邊,用腳踩著餘生的臉,又道:“餘生,你知道你老婆為什麼會跟城主跑嗎?她寧願給城主當小妾,都不願意給你當正室,除了你很窮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你知道嗎?”

餘生冇有說話。

刀疤男咧嘴一笑,又道:“那個原因就是,你這個爛好人。明明家裡都冇糧,卻還想要幫助彆人。啊,對了,我聽說,當初城主也是身負重傷,然後被你救下。你還把他帶到家裡進行照顧,結果,他不僅拐跑了你的老婆,還和你老婆設計坑了你一筆債。聽說,你欠城主的債務,你這一輩子都還不完啊。”

眾人又是哈哈大笑。

少許後,刀疤男用腳踩著餘生的胸口,又道:“但是,我更冇想到的是,明明瞭前車之鑒,你竟然又救了一個陌生人。看來你這傢夥腦子的確有問題。”

餘生低著頭,冇有說話。

刀疤男顯得十分不耐煩,他直接右腳後襬,準備去踢餘生的頭。

但就在這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