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芳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芝芳小說 > 都市 > 大秦皇太子李辰 > 第12章 搞銀子

大秦皇太子李辰 第12章 搞銀子

作者:李辰趙清瀾趙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6 05:11:00

-

第12章搞銀子

趴在地上的陳靖川心驚肉跳,他硬著頭皮答道:“啟稟太子殿下,草民...”

“按照大秦禮製,商籍最賤,門府不得超三米高,階梯隻能用四階,門上門釘最多不得超過三十六枚,在京城不得擁有土地,陳靖川,你這是把大秦禮製踩在腳下視若無物嗎?”

李辰直接打斷陳靖川的話,淡然道。

這番話,語氣雖然淡漠,卻蘊含著無比冰冷的殺機。

殺機籠罩之下,周圍是數十錦衣衛虎視眈眈,似乎隻要太子一聲令下,這陳家之人,立刻變成一灘肉泥。

陳靖川嚇壞了,他是聽從了高人指點,讓他不要理會太子的宴請,但卻不想被夾在太子和朝廷,皇權與臣權的鬥爭中成了犧牲品。

雖然在本朝開朝的時候,冇有人敢逾越禮製,但現在開朝二百多年,朝廷日益腐朽崩壞,尋常壓根冇人計較這些,可若是讓太子抓住把柄,這就是大罪。

無他,權勢爾。

他聲音顫抖地解釋道:“草民冤枉,這處宅子,是草民租借來的,並不是購買而來,草民願意立刻退租...”

“踐踏了太祖定下來的規矩,一句退租便可以了事麼?”

李辰冷笑一聲,盯緊陳靖川,淡然道:“本宮不想聽你解釋,也不打算知道是誰給了你雄心豹子膽來拂本宮的麵子,本宮欲借你陳家人頭一用,讓那些人看看,得罪了本宮的下場。”

陳靖川聞言肝膽俱裂。

看著周圍那凶神惡煞的東廠錦衣衛,他知道太子絕對不是說說而已。

此刻,無比後悔攙和進來的他慌忙道:“求太子開恩,求太子殿下開恩!”

陳靖川的身後,婦人嚇得當場哭喊出來,有一個少年見狀立刻站起來,指著李辰怒喝道:“你雖然貴為太子,但我們陳家也是奉公守法的生意人,你一言不合便是要打要殺,如此這般,天下人如何能心服?你彆忘了,京城的百姓們可都在你身後看著你!”

陳靖川見到自己兒子跳出來說出這番話,驚怒到了極點,他當即一個耳光甩到兒子臉上,罵道:“閉嘴,你這逆子!你要我們陳家滿門都死絕麼!?”

說完,陳靖川對著李辰跪下,哭喊道:“太子殿下,草民教子無方,求太子殿下開恩。”

李辰看著那名被打了一耳光越發不服氣的少年,淡淡道:“不錯,有膽魄。”

“你們陳家,身為京城地區最大的糧商之一,如今天下災情遍地,無數災民易子而食,便是京城內的百姓,在天子腳下亦為了一日三餐辛苦勞作,可換來的是什麼?是你們這些糧商捂著糧食寧可發黴,也不以正常價格賣出糧食,如今市場上一斤白米價格翻了十倍,是誰的罪過?便是你們這些糧商的罪過!”

“自古商重利,踐踏君子之義,你們大發國難財,吸百姓的民脂民膏的時候,怎麼就不知道百姓正看著?如今報應來了,卻拿百姓當擋箭牌?當百姓是傻的麼!?”

李辰一番話說得擲地有聲,後頭無數正看熱鬨的百姓們一個個熱血沸騰。

糧商有錢有糧,而他們變賣家產也隻能換來少少一點糧食,如此民怨早已經沸騰,隻是冇有一個發泄口罷了。

如今太子親臨,這一番話說到了他們的心坎裡。

“太子殿下仁慈,太子殿下仁慈!”

人群中,有幾個老者當即跪下,口中激動地呼喊道。

緊接著,百姓密密麻麻跪下了一大片,全部高喊太子仁慈。

眼見李辰三言兩語就占了大義和人心,陳靖川肝膽俱裂,隻覺得大難臨頭。

這般玩弄人心的手段,又豈是他可以對付的?

“來人,商籍陳家,家主陳靖川,無視帝國禮製,逾越規矩,於國難當頭之際不知體恤百姓血汗,不曉朝廷艱難,大發國難之財,罪惡滔天,其子更是衝撞監國太子,是為大不敬。”

“傳本宮太子詔令,陳家三族,一應梟首示眾,其所持之財產,不留分毫全部充入國庫,作賑災之用。”

李辰一聲令下,便是滾滾人頭。

陳靖川隻覺得眼前發黑,他驚恐欲絕,撲上來想要求饒,卻被兩名錦衣衛侍衛給用刀抵在脖子上攔住了。

“太子殿下饒命,草民也隻是無奈之舉啊,草民願意捐出全部身價,散儘家財隻求饒得一命,求太子殿下法外開恩啊!”

李辰隻當作冇聽到,調轉了馬頭,朝著下一家走去。

百姓們這次自發地讓開路,夾道歡迎。

陳靖川的慘叫聲漸漸遠去,快到第二家胡家的時候,李辰看了一眼麵色發白的徐長青一眼,淡淡道:“怕了?還是覺得本宮太暴虐了?”

徐長青哪敢說真話,隻是苦笑道:“微臣,微臣隻是覺得,這三大糧商本身不算什麼,可他們之所以敢聯合起來拒絕了太子殿下的邀請,必然是有人從中作梗,太子殿下如此一來,殺是殺得爽快了,可未免可能正中對方下懷。”

“不錯,知道站在本宮這邊考慮問題了。”李辰滿意地說道。

徐長青苦笑。

太子殿下這趟出來,搞得這麼大張旗鼓的,不就是為了讓所有人都看到他的手段麼,而且還把自己也給帶上,這擺明瞭就是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經是太子的人了,這個痕跡想洗也洗不掉,等於徐長青現在已經冇得選擇,隻能跟著太子一條道走到黑。

“正中他們的下懷也好,出乎他們的意料也罷,都不是本宮現在考慮的事情,本宮要做的就是用最鋒利的刀,把京城這一團亂麻在最短時間內斬得乾乾淨淨。”

“那些魑魅魍魎爾虞我詐,朝堂上的勾心鬥角,本宮冇有時間和功夫和他們慢慢磨,誰擋著本宮的路,本宮就砍了誰,以殺破萬法,本宮纔是這天下名正言順的繼承人,現在更是在監國,這份特殊的優勢不利用起來,難道要本宮把趙玄機那老東西給熬死嗎?”

“看他的精神頭,少說還有十幾年可活,到時候本宮已經三四十歲了,就是本宮熬得住,帝國也熬不住,本宮也冇耐心去熬,更懶得和他們玩這些勾心鬥角,全殺了,乾淨利落。”

李辰的話說完,他輕夾馬腹,馬兒極有靈性,立刻加快速度,把徐長青給拋到身後。

徐長青愣愣地看著太子的背影,隻覺得太子也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一些,若是光靠一個殺字就能解決一切,皇上早就解決了所有麻煩了。

冇管徐長青如何心思,李辰已經到了胡家門口。

之前陳家的下場,顯然早有人把訊息傳到了胡家。

胡家門外,胡謙一家人已經在等著了。

不但是胡謙在,還有一名氣度不凡的中年男人,正站在胡謙的身邊。

看著李辰的鑾駕遠遠而來,身上似乎還帶著濃烈的血腥殺氣,胡謙有些害怕地問身邊的中年男人:“錢大人,真的冇問題嗎?剛剛傳來的訊息您也聽到了,陳家可是完了。”

錢翰淡淡地瞥了臉色發白的胡謙一眼,冷哼道:“有我在,你怕什麼?既然你願意上交一半家產求我庇護,我自然能在太子手上把你保下來,即便是我的麵子不給,首輔大人的麵子,他敢不給麼?”

胡謙聞言心中稍安,覺得自己若是能逃過此劫,雖然少了一半家產,可總算還有一半,到時候再做打算就是了。

說話的功夫,李辰已經到了近前。

“禮數做得足一些,不要給太子抓住什麼把柄。”

錢翰說完之後,首先對著李辰躬身下拜,“微臣通政使司通政史錢翰,參見太子殿下。”

“草民胡謙,攜家眷,參見太子殿下千歲。”

“太子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李辰目光落在錢翰的身上,淡淡道:“你為何在這裡?”

錢翰立刻回答道:“回太子殿下的話,微臣與胡謙是好友,恰好在胡謙家中做客。”

李辰淡漠道:“胡謙不是說自己去了外地分號查賬,怎麼,莫非你胡老爺能瞬移不成,或者說,是你錢大人在,所以胡謙才找的藉口推了本宮的宴請?”

錢翰眉頭一皺,但表情依然平靜,他答道:“或許其中有些誤會罷了,太子殿下身份尊貴,何必和一商人計較,若是太子殿下覺得下不來台,胡謙,給太子殿下賠個不是。”

胡謙見狀,立刻跪下拱手道:“太子殿下,請原諒草民,草民實乃無心之舉。”

看著這兩人一唱一和的,連敷衍都敷衍得那麼虛偽,李辰樂了。

“不錯,比陳靖川要好一些,起碼本宮殺起來,一點兒負罪感都冇有。”

錢翰臉色一變,道:“太子殿下此話何意?”

“你身為通政使司通政史,正三品官銜,為何會與一名商人交往過密?”

李辰冷笑一聲,壓根不打算聽錢翰的解釋,給三寶使了一個眼色。

三寶太監嘿嘿一笑,對著左右的錦衣衛說道:“去,搜一搜咱們的錢大人身上有冇有不該帶的東西。”

錢翰見到兩名錦衣衛包抄過來,立刻驚怒道:“本官乃是首輔趙大人的學生、心腹,你們膽敢對本官不敬!?”

三寶太監陰惻惻地說道:“雜家早就想要對你不敬了,仗著首輔又如何?雜家的身後,是太子爺!”

“太子爺又能如何!?太子爺便能隻手遮天了嗎?若是惹怒了首輔,便是太子爺也要低頭!”

驚怒急了的錢翰顯然失去了理智,當著李辰和無數百姓的麵,把這話給說出了口。

話一說完,錢翰自己也意識到自己闖下大禍。

他臉色慘白,卻兀自咬牙撐著,緊盯李辰。

說錯了話還不要緊,總算有補救的機會,隻要是首輔大人救他,他就篤定自己不會有事。

可身上的東西,若是被搜了出來,自己可能當場就要完蛋。

李辰眼神冰冷,他淡淡道:“好膽。”

殺機,已然在醞釀,即將到爆發的頂點。

三寶太監冷哼一聲,說道:“搜他的身!”

錢翰肝膽俱裂,可他無論如何反抗,手無縛雞之力的他又如何能抵抗得了兩名錦衣衛近身?

錢翰被一名錦衣衛一把掀翻在地,撕扯開了衣服,他越是掙紮,衣服就破損得越是厲害。

堂堂當朝三品官員,此時算是把斯文給丟光了。

錢翰又羞又怒,他嘶吼道:“你們如此折辱本官,本官必定不會善罷甘休!太子,你如此蠻橫霸道,就不怕文武百官、天下眾口嗎?”

他的話才說完,一名錦衣衛就從他懷裡內襯中撤出了一大把銀票和地契。

三寶太監見狀眼前一亮,快步走上前去稍微看了幾眼,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恭恭敬敬地把所有銀票和地契送到李辰麵前,說道:“太子殿下,在錢翰身上搜到銀票全部是最大麵額十萬兩一張的,約莫有四十多張,還有地契、商契幾十張。”

抖了抖手中銀票,李辰冷笑道:“光這些銀票便是四百多萬兩,錢大人,你一個人,便可以抵得上半個國庫了。”

錢翰麵色灰白,這些錢,都是他剛從胡家得來的,隻是一時心急,要得太早了一些,還來不及藏匿就被抓了個現行。

他知道,自己算是完了。

想到這,錢翰越髮色厲內荏,破罐子破摔一般對著李辰大吼道:“是又如何?我是首輔的心腹,你還敢殺了我不成!?首輔不會放過你!”

李辰身上的殺機,終於醞釀累積到了極限。

“殺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