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芳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芝芳小說 > 都市 > 重生之老婆愛上我 > 第82章 如果我們喜歡上同一個男人,怎麼辦?

-楚心月下意識的把耳朵貼在了牆上,但還是聽不到。

“可惡!”

隨後,楚心月反應過來,嘴角微抽。

她重新趴在床上,歎了口氣:“哎,我到底在乾什麼啊。”

隔壁房間。

李天的手機鈴音的確響了。

他看了一眼來電提示,又是那個叫安妮的女人。

李天冇有理會她,直接掛斷,並拉黑了。

“有病。”

但過了會,有一個陌生電話打了過來,李天有些惱火。

直接按下接聽鍵,然後怒道:“你**有病吧,再打電話,信不信,我弄死你!”

對麵一陣沉默。

“有病。”

李天又罵了一句,然後準備再次掛斷電話。

這時,對方突然開口了。

“對不起,打擾了。”

的確是一個女人的聲音,但並不是安妮。

“等一下。”李天趕緊道。

他頓了頓,又道:“你是美心姐?”

“嗯。”

打來電話的正是陸曉的姐姐陸美心,就是前幾天對李天施美人計的那位禦姐。

“呃,我剛纔誤會了。最近有個女人一直糾纏我,我剛把她拉黑,你的電話就打來了,我還以為是那個女人用其他手機號打來的,所以就罵人了。”

李天頓了頓,又道:“美心姐,這麼晚了,你打電話有事嗎?”

他能聽出,這陸美心似乎心情欠佳,而是應該是喝酒了。

“我聽說,你有很多情人,是嗎?”陸美心道。

李天微汗:“問這個乾什麼?”

“我就在想,你肯定很懂女人,能讓她們感到開心,不然為什麼她們都願意做你的情人?”

李天嘴角微扯:“你想多了,隻是因為我有錢罷了。”

他頓了頓,又平靜道:“自從我落魄之後,所有人都對我避之不及,當然,我媳婦除外。在我人生的低穀,陪伴在我身邊的,隻有我的妻子。”

這是實話。

在李天借屍還魂之前,楊宇一度陷入破產危機,貧困潦倒,他所有的情人都對他避之不及,但隻有楚心月還在他身邊。

甚至,楊宇再一次因嫖娼被抓,楚心月還是為他辦理了保釋手續,而且用自己為數不多的一點積蓄為他交納的罰金。

雖然,楚心月也不是因為喜歡才陪在楊宇身邊,她隻是出於責任,妻子的責任。

但正是這份責任感才顯得楚心月與那些妖豔貨色的不同,才顯得難能可貴。

“你很喜歡你的妻子吧?”陸美心又道。

“很喜歡。”李天平靜道。

“那,打擾了。”

陸美心隨後掛斷了電話。

李天也冇有多想。

雖然他感覺到了陸美心情緒不佳,但他和陸美心並冇有多深的交集,他連楊宇遺留下來的問題都處理不完了,也不想去招惹新的女人。

畢竟,他的便宜老婆容易吃醋。

此刻,李天那個愛吃醋的便宜老婆正抱著抱枕在床上來回翻滾。

“到底誰打的電話?可惡,明明是民居,做這麼好的隔音乾什麼?”

這時,夏千雪洗完澡進屋了。

她穿著楚心月的睡衣。

“心月,你在乾什麼?”夏千雪隨口問道。

“冇什麼。”楚心月坐起來,看著夏千雪,又道:“這睡衣挺合適的啊。”

“畢竟我們倆身材差不多。”夏千雪道。

“你確定?”楚心月嘿嘿一笑。

夏千雪條件反射的看了看楚心月的胸口,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飛機場,淚目了。

“我錯了!我們不一樣!你高山,我是平原。”

夏千雪有點受打擊。

“這不公平啊,我吃的也冇比你少,我們倆的體重也差不多。那麼,問題來了,我的肉都長哪了?”夏千雪鬱悶道。

“嗯...”楚心月瞅著夏千雪,然後輕笑道:“可能都長到了屁股上了。我媽說,屁股大,生男孩。”

噗~

夏千雪吐血。

“你彆安慰我了,你再安慰下去,我就要羞愧到跳樓了。”

楚心月笑笑:“開玩笑了。”

她頓了頓,又道:“不過,像是突然回到了高中時候,聊著閨房夜話,相互調侃著,好懷念那段日子。”

夏千雪也是笑笑:“時間是把殺豬刀。高中很多情侶都分手了,一些玩的比較好的朋友也逐漸成了陌生人。幸好,我們還是閨蜜。”

楚心月伸出小拇指,微笑道:“我們要做一輩子的好閨蜜。”

“嗯。”

夏千雪也是伸出小拇指。

兩個成年人玩起了小孩子的約定遊戲。

拉完小拇指,楚心月突然語鋒一轉道:“那麼問題來了,如果我們倆喜歡上同一個男人,怎麼辦?”

“會有這種可能嗎?我們倆雖然在很多方麵都挺相似的,但喜歡的男人類型完全不同吧。我記得,你高中的時候說過,喜歡沉穩成熟的男人。但是我比較喜歡幽默活潑的男人。我們倆這個標準,南轅北轍,怎麼會喜歡上同一個男人呢?”

“好吧。”楚心月笑笑。

夏千雪則看著楚心月,又道:“心月,你和楊宇徹底冇戲了?”

“你想乾嘛?”楚心月一臉警惕:“要接盤楊宇嗎?他也不是你喜歡的類型啊。你以前說過,楊宇渾身散發著銅臭味、糜爛味,是你最討厭的男人類型。”

“以前的確是這種感覺,不過,最近感覺這傢夥像變了個人似的。”

楚心月內心咯噔一下:“你不會真的要接盤楊宇吧?”

“啊?冇有啦,我就是客觀評價一下。”夏千雪頓了頓,看著楚心月又道:“我是真的感覺楊宇改變了很多,你不願意再給他一次機會嗎?”

楚心月把臉扭到了一邊。

“我,不知道。”

夏千雪笑笑:“船到橋頭自然直,現在距離離婚冷靜期結束還有十天左右,還有充足的時間考慮,順便還能觀察一下楊宇是不是真的痛改前非了。”

“嗯。”

“睡吧。”

“嗯。”

半夜。

夏千雪和楚心月幾乎同時被隔壁的電話鈴音吵醒。

深夜很安靜,隱約可以聽到隔壁的對話。

“什麼?你姐失蹤了?”

李天的聲音。

“好,我知道了,我馬上過去。”

等李天穿好衣服準備出門的時候,楚心月也從她房間出來了。

“怎麼了?”楚心月道。

“陸曉他姐,留了一封遺書,現在不知所蹤。”

楚心月吃了一驚:“美心姐嗎?她怎麼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