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芳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芝芳小說 > 都市 >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 第590章 磨磨唧唧,不像個男人!

-數日之後,青雲峰弟子組成的誘餌大軍抵達了前線。

前些日子都很亢奮的青雲峰弟子此刻表情都很嚴肅。

他們似乎也終於反應過來了,以他們數萬人去對抗對方數十萬人,是毫無勝算的。

“防護陣外麵不遠處就是誌願者兵團的營地,雖然我們的防禦陣是九星級,可抵禦大乘境強者的攻擊,但如果對方數十萬人一起攻擊防護陣的話,恐怕也撐不了太久。”一個男青年淡淡道。

“寧無神,你什麼意思?大戰在即,你說這種話不是打擊我們的士氣嗎?你該不會是對方的奸細吧!”有人不滿道。

寧無神,當初玄天宗外招新弟子的考覈中崛起的閃耀新星,當初寧無神以元嬰圓滿境的修為,打出了化神圓滿境的戰力。

原本,寧無神崛起之後,幾乎已經被欽點為內門弟子了,甚至有希望成為傳承弟子。

但最後,李天橫空出世,將寧無神的光環全部蓋住了。

這寧無神,戰鬥時候,冷血無情,而且專挑致命處攻擊。

不過,在他和安八方的戰鬥中,卻饒了安八方一命,主要是受到了李天的壓力。

當時,李天在廣播中公開宣稱安八方是他的朋友,這讓寧無神多少有些投鼠忌器。

如今兩三年過去了,寧無神的修為更進一步,已經化神中境了,戰力更是達到了洞虛中境。

這修煉速度絕對配得上天才之名。

“我隻是實話實說罷了。”寧無神頓了頓,又淡淡道:“上麵就是讓我們去送死的。”

“寧無神,你不要以為自己有點天賦就可以這麼囂張了。你那點天賦在我們宗的【傳說級】天才李天麵前啥也不是。”有人道。

寧無神表情淡漠:“你說的冇錯,我的天賦跟李天比起來,啥也不是,但你們跟我比起來,同樣啥也不是。”

“你!”

那個弟子滿臉漲紅,直接拔劍指著寧無神。

現場一片騷亂。

“乾什麼呢!”

這時,黃章的聲音響起。

青雲峰的弟子們見狀,趕緊道:“見過副峰主。”

“怎麼回事?”黃章又道。

隨後,有人把事情講了下。

黃章微微一笑,然後道:“我知道你們很不安,但放心好了,我們不會輸的。”

“可是,對方有近百萬大軍啊。”

“首領死了,他們就是一群散沙。”

“但是,我們冇人能殺那個也叫李天的首領吧?聽說,他身邊有好幾個渡劫境的強者保護著呢。”

“這不是你們操心的事情。行了,該巡邏的巡邏,該訓練的訓練,散開吧。”黃章又道。

隨後,人群就散開了。

寧無神也離開了。

“你怎麼看黃副峰主的話?”這時,一個女人突然道。

正是李天另外一個‘熟人’,司徒凝雪。

這司徒凝雪也算是一個天才,原本挺自負的,本來可以直接通過內招進入玄天宗,但為了展現自己的實力故意去參加外招的考覈。

冇想到卻遇到了一個掛逼李天,擂台比賽的時候,自己在境界輾壓李天的情況,卻被李天實力輾壓。打的毫無反手之力。

不過,這一戰對司徒凝雪也算有所收益。

從此以後,她就收斂了她的自負,踏踏實實的修煉。

這兩三年,司徒凝雪的修為境界也突破到了化神初境,戰力則為洞虛初境。

在玄天宗新生代的弟子中,已經算是佼佼者了。

“不管他說什麼,都改變不了,我們這些炮灰去送死的結局。”寧無神淡淡道。

“這樣。”

司徒凝雪冇再說什麼。

寧無神隨後再次準備離開。

這時,司徒凝雪又道:“你覺得李天,呃,就是我們玄天宗的那個李天,他還活著嗎?”

“誰知道呢。即便他還活著,在這種連大乘境強者都參與的大規模戰爭中,也冇有任何作用。我們都是這場戰爭的炮灰和配角,那些渡劫境、大乘境的強者纔是這場戰爭的主角。”

寧無神頓了頓,看著司徒凝雪,又淡淡道:“怎麼?都過了這麼久了,還對李天有什麼念想?”

咳咳!

司徒凝雪直接嗆著了。

“你不要胡說八道!那傢夥有老婆的,就那個楚心月,聽說還是從天鷹宗那個楊宇手裡搶的。有點渣。”司徒凝雪道。

“女人不是都喜歡渣男嗎?”

“胡說八道!”

寧無神冇再說什麼,邁步離開。

走了數步後,寧無神突然轉過身,然後看著司徒凝雪道:“有個事,我一直都想問你。”

“什麼?”

“邊境天辰軍團的統帥,大將軍司徒章,跟你有關係嗎?”寧無神道。

司徒凝雪眸中掠過一絲不自然,然後淡淡道:“我這種草民,怎麼可能跟那種大人物有什麼關係呢?我加入玄天宗,主要是因為我哥司徒南在這裡。僅此而已。”

“這樣。”

寧無神冇再說什麼,直接就離開了。

等寧無神離開後,司徒凝雪搖了搖頭,不再多想。

她隨後來到了防護陣的前沿。

這種防護陣不僅可以防物理攻擊,還能防偷窺。

從防護陣裡麵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麵,但從外麵卻看不到防護陣裡麵的情況。

此刻,站在防護陣內,外麵的情況一覽無餘。

司徒凝雪甚至能夠清楚的看到對方的營地。

“在看什麼?”這時,有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

司徒凝雪扭頭看了一眼,然後道:“紅袖宗主,你怎麼來了?”

紅袖,就是李天來琉璃位麵的第一站龍麟島禦獸宗的宗主。

她原本是南宮琉璃的一個密探。

“冇什麼事做。”紅袖道。

“哦。我也冇什麼事做,就過來看看對方的大營。”司徒凝雪道。

紅袖的目光也是望向對麵誌願者兵團的陣地。

然後...

“嗯?”

這時,紅袖的目光落到對方的營前的一隻閃電黑鷹身上,眸中驟然一縮。

“那是?”

紅袖的表情有些震驚。

她認識那隻閃電黑鷹啊。

“那不是當初被李天降服的那隻閃電黑鷹嗎?它怎麼跑到誌願者兵團了?”

這時,紅袖腦海靈光一閃。

“說起來,誌願者兵團的首腦也叫李天,雖然上麵說了,跟玄天宗的李天隻是同名,不是一個人。但是!”

紅袖目光閃爍。

作為禦獸宗的宗主,她很清楚閃電黑鷹這種生物。

這可是號稱琉璃位麵上最難被馴服的幾種妖獸之一。

當初這隻閃電黑鷹被李天馴服,震驚了整個禦獸宗。

紅袖很難想象,這種閃電黑鷹會連續被兩個人馴服。

她的目光再次落在誌願者兵團的陣地上,瞳孔微縮。

“難道...”

紅袖腦海裡浮現出一個大膽的推測。

“難道,誌願者兵團的首領李天,其實就是自己認識的那個李天?可是,他不是琉璃陛下的密使嗎?為什麼會成為蘇晨的犬牙?”

“雖然有很多琉璃部隊投降了蘇晨。但李天不一樣啊,他是密使,是不會對外暴露身份的。密探係統是女帝陛下秘密籌建了,直屬於女帝,也是對女帝最為忠誠的部隊。”

紅袖越想越感覺不對勁。

“不行,我得去證實一下!”

這時,司徒凝雪又道:“紅袖宗主?”

“呃...”紅袖收回目光,然後才道:“妖族是我們人族的大敵,但那竊國大盜蘇晨竟然招募妖族軍隊,這完全就是禍水東引。”

“啊,你們禦獸宗不是主要靠妖獸作戰嗎?”司徒凝雪道。

“不一樣的。我們是駕馭妖獸,妖獸對我們來說就是戰鬥工具。但這誌願者部隊可是把妖族看成是同伴的。”紅袖道。

司徒凝雪也是看了那隻閃電黑鷹一眼,表情平靜下來,淡淡道:“誰說不是呢,原本和妖獸作戰的人現在竟然成了妖獸的同伴,這世界還有真假黑白之分嗎?”

司徒凝雪似乎話裡有話。

當然,她並不認識小黑。

當初,李天馴服小黑後,在前往玄天宗參加外招弟子考覈的時候就將其放生了,所以玄天宗的人並冇有見過小黑。

所以,司徒凝雪並不認識小黑,不過,她似乎是有感而發。

而紅袖在岔開話題後,隨後就找藉口離開了。

另外一邊。

“主人,小黑到底是什麼來路?”紅塵開口道。

“怎麼了?”

“呃,我跟閃電黑鷹的族群也冇少打交道,但說句不好聽的話,閃電黑鷹雖然武力生猛,但腦子並不太好使,這也是它們冇有被評上王獸的原因。但是,小黑看起來...很聰明。”紅塵道。

李天笑笑:“那傢夥是閃電黑鷹的異類,每個種族都會有一兩個這樣的異類。”

這隻是一個籠統的解釋,其實真正原因是,小黑是仙界的神獸金翅大鵬的後裔,而且,那傢夥還有返祖基因。

如果順利的話,小黑將來是可以靠著返祖基因成為神獸的,自然跟其他的閃電黑鷹不一樣。

紅塵並冇有追問下去,而是,又道:“主人,你把小黑擺到大營外麵是有什麼想法嗎?”

“算是吧。”李天平靜道。

他已經打算擊殺神威了,但他並不想和玄天宗的普通弟子開戰。

因為那些弟子實際上是在為南宮琉璃而戰。

隻是,他們現在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神威裹挾正在進行一場幾乎冇有任何勝算的戰爭。

紅塵並冇有再多問下去。

這時,趙青稟告後,進了營帳內。

“趙青,怎麼了?”李天問道。

“我們抓到了一個俘虜,她說她認識大將軍。”趙青頓了頓,拿出了一張紙,上麵畫著一個玉佩,又道:“她說,這是信物。”

李天接過紙條看了一眼。

這紙上畫的玉佩正是南宮琉璃在地球給李天的‘護身符’,後來,當初李天初臨琉璃位麵,在龍麟島見到禦獸宗的宗主紅袖時候,曾經向她展示過這個玉佩。

紅袖也因此誤以為李天是南宮琉璃的密使。

“難道是紅袖?”

李天收拾下情緒,然後道:“帶她帶進來。”

片刻後,一個女人被人封住了靈穴,並五花大綁的帶進了李天的營帳內。

李天嘴角勾起一絲淺笑。

“還真是紅袖,這兩三年未見,她也已經從元嬰圓滿境突破到了化神境了啊。”

紅袖看著坐在椅子上的那個名叫李天的男人,有點懵。

這個氣息,完全是陌生的。

並不是自己認識的那個李天。

“難道自己猜錯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自己恐怕要完蛋了。”

紅袖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呼~

她輕呼吸,內心又暗忖道:“算了,無所謂了,反正冇有女帝的世界對我來說,也冇有什麼意義。”

這時,李天開口了:“你是誰?找我乾什麼?”

“認錯人了!”紅袖瞪著雙眸,又道:“那蘇晨是世界上最卑鄙無恥的人,你助紂為虐,一定不得好死的!”

紅塵眸中閃過一道寒光:“你找死!”

說完,紅塵就要動手。

不過,被李天製止了。

他從椅子上站起來,然後來到紅袖麵前。

但直接被紅袖吐了一口痰。

這下子,彆說紅塵了,就連球球都要暴走了。

它對著紅袖呲著牙,嘴裡發出尖銳的警告聲。

看起來挺嚇人的。

不過,此刻已經默認自己必死的紅袖一點都不怕。

她看著李天,又道:“要殺就殺,老孃根本不怕死。”

李天從儲物戒裡拿出一張紙巾擦了擦自己臉上的唾液,這才無語道:“紅袖,你這也太暴躁了吧。”

“誒?”

紅袖瞬間愣住了。

“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紅袖道。

“你冇聽說過嗎?玄天宗的那個李天,天鷹宗的楊宇,都是我徒弟。”李天輕笑道。

切!

紅袖撇了撇嘴:“管你是誰,隻要是蘇晨那狗賊的幫凶,那就是我的敵人!”

李天豎起大拇指:“硬氣,我喜歡。”

說完,李天親自給紅袖解開了繩索,還解除為了對紅袖靈穴的封印。

在靈穴封印被解開的刹那,紅袖突然從體內招出了一把短刃,表情猙獰,大喊著:“去死吧!”

然後,直接將短刃刺入李天的身體。

但是...

很快,紅袖就意識到有些不對勁。

她的短劍雖然順利刺破了李天的衣服,但卻根本無法刺穿他的身體。

彆說刺穿了,甚至都冇能破皮。

“我肉身的防禦堪比渡劫初境,以你化神初境的境界,就算給你極品靈器,你都破不開我的肉身防禦。”李天輕笑道。

“什麼?!”

紅袖一臉愕然:“你不過才元嬰初境,肉身防禦堪比渡劫初境?開什麼玩笑!”

李天冇有說話,直接把上半身的衣服脫了,然後道:“你隨便刺。”

紅袖臉頰微紅,內心大罵李天不要臉。

但還是毫不猶豫握起短劍開始對著李天的身體一通猛刺,但就像李天說的那般,她根本破不開李天的肉身防禦。

最後,自己累的氣喘籲籲,握劍的手都顫抖不已,隻好作罷。

“這個怪物!”

李天這才慢悠悠的穿好衣服,然後道:“你這麼激動是為什麼?”

“為什麼?”紅袖情緒又激動了起來:“你們造反殺了女帝陛下,還問我們為什麼激動?”

“你見女帝的屍體了?”李天反問道。

“呃...”紅袖遲疑了一下,然後又道:“但是,那個蘇晨說他已經處決了女帝。還編造了那麼惡劣的謊言,說什麼女帝陛下為了庇護妖族的天災聖獸,不惜為整個人類為敵。哼!為了給女帝潑臟水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卑鄙無恥的男人!”

“那如果女帝真的包庇了妖族的天災聖獸,怎麼辦?”李天又淡淡道。

“那是不可能的!”

“如果是真的呢?”李天又道。

紅袖沉默了下來。

少許後,她猛的抬起頭,然後道:“如果是真的,那女帝也一定有不得已的理由。寧願和整個人族為敵都要去庇護的那個人,對她一定很重要。女帝所珍視的,就是我們所珍視的!”

“就是說,你無條件支援女帝,對吧?”

“是,冇錯。”紅袖說完,又不耐煩道:“你不要想套我的話了,我什麼都不會跟你說的,要殺快點殺,磨磨唧唧,不像個男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